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第一次见到师父的客人,能够跟师父平辈论交,那么肯定也是不凡的人物。

    那些不记名弟子,砍柴回来还没吃饭,就要继续伺候这些客人。比如端茶倒酒,帮着上菜什么的。

    客人是下午来的,与师父一起喝酒聊天,不知不觉,天色已晚。

    王守中看了看天色,心里松了口气。天都黑了,这两个客人也该走了吧?那他们就可以吃饭了,肚子早都饿瘪了。哪知这两个客人根本没有走的意思,老道也在兴头上。

    邱明起身:“师父,我去取几个烛台来。”

    “烛光太暗,你去取一张纸,再把剪刀拿来。”

    邱明也没问,转身去取,王守中他们则一头雾水,不要蜡烛,要剪刀和纸干什么,这个难道还能照明不成?

    邱明将剪刀和纸取来,递给师父。只见师父用剪刀剪出一个圆盘形状,递给邱明:“玄光子,去把这个月亮贴在墙上。”

    王守中差点笑出声,老道这是喝多了吧,贴张纸就说是月亮。

    哪知邱明竟然也没反驳,拿着那个“月亮”,就真的贴在了墙上。两位客人也不做声,似乎自顾自的饮酒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贴在墙上的那张纸,就真的放出了明亮而皎洁的月光,照的整个屋子都是亮堂堂的。

    哇~~

    所有不记名弟子都发出了惊叹声,他们怎么也想不到,一张纸,怎么就真的变成了月亮?!甚至王守中还蹬蹬蹬的跑到院子里,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,明明还在啊,难道还有两个月亮不成?

    一位客人笑着说道:“刘道兄这一手移月现壁,出神入化啊。”

    刘若拙面色如常:“小道而,当不得陈道兄如此夸奖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位客人看着邱明他们这些站在一边的弟子:“无需再多加酒菜了,你们也一起坐下吧。良辰美景,其乐无穷,大家共享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看向师父,刘若拙点点头:“既然周道兄开口,你们也坐下吧。玄光子,把这壶酒拿过去,大家都倒上,今天尽情畅饮。”

    邱明从师父桌上,端起一个小酒壶。这个酒壶很小,看样子顶多能装一斤酒。

    今天因为来了客人,菜肴更加丰盛,而且还有果盘点心,王守中早就馋的流口水了。被允许坐下吃饭,还允许喝酒,但是王守中却并不太高兴,甚至还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王守中其实早就想喝酒了,但是在道观,他们连下山都不允,怎么去买酒?每天虽然菜肴还算不错,但跟他家里还是没法比的。

    那么一小壶,本身能装多少酒?师父跟两位客人已经喝了半天,里面恐怕就算没空,也剩不下多少。

    他们这么多人,根本不够分啊。既不想让我们喝酒,又何必说这些话?这一刻,王守中萌生了离开崂山上清观的念头。

    既然这老道不愿收他为亲传弟子,不愿传他仙法,那他不如回家,起码家中还有妻儿,也无需每天砍柴吃苦。

    邱明端着酒壶,先给大师兄葆光子倒了一杯,然后依次给几位师兄倒酒,最后才给自己倒上,酒壶递给了旁边的不记名弟子。

    王守中他们有的端起杯子,有的干脆就拿着碗,抢着先给自己倒上。自从进了崂山上清观,他们还一次酒都没喝过呢。

    这酒壶这么小,就算是满的,刚才几个亲传弟子倒过了,还能剩下多少?他们要是不抢,恐怕就喝不到了。

    可是很快大家就发现,明明已经好几个人都倒了酒,为何这酒壶里还能倒出来?他们才刚喝,绝对没有喝醉。

    王守中拿着酒壶,凑在耳边晃了晃,听到声音,他一脸的不可思议,所有人都倒上了,里面竟然还有酒!

    王守中仔仔细细的看着酒壶,这个酒壶,难道是个宝贝?

    不过连一个纸片变成月亮他都见到了,这个酒壶里能不断的倒出酒,他也见怪不怪了。于是他也不客气,开始放开了吃喝。

    王守中毕竟是官宦之家出来的子弟,虽然为人傲气,喜欢炫耀,但是基本的人情世故还是知道的。他给自己倒酒的时候,也不忘给其他人倒酒,尤其是给邱明他们那几个亲传弟子倒酒,更是十分的殷勤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忽然又不太想回家了,觉得这老道还是很有本事的,若是能学会一两手,回家之后,定然会让所有人惊叹。

    赵道长瞥了一眼那些争抢着喝酒的不记名弟子,面带一丝不屑。当着宾客的面,就如此的不懂规矩,成何体统!

    这些不记名弟子,难怪有的砍柴已超过半年,师父还不收入门墙,这样的品性,如何能收入崂山上清观?

    邱明对此也有些好奇,侧身问五师兄赵道长:“五师兄,这酒壶是个宝贝,还是说这是什么道术?”

    “小师弟,这可不是什么道术,那个酒壶,叫做乾坤八卦壶,确实算是一个宝贝。”

    “别看只有那么一点,却是被人用特殊手法炼制过,里面可装八种酒水,每种酒水可装数十万斤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也只能装酒水类的液体,没有别的什么功效。里面的酒,是我给师父打好的,可不是无中生有变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邱明在心里换算了一下,数十万斤,如果是水,那么就是数百吨,再乘以八,这个小酒壶,竟然能装这么多液体!

    他看向桌上那个乾坤八卦壶,眼神中不免流露出一些热切。这要是用了这个,以后须弥戒指里还需准备什么矿泉水、饮料什么的啊,就这一个小酒壶,他十年都喝不完!

    大家吃喝,都不敢太过大声,也不敢怎么聊天,显得很是无趣。

    宾客陈道长放下酒杯,大声说道:“这样饮酒,不免有些寂寞,为什么不叫人来跳舞助兴?”

    王守中听到这儿,登时兴奋的脸就红了,难道还能请来舞姬?来道观月余,他可一个女人都没见过呢。

    陈道长接着说道:“刘道兄请来了月亮,那么我就把住在月亮上的嫦娥请来跳支舞吧。”

    王守中等弟子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,他们听见了什么,请广寒仙子嫦娥来跳舞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