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一个人站在那里,被一群人围着注视的时候,那种感觉并不一定是大明星,还有可能是小白鼠。

    邱明现在就有一种小白鼠的感觉,所有师兄看他的眼神,都像是想要把他切片研究。没办法,谁让邱明那么特殊呢。

    身怀佛门秘术,偏偏来崂山这个道门拜师学艺。明明才来了三天,就已经被师父收为亲传弟子。虽然大师兄葆光子也是三天被收徒,但那时候不同,那时候师父座下一个弟子都没有啊。

    还有他们更加好奇的是,邱明是如何自己开了灵窍,做到了这个存在于传说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各位师兄,你们能不能别这么看我?”邱明有些弱弱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邱八师叔,为什么不能看着你?”小道童歪着脑袋问道。

    丘八师叔?丘八?为啥邱明有一种被小孩子骂了的感觉?

    “奉真啊,要么喊邱师叔,要么喊玄光师叔,喊八师叔也行,但是不要说丘八师叔。”邱明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因为丘八在师叔的家乡,是不好的词。”丘+八=兵,这个是对兵痞的蔑称。

    “奉真,你先出去玩,爹爹跟你几位师叔还有事情。”大师兄葆光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我们是你的师兄,以后你有什么修行上的问题,可以随时来问我们,师父平时不要太过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兄。”邱明正好觉得不太适合现在就跟师父说,想要学习穿墙术什么的呢,这种小术法,跟师兄们学总没问题吧。

    “你最想学习什么,我们擅长的有所不同,但你能想到的,我们应该都会一点。”葆光子这句话充满傲气,邱明很想说,真能吹,你变个飞机给我看看!

    邱明当然惦记的是主线任务,反正任务完成之后,他也可以继续在这个世界停留很长一段时间。但如果完不成,那就要停留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“几位师兄,穿墙术我可以学吗?”邱明一脸兴奋的看着各位师兄。这倒不是他装出来的,而是他真的对此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这种术法,也是很多人所感兴趣的。有人想要去银行金库,有人想要去女生宿舍,还有人想着进入金字塔什么的,邱明就是其中一种。

    “穿墙术?小道而,我们有两种办法可以让你穿墙而过。第一种,自己学会透石、土遁等遁术,那时别说是穿墙,就算是穿过一座大山也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种办法发,那就是学习符箓。将制作好的灵符贴在身上,也可穿墙而过。你要学哪种?”

    邱明当然是想学容易的,但是又觉得这样说出来,显得太没志气。于是想了想,试探的问道:“我可不可以都学?”

    就在邱明以为他们会说他太贪心的时候,葆光子却点点头:“当然可以。要想学习符箓,对其他术法总也要有一些了解。如果什么都不了解,只是按照古籍上面来,那么很有可能结果会非常不好。”

    邱明好奇的问:“比如呢?”

    “比如你喝过的那碗药粥,就是五师弟根据古籍上面的丹方炼制的伐毛洗髓丹。”

    药……粥?他们管那个黑糊糊叫粥?!

    我读书少,你们可不要骗我,就算你们管那个叫粥,但是粥跟丹药完全是两种东西好不好?

    赵道长面带尴尬的解释道:“古籍商具体的炼制方法有所残缺,我这也是好不容易研究成功的。不过怎么也无法炼制成药泥,自然就不能搓成丹丸。”

    其实崂山上清观是根本不需要服用丹药的,他们的《上清大洞真经三十九章》,本身就不需要丹道辅佐。

    赵道长弄这个药粥,一个是对那些不记名弟子的考验,考验他们是否对上清观信任,也考验他们的胆量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给那些不记名弟子的一个好处。如果不能成为亲传弟子,那么在道观这么长时间砍树,再服食了这个药粥之后,身体肯定较一般人要强健的多。

    就像马道长,还有之前的几位,不适合修行他们崂山秘术,但也可被传授一些剑术等,下山之后,无论是用来自保,还是谋生什么的,都要比普通人要更有优势。

    只是很多人第一次尝,都跟王守中一样,转身就吐了,绝对不愿意尝第二口。

    跟这些师兄聊了一会儿,邱明知道了崂山上清观的规矩,师父对这些弟子,根本就是放养的策略。

    每个人传授基础的总纲之后,然后看弟子对什么感兴趣,再分别传授一些秘术。比如葆光子喜欢飞剑之术,这方面,其他弟子没有任何一个能够比拟。

    赵道长对丹道感兴趣,师父并不擅长,但也为其搜集了一些丹道古籍,让弟子研究学习。师兄带师弟,如果遇上师兄解决不了的,才会去问师父。

    “各位师兄,你们的《上清大洞真经》,都已经小成了吗?”

    “除了大师兄,我们谁也没做到小成。大师兄入门三十余年,也才小成而已。二师兄入门也有二十多年了,还差一千多遍呢。”

    邱明咔吧咔吧眼睛,什么情况,不是诵读一万遍,就能小成吗?他今天都诵读了十遍呢,按说最多三年就可小成吧?二师兄入门二十多年,还未读完一万遍?

    “小师弟,你是不是以为只是读总纲一万遍,就可小成?《上清大洞真经》又名《上清个大洞真经三十九章》,要将全本三十九章经书全部诵读一万遍,才能小成。你想想,一个总纲就有多少字,诵读一遍需要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而全本三十九章,诵读一遍就要几个时辰,还要修行其他术法,还要做一些其他的事情,你觉得一万遍,需要多久?”赵道长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神马?诵读一万遍小成指的是全本《上清个大洞真经三十九章》?难怪大师兄三十余年才能做到小成,其他人还差很远呢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你是不是觉得时间太长?我们修道之人,本身追求的就是长生,你猜师父今年多大了?”葆光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六十多?七十多?”

    “已经一百七十三岁。”

    啥?师父一百七十三岁了!这修道之人,比他想象中要长寿的多。

    普通人谁不想要长生呢?邱明也想活的更久一些,但没想到这个机会这么简单就出现在眼前了。

    这崂山道士的世界,来的不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