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师弟,早上最好在天亮之前起来修行,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”晚饭过后,葆光子提醒邱明。

    “谢大师兄指点。”邱明点头,传闻日出之时会有紫气东来,吸收这道紫气,对修行及有好处。

    晚上回到亲传弟子的北院房间,邱明有些感叹,这亲传弟子跟不记名弟子的待遇差距太大了。

    那边就是小旅馆,这边是豪华套间啊。而且这边院子里竟然就有水井,这明明是山顶,为什么还能打井取水。

    不过对这些奇怪的事情,邱明都已经习以为常了。如果一切都正常,他才会觉得奇怪呢。

    晚上再次背诵了十遍经文总纲之后,邱明盘腿练习家传口诀。这回运转的速度比昨天更快了,他对这些口诀的理解更深,避免了许多弯路。

    不过依然是三遍之后,邱明就感觉后继乏力。是这个口诀一次只能运转三遍,还是说他实力不足,无法运转太多遍?邱明自己感觉,应该是后者。

    继续背诵经文总纲,当再次完成十遍之后,天边已然泛青,就快日出了。

    邱明听见外面有房门打开的声音,看来已经有师兄起来了。他也开门出去,跟着其他师兄,一起走向山巅。

    一块干净的石台,大家都盘腿坐下,面对东方,开始修炼。邱明挠了挠头,我应该是继续诵读经文,还是修行家传练气口诀?

    算了,经文刚刚念过,而且出声打扰其他人也不好,还是试试家传练气口诀吧。

    邱明闭眼运转体内热流的时候,天边开始泛红,一轮红日露出一个头,金光洒向大地。在这片金光中,有一道紫色的气流,照在邱明他们身上的时候,分出八丝,分别钻入这些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邱明正在运转功法,感觉那股热流忽然变得粗壮了许多,游走的速度更快了。当他运转完三遍,打算停下的时候,习惯性的尝试运转第四遍,却发现竟然真的可以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艰难,但并不是完全的不行。

    只可惜还是没能运转一个周天,只完成了三分之一,但这也是极大的进步。邱明自己能够感觉到,运转的周天越多,那么身体就越强大。

    当邱明睁开眼睛站起来的时候,发现其他师兄都已离开,只有大师兄葆光子还在等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可曾吸收到一丝紫气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得到了,我感觉家传功法运转的速度更快了,那股热流也变得更加粗壮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,小师弟果然是福缘深厚。我们第一次,可捕捉不到,这点我们都不如你。时间差不多了,回去吃早饭吧。”

    捕捉?邱明眨眨眼睛,他并没有捕捉啊,只是觉得有那么一丝热气钻入身体,融入到了从他体内生出的那股热流里面,难道这个还需要捕捉?

    吃过饭,邱明却看到几个师兄并未回到北院,而是往南面走,这是要下山?

    “小师弟,他们是下山游历去了。我们每年都要有一定的时间下山游历,一个是增长见闻,比如与其他宗派修道之人交流,甚至可以与修佛之人交流一番。另外也是去消灾厄,不但可以传播我们上清观的威名,也可让我们得到一番历练,积累福缘。”赵道长解释道。

    在邱明来拜师之前,赵道长刚刚回来没几天。

    “师兄,什么叫消灾厄?什么叫积累福缘?”邱明求教。

    “灾厄就是灾祸、苦难。我们修行中人,要比普通人强大很多。所以时常下山,帮助众生,解决苦难。”

    “而福缘,就是我们为他人消灾厄之后,天地给予的反哺气运,可让修行之路更加顺畅,少生心魔。”

    邱明点点头,就是下山做好事儿,结善缘啊。这个福缘,可能跟佛家所说的善业差不多,善有善报,种因得果。

    邱明也曾想过,有一天修行有成,也去行侠仗义,看来大家的想法都一样啊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还有什么疑问,可去问大师兄,我还要将木柴送下山,去采购一些吃穿用度。”

    邱明眼睁睁看着赵道长单手托着足有一大车的木柴下山了,他终于知道每天柴房的那些木头都是怎么没的。

    这赵道长的实力,看起来比戒贪还要强大的多啊。这才只是五师兄,那么大师兄呢,师父呢?

    修炼,他要好好修炼。要是他能有如此强大,那么无论父母遇上什么事情,他都不需要再担心了,他可以扛得住!

    就这样,邱明每天修行,什么时候他总纲小成了,才可以学习那些崂山秘术。重要的是,那时候还可以兼修佛法了,这个邱明可没打算放弃。

    虽然看起来心经是弱了一点,但是毕竟他还没练到高深之处呢,谁知道真正练成,在心中能够观想出菩萨或者佛陀之后,威力会不会得到提升?更何况还有戒贪传给他的那两式手印,邱明觉得还是很有效果的。

    邱明也在为以后考虑,将来进入的动画片世界,难保里面没有佛门的。

    门户之见,十分常见。都认为自己的路是正确的,争论是常事儿,说不定还会因此而发生争斗。

    邱明对此倒是没什么偏向,只要能让他变得更强的,那就是值得他学习的。

    如此,已经过了一月有余,期间山上又来了几个想要拜师学道的。有的坚持了三天,有的坚持了五天,还有一个第二天就走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认为这崂山上清宫名过其实,他们是来学道的,你若不愿意教,那我们换一个有仙长的道观就好了,天下仙山那么多,凭什么让我们砍树?

    有哪个仙长,是拎着斧头的?分明就是在故意刁难,想要撵他们走。既然如此,那就离开好了。

    就连在邱明他们之前上山的一些不记名弟子,也有离开的了。倒是跟邱明一起来的王守中,还在坚持。

    如今王守中根本不似一个官宦之家的子弟,双手磨出的水泡都已经变成了老茧,肤色也已黑了许多,此时下山,若说他是一个寒门农户子弟,绝对没人怀疑。

    就在王守中要坚持不住的时候,道观里来了两位客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