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发现,就连葆光子也是一脸的期待,看来他们也没看过嫦娥跳舞。

    陈道长随手从桌上拿起一支筷子,丢向墙上的“月亮”。就看到那支筷子笔直的飞向墙上的月亮,变得越来越小,化作了一个小黑点。

    只见那个小黑点从月亮中又出来了,慢慢的开始变大,有筷子那么高,似乎像是一个小巧的卡通人偶。五官看不太清,外表到似是一个美女。

    王守中等弟子都露出失望的表情,这么大点,小木偶似的东西,怎么能叫嫦娥?看来这个陈道长远不如师父,还吹牛邀请嫦娥来跳支舞。

    等那个美女落在地上,只有不到一尺高,但是却在众人的眼中,慢慢的变大。不到一分钟,便和常人一样了。

    云母屏风烛影深,长河渐落晓星沉。肤若凝脂、手若柔夷、巧笑倩兮、美目盼兮。

    邱明以为他见过的河神,就是最美的女人了,但是那个河神却比眼前这个“嫦娥”,少了那么一丝仙气。

    现实世界中,邱明在网上见过各种各样的美女,或许有的非常漂亮,但从没有亲眼见过。他亲眼见过的,张若蓝就是最漂亮的了。

    而如今,嫦娥就站在他眼前,一颦一笑,都能牵扯众人的心。

    邱明侧身看着葆光子,连大师兄也是满脸惊叹,似乎从未见过如此神迹。

    嫦娥站在屋子中间,对着众人盈盈下拜:“小女子素娥,应陈道长之邀,为大家献上一支霓裳舞。”

    霓裳舞?邱明双目放光,他还从来没看过这千古流传的霓裳舞呢。

    嫦娥轻甩水袖,摆动腰肢,翩翩起舞。一边跳舞,她还一边自己唱起了歌谣。

    邱明很想偷偷用手机录下来这一段,舞姿美轮美奂不说,这歌声要是放到现实世界去出一张单曲,绝对能一首歌就迅速蹿红。要是再配上这个舞姿拍成MV,那么骑马舞的记录也定将被打破!

    明明是清唱,但邱明仿佛听见了丝竹管弦的声音,难道一张嘴,可以同时发出数种声音吗?这种术法,邱明从未见过,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威力,但确实太过震撼。

    每一个弟子都被嫦娥的歌声和舞姿所倾倒,有的人手中的筷子掉在地上而不自知,有的人碰倒了酒杯,酒水洒在身上,没有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眼中都露出了痴迷的神色,但其中也有一个人有所不同,那就是王守中,他的眼神中,竟然充满了占有~欲!

    这个眼神,被邱明无意间看到了,当然刘若拙也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今天他的两位好友过来崂山上清观做客,他让这些弟子坐下,让他们一起见到这些道术,同时也是对这些弟子的考验。

    从刚才的倒酒上就能看出来,玄光子(邱明)先给师兄们倒上了,然后才自己倒上。而那些不记名弟子,则是争先抢后给自己倒,生怕喝不到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,那些不记名弟子,品性很差。

    或许是这些人很久都没有喝过酒了,所以刘若拙也不会单纯以这一点来考察弟子。当陈道兄邀请来嫦娥跳舞的助兴,他再次观察那些弟子。

    这些亲传弟子还好,虽然脸上有着惊叹的神色,但更多的还是欣赏,能够正常的喝酒吃菜,或者是轻轻拍打手掌赞叹。

    而那些不记名弟子呢,一个个都傻愣愣的不说,竟然还有人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些占有~欲,这让他非常不满意。

    那个王守中,从上山的时候,他就觉得不适合跟他学道。此人学道,不为长生,不为帮助他人,而纯粹就是为了炫耀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让其每日砍柴,可以磨砺心性,有所改善。但现在看来,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啊。

    嫦娥本来还在地上跳舞,竟然轻移莲步,跳上了刘若拙他们面前的桌子上。那么大的一个人跳上桌子,桌子却没有一丝的晃动。

    很多弟子都站了起来,伸直了脖子观看,他们发誓,这辈子从来没看过这么美的舞蹈,没听过这么动听的歌声。

    嫦娥忽然开始旋转,整个人竟然慢慢的飘了起来。在皎洁的月光下,嫦娥越变越小,歌声也越来越弱,似乎慢慢远去一般。

    当歌声停止的时候,嫦娥也消失了。大家定睛一看,一支筷子就那么直直的立在桌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这才想起来,刚才的嫦娥,可不就是那个陈道长用一根筷子变得么。他们看到那优美的舞姿,听到那动人的歌声,竟然全是这筷子幻化出来的。

    看到弟子们惊讶的表情,刘若拙与两位客人开怀大笑,他们当初第一次见到这种道术的时候,又何尝不是惊讶莫名。

    周道长轻轻捋着自己的长胡须:“今夜很高兴,不过我却快要喝醉了。二位道兄陪我到那月宫喝一杯践行酒可好?”

    刘若拙与陈道长自是应允,三人抬着桌椅,走向那挂在墙上的月亮。在邱明他们眼中,师父与两位客人竟然变得越来越小,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,就已经进入了月亮上的宫殿中。

    “刘道兄,那个戴着头冠的弟子,就是你新收的第八徒?”陈道长像右侧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的右侧,像是一整面的光幕,光幕里面,就是邱明他们吃饭的房间。每个弟子的动作表情,甚至声音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。此子不但天赋极佳,而且曾偶得一些佛门秘术,还有家传一套练气口诀,未来成就或在我之上。”刘若拙看了邱明一眼,似是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“恭喜刘道兄了,得此佳徒,加上葆光子,崂山上清观要大兴啊。”周道长有些羡慕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同为上清一脉,何分彼此?”

    那月亮上,三个人在月宫中饮酒聊天,眉毛、胡须都能看的一清二楚,只是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邱明对此倒是没太过惊讶,这就跟看电视一样么,不过就是画面是圆的而已,还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葆光子看着邱明自顾自的吃东西,似乎对月宫一点都不好奇,他有些惊讶。这个小师弟,到还真是淡定呢,他第一次见到这种道术的时候,也是惊讶的合不上嘴。

    难怪师父说上清观的中兴,或许就看小师弟的了。就这份淡定的心性,他就比不上啊。

    墙上的月亮,渐渐暗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