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不知道老道在大殿中跟祖师是怎么沟通的,但是对方终于愿意收他为亲传弟子了,这让邱明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马上跪下来,恭恭敬敬的三个响头:“弟子邱明,拜见师父。”

    老道坐在蒲团上,坦然受了邱明的大礼。也没见他过来,只是右手虚抬,邱明就感觉有一股力量托着他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,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我刘若拙的第八弟子,今日赐你道号玄光子。你有什么秘密,为师不问,带艺投师的,也不止你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需谨记,入我崂山上清观,需尊敬师长,需爱护道观,不可结交奸佞,不可同门相残,不可助纣为虐,不可恃强凌弱,不可滥杀无辜。他日若让我得知你违反这七大戒律,为师定然亲手清理门户!”

    “弟子谨记。”才七条戒律而已,不是八戒就好。这些戒律也不违反邱明的价值观和道德观,甚至还完全相符,他又怎么会违背。

    “我崂山上清观,有一部《上清大洞真经》,今日我变传你《诵经玉诀》,这是整部经文的总纲,你需时时诵读,不可懈怠。”

    “诵读万遍,即可小成,修至大成,可成陆地神仙,且无须使用丹道辅佐,这也是我上清一脉强大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传口诀,也有独到之处,可与之同修,强身健体。但《诵经玉诀》小成之前,切记不可修习佛门秘术!”

    “过来坐下,这是《诵经玉诀》,你在这里熟读,尽快背下来。”

    邱明看着眼前的书册,又是背诵经文。只是这一次从佛经,变成了道家经文。

    这经文可比心经的字数多不少,语句同样晦涩难懂。邱明磕磕巴巴的读下来,发现什么效果都没有!

    不应该啊,心经作为最基础的经文,都有那么特殊的效果呢,这《诵经玉诀》不说是《上清大洞真经》的总纲吗?

    看看《射雕英雄传》,《九阴真经》的总纲就极其厉害,同样是总纲,差距咋就这么大呢?

    “玄光子,可对这总纲有什么疑问?”看到邱明一脸疑惑,老道刘若拙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别的疑问,只是觉得有些句子不太明白。”理解之后再记忆,就会容易的多。

    “嗯,不懂就问,为师为你先讲解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刘若拙一字一句的给邱明讲解着总纲的含义,邱明觉得果然高深,比心经强出了不止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当全部讲解完毕之后,邱明忍不住问道:“师父,为什么弟子读了一遍这个《诵经玉诀》,却没感觉到嗯~~有什么特殊效果呢?”

    刘若拙看了邱明一眼:“诵读万遍,即可小成,你才读了一遍,想有什么神异征兆?戒骄戒躁,修行路上,可没有一蹴而就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邱明明白了,是读的太少了,这个更加高深,所以入门更难。

    但是邱明坚信,那么一旦入门之后,效果肯定会更加的神异。

    本来邱明经过三个和尚的世界之后,记忆力就有了很大的提升,如今又得到道种,对道家经文理解能力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,背诵这个《诵经玉诀》,他还是很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最多一天,他肯定能背下来!

    但是邱明发现,当他读完第三遍,再想读第四遍的时候,忽然感觉有些精神疲惫。他晃了晃脑袋,怎么回事,为什么有些想要睡觉?

    要是在读经文的时候睡着了,换做邱明是师父,这种弟子不说开出师门,最少也要严惩!

    邱明强打着精神,继续大声诵读第四遍。旁边刘若拙露出了惊讶的表情,进而又转化为果然如此的神情。

    在他收的八位弟子中,只有大弟子第一次学习时曾经读到了第四遍,其他弟子都是三遍之后,就精力不济。

    这经文总纲,每一遍都会极大的消耗精神,同时也是对精神的一种凝练。第一次能够诵读的遍数越多,证明这个弟子天赋越高,未来成就也就越高。

    当初的他,可是读到了第五遍才坚持不住,这已经是他们崂山上清观的记录。

    第四遍读完,邱明感觉精神更加疲惫了,他一手掐着自己的大腿,一手翻书,努力让自己清醒,继续诵读。

    刘若拙的眼睛越来越亮,第六遍了,这个玄光子果然道缘深厚,收入崂山上清观,是他们崂山一脉,乃至整个上清一脉的幸事!

    在邱明第七遍诵读总纲的时候,刘若拙的心变得更加激动,此子竟然还能诵读,这是何等天赋,莫非真的是仙人转世?

    其实这就是那枚道种的原因,让邱明还未修行任何道法,就拥有了许多人修行数年都还没能凝结的道种。

    有了道种,让邱明修习道家秘术,事半功倍,这一点是刘若拙也没看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只看出来邱明算是一只脚入门了,只需要有人稍微引导一番,就能在这条路上走的更远,但是绝对没想到,邱明已经有了许多修行之人一辈子都没能拥有的道种。

    倒是一些大能,可为自己的弟子或者子女种下道种,但那都至少是地仙一流的人物,刘若拙也猜不到,邱明竟然怀有道种!

    一直到邱明读第十遍的时候,他才忽然感觉到了一种极致的舒爽,就好像他的精神是一片干涸的土地,此时正在被清泉所灌溉。

    邱明原本疲惫的精神,迅速得到缓解,隐隐感觉越来越精神。

    邱明还想继续诵读的时候,刘若拙一招手,经文飞到了他的手里:“玄光子,过犹不及,今日你诵读的已经够足够了。一会儿回去好好消化理解一番,今日晚饭过后,可继续来这里诵读,直到你背下来为止。”

    精神被洗练一番,虽然变得更加凝实,但也有不小消耗。感觉头脑清醒,更加精神,不过是一种错觉。如果不及时休息,那么恐有走火入魔的危险。

    邱明挠了挠头:“师父,弟子已经背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,已经背下来了?!这是何等的天才啊,幸好他刘若拙没有错过。

    “那么晚上你可在自己房中修行,你七位师兄都过来了,跟他们好好认识一番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