一觉醒来,邱明觉得昨晚睡得格外香甜,精力充沛,身上似有使不完的力气。

    吃早饭的时候,王守中还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,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。昨晚半夜饿醒了,摸黑去了斋堂,却连半个馒头都没有。灌了点凉水,结果闹肚子了,跑了三趟茅厕!

    他记得邱明也没吃饭啊,怎么看起来如此的精神饱满?肯定是昨天被留下收拾厨房的时候,偷吃了什么东西,哼,也不说给我留点。

    其他人看到邱明还有胃口吃早饭,都很惊讶。那东西他们都尝过,跟王守中一样,当时就吐了,真不知道邱明是怎么吃下去的。

    他们是来学道术的,砍柴、挑水什么的苦都能吃,但是吃那东西就绝对不能接受!

    吃完了,邱明他们再次拎着斧头去砍柴。

    走到后山,邱明扔下麻绳,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。

    后山昨天被他们最少砍了上百棵树,现在一个光秃秃的树桩都没有,依然是一片绿绿葱葱的树林,这太神奇了!

    王守中一脸懵逼的表情,昨天难道是做梦,他怎么记得昨天砍了很多树呢,为什么现在一点痕迹都没有?

    邱明正打算砍树的时候,就听见耳边传来一声熟悉的响声。

    叮咚~

    【随机任务:今天砍倒一百棵树,并独自运回上清观柴房。任务完成,给予一定的奖励,任务失败无惩罚。】

    邱明眼神中露出惊喜,随机任务,他第一次遇上了随机任务!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奖励给什么,但是第一次遇上随机任务,邱明格外的想要做完。

    昨天十多棵树,要不是马道长帮忙,他根本完不成,今天却要他一个人完成一百棵树的任务,邱明深吸一口气,或许得考虑一些作弊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虽然老道不允许邱明用佛门秘术,但是没说不能用更加锋利的斧头吧?

    手一晃,道观里给的那把斧头被收起来,邱明手里出现了那把河神给他的斧头。

    斧头上闪过一道寒光,邱明用力挥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道观里的老道本来在大殿中闭目打坐,忽然睁开眼睛,他隐隐感觉到了一丝陌生法器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这几个亲传弟子,没有谁是擅长炼器的,因为他也不擅长。他们用的法器,还都是他这个师父从别人那换来的,难道是某个弟子得到了一番机缘?还是有外人上山了,他竟然没感应到?

    这座崂山,多了任何一个生人,他都能第一时间感应到,莫非是有高手用了什么办法,从后山潜行上山,意图不轨?

    他一招手,一面镜子飞过来,就那么悬停在他面前的半空中。伸手在镜子上一抹,出现了后山的景象。

    没有陌生人,他感应错了?

    正在这时,他又感应到了一股陌生法器的力量波动,而镜子里的画面中,邱明正好挥动斧头,砍断了一截树干。

    法器,是邱明手中的斧头?这斧头绝对不是道观提供的那种普通斧头,邱明是从哪儿得到的?

    若是邱明带着这把斧头上山,即使当时并未催动,可他与邱明在大殿中距离那么近,不应该毫无感应啊?

    奇怪,奇怪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邱明根本不知道他再次被老道窥~视了,还在拼命的挥动斧头砍树。每砍倒一棵树,他就顺手将枝杈去掉,然后截成几段,同时心里在计数。

    其他弟子都吃惊的看着邱明,这个人疯了吗?这才不到一刻钟的功夫,已经砍倒了十多棵树,并且全部截好,他不累吗?

    十棵树,他们一天都砍不了这么多啊,这个新来的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本来邱明体内就有似乎使不完的力气,加上这把河神赠送的斧头,邱明几乎是两下就能放倒一棵树,然后飞快的截成几段。

    他感觉看电视里,那些用电锯的人都比不上他此时的速度!

    将斧头瞬间调换回来,砍在一截树桩上。绳子一缠,两节木头上肩,邱明快速的走向道观。

    一会儿的功夫,邱明就回来了,再次背着木头返回道观。如此二十余次,才将这些木头背完。

    当邱明再次开始砍树的时候,马道长走过来:“邱师弟,你这样砍柴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他也喝过那个黑糊糊,同样感觉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,第二天也是疯狂的砍树。但是他只喝了一碗,而邱明喝了两碗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如此,他也觉得邱明不该如此挥霍体力,应该慢慢来,不能一上来就这么猛。

    “多谢马师兄关心了,我还有力气,今天要砍一百棵树!”

    说着,邱明继续重复疯狂砍树、截断,背上道观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看呆了,他们以为邱明就算力气很大,一会儿也该坚持不住了,这都过了四个时辰,该回道观吃饭休息了,而邱明还在砍树。

    才八十四棵树,后来邱明的速度确实越来越慢,中途也不得不休息了几次。如果可以用心经的话,邱明觉得他现在应该已经干完了,但可惜,老道不允。

    “邱师弟,该吃饭了,我们一起帮你抗回去吧?”马道长说着就想伸手帮忙。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,大家都回去吃饭吧,我休息一会儿,自己弄回去就行,晚饭不用等我了,给我留点就行。”这是任务,要是马道长他们帮忙了,邱明岂不是又要多砍一些。

    既然邱明不承这个人情,其他人也都背着自己的木头离开了。本来跟邱明就不熟,他们还不愿意帮呢。

    邱明此时浑身酸痛,刚开始他可以很快就搞定十多棵树,但是现在,他的速度越来越慢,效率低了数倍。

    邱明还在咬牙坚持,终于是砍倒了第一百棵树,休息了半个小时,才开始慢慢的将树干截断,然后背上道观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大家没见到邱明,老道的大弟子问了一句,马道长回答,邱明还在砍柴呢,据说今天要砍一百棵树。

    大弟子看向赵师弟,眼神中有着询问,身体越是活动,药效吸收的越好,你告诉他了?

    赵道长摇摇头,那个邱明还不算是他们师弟,他怎么会说?是这个小子误打误撞,还是他原本就知道?

    奇怪,奇怪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