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~呼~

    邱明呼吸越来越重,他努力的调整呼吸,再次将一截木头扛到了柴房。

    柴房又空了,肯定是被那些亲传弟子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搬走了。或许他们也有须弥戒指,空间更大的那种。

    此时赵道长又单手托着一堆木头下山,脸色很不好看。之前他一天只需要下山一趟就够了,顺便到山下采购一些食物什么的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他这已经是第三次下山了。那个邱明玩命的砍树没什么,但是一个人砍得树就将柴房堆满两次,这让他很不高兴!

    而且今天光是那个邱明一个人,就不比平时所有人砍的树少多少。给后山的树林恢复,不但让他比平时多耗费一倍的法力,还让他要天色全黑了之后才能去,因为那小子现在还在搬木头呢,平时那些弟子早就回到道观了。

    天已经黑了,月亮当空。邱明继续去后山搬那剩下的几根木头,最后两根是他拖着回来的,实在是扛不动了。

    哐当~

    最后一根木头摞起来,邱明直接背靠着木头堆坐在地上。虽然他感觉又累又饿,但脸上却挂满了笑容,任务完成了!

    【随机任务完成,奖励道种一枚。】

    道种?这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领取奖励,邱明感觉脑袋里好像多了什么东西。一种难以言表的感觉涌上心头,似乎他变得聪明了许多。

    最让邱明狂喜的是,他似乎有些明白了父亲让他背下来的那些口诀是什么意思,那竟然是一篇练气口诀!

    他很羡慕马道长的呼吸吐纳之法,现在不需要羡慕了,原来他自己就知道这种方法,只是之前一直不理解罢了。

    邱明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去斋堂找到了给他留的饭菜,借着月光,端回自己的宿舍。路上看到赵道长,邱明打了个招呼,走进东院。

    奇怪,怎么觉得赵道长是从后山方向回来的,难道说后山的树木恢复,是赵道长做的?一个徒弟都这么厉害,那么师父肯定更加牛B,邱明愈发渴望能够早日真正被收为弟子了。

    赵道长看着邱明的背影,怎么回事,为什么他从这个邱明身上,感受到了一股在亲传弟子身上才有的气息?

    难道说,这个邱明已经被师父点开灵窍,收为亲传弟子了?

    这不可能,如果师父收徒,他们这些亲传弟子怎么会不知道?再说他也没见到邱明去拜见师父,难道说那个药粥,除了洗筋伐髓,还有开启灵窍的效果?

    嗯,看来要好好研究一下了,是不是哪个药材拿错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邱明发现拿着筷子,他的手都有些抖。饭菜给他留了很多,但是他却只吃了一点。太过疲劳,已经饿过劲儿了。

    吃完后,邱明却没有直接睡觉,而是开始仔细回想父亲让他背的口诀,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尝试一番。

    双腿盘坐在床上,摆出五心朝天的姿势。按照口诀的意思,控制呼吸,慢慢的,他似乎隐隐能够感受到一股热流,从体内四肢百骸中生出,努力控制着这股热流在体内游走,邱明发现凡是这股热流流过的地方,肌肉的酸痛感就减轻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口诀,竟然跟心经有异曲同工之妙!

    邱明控制着热流流过躯干,流向四肢。那种感觉,就像是寒冷的冬天,泡在充满热水的浴缸里,似乎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。

    此时如果有人站在邱明面前,一定能看到邱明身上隐隐泛着白色的光芒,在烛火的映衬下,似乎散发着一种出尘的气息。

    可惜邱明运转了三遍,就感觉再也无法催动热流了。睁开眼,太阳已经出来了,邱明有些惊讶,他感觉时间很短啊,还以为也就三五分钟的功夫呢,怎么已经过了几个小时吗?

    明明昨天砍了一百棵树,而且没吃多少东西,也没睡觉,现在身上竟然没有一丝疲惫,似乎跟昨天喝完那碗黑糊糊的感觉很相似。

    邱明甚至有一种感觉,他今天如果狠下心,还能砍一百棵树!

    早上洗漱的时候,王守中看了邱明一眼后,总觉得有些奇怪,为什么感觉邱明好像跟昨天不太一样了呢?

    而且昨天邱明那么拼命的砍树,今天为什么还能起得来?他昨天努力砍了三棵树,现在还觉得身上有些疲惫呢。如果不是为了表现给老道看,他早就不想去砍树了。

    他是读书人,来这儿是学习仙术的,不是来当樵夫的!

    吃早饭的时候,老道那一桌的人看到邱明后,都有过一瞬间的愣神,然后他们几乎同时看向老道。

    他们在邱明身上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,这分明是入门后才有的气息,邱明已经被师父收为亲传弟子了吗?

    老道看到邱明也有些疑惑,为什么他在邱明的身上,感受到了道性?莫非这个小子,还能无师自通不成?

    那种人物,并不是没有出现过,可是都出现在那些道门先贤身上,每一个自己悟道成功的人,都是惊才绝艳的人物,成就最低都是地仙一流。

    甚至有许多,就是仙人转世!

    他活了上百岁,还从来没遇上过这样的人,他自己也是靠着师父点化,才迈入修行门栏的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,这样的人都是在传说中才存在呢,没想到今天竟然出现在了他面前,还要拜他为师。

    收一个能够无师自通,迈入门栏的弟子,这也会让他非常自豪,说不定这个弟子就可以青出于蓝。

    但在这之前,他要好好跟这个弟子谈谈,这个弟子,身上似乎有着许多秘密。

    “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老道开口,大家开始吃饭,邱明狼吞虎咽,昨晚他可没怎么吃东西,洗漱的时候还没发现,但是坐上饭桌,才觉得饥肠辘辘。

    吃了饭,邱明要走的时候,老道的声音响起:“今天邱明留下帮忙收拾斋堂,其他人去砍柴吧。”

    邱明有些疑惑,这么多不记名弟子呢,怎么又轮到他了?

    而且邱明还打算今天砍树的时候,做一点尝试,可否一边砍树,一边按照口诀调动体内的热流。

    “邱师叔,师爷叫你过去呢。”小道童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,冲着邱明喊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