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光暗下来,房间里快看不清了。有弟子要去拿了蜡烛来,但却发现忘了拿火石。葆光子随手一指,那蜡烛上就冒出了火苗。

    其他弟子也发出惊叹声,邱明却觉得没啥用,这不就是一个打火机的功效么,这帮人真没见识!

    有人举着蜡烛,看向墙上的月亮。发现两个客人都已经离去,只剩下师父一人在那里独自饮酒。

    “都喝够了吗?”刘若拙问道。

    “喝够了。”所有人都回答,他们确实也喝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喝够了就收拾一下,早点去睡觉,莫要耽误了明早砍柴。”

    那些不记名弟子收拾完了就离去,屋里就剩下葆光子、赵道长和邱明。

    刘若拙从月宫中出来,背着手离开,邱明将这最后一个桌子上的剩菜、果核什么的收拾了一下,再去看墙上,哪还有什么月亮,就是一个圆圆的纸片而已。吹口气,轻飘飘的就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王守中等不记名弟子回到房间,原本打算下山的这些人,都打消了念头。

    师父的本领太厉害了,他们都羡慕不已。哪怕是大师兄葆光子那一手点火,他们也都觉得厉害无比,谁不想学啊。

    他们都再次坚定信心,一定要学会一些仙术。

    五天后,邱明照例早上去山顶练气,有时间就诵读经文的总纲,十遍之后,就再次练习家传的功法。

    临近中午,赵道长跑过来,手里拿着一个黑乎乎的泥丸:“小师弟,你看我成功了,经过我精心改良,这伐毛洗髓丹,我终于炼出来了!”

    邱明凑过去闻了闻,那味道还是那么令人作呕,不过这看起来到真像是丹药,可邱明总感觉,这像是什么毒丹!

    “恭喜五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小师弟,来,你试试这个药效如何。”赵道长递给邱明,那眼神似乎都在催促邱明赶紧吃了。

    邱明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:“五师兄,你不都是自己试药吗?”

    好家伙,这残缺的丹方炼制出来的东西,还经过五师兄“精心改良”,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啊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师兄我这服用了太多的丹药,体内有着丹毒残留,实验不出真正的药效。你帮师兄试一下,师兄明日下山,可以带你下去逛逛。”

    下山?

    这倒是对邱明有一些诱~惑力,他来到这个世界,还没到山下城镇逛过呢。三个世界,他都没进过城!

    “赵师叔,你在给邱师叔喂~毒~丸吗?”小道童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,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邱明眼角狂跳,毒~丸?

    赵道长面带尴尬:“奉真,不要乱说话,五师叔练的是丹药,怎么是毒~丸?来,小师弟,快点吃了。”

    小道童争辩道:“我没有乱说。今天厨房的几只鸭子都死了,还有那只小兔子,你说过要给我的,你把它们都毒~死了!”

    小道童瞪着眼睛,气鼓鼓的看着赵道长。

    邱明干笑两声:“那个,五师兄啊,我忽然想起来,我还有点事。这个丹药,你还是找别人试吧。下山的事情,我还不着急。奉真,跟邱师叔走,我记得师叔那里好像还有一颗糖。”

    这么乖的小朋友,必须奖励一颗糖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小师弟,别走啊,说不定没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说不定?靠!

    邱明拉着小道童的手,从走变成了跑。

    “变”出一颗糖,小道童含在嘴里,笑的眼睛都快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邱明再取出一罐可乐,正好倒了两杯:“奉真,来,这杯糖水给你喝。”

    小道童本来一听有糖水,马上接了过去,但是看到水的颜色,啪的一下就把杯子扔了!

    “邱师叔,你跟赵师叔一样坏,居然给奉真喝药!”在小道童的心里,已经将邱明跟赵道长画上等号了,都是坏人!

    “这是糖水,不是药。”邱明感觉有些无奈,他须弥戒指里面,没有七喜、雪碧啥的啊。

    “骗人!糖水是这个颜色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红糖水,就是这个颜色。”

    “红糖水会冒泡?这分明就是药,还是毒~药!”小道童气鼓鼓的看着邱明,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!

    邱明端起另外一杯可乐,喝了一大口,发出夸张的声音:“哈~真好喝啊。这么好喝的糖水,有的小孩子竟然给倒了。”

    小道童盯着邱明,这难道真的是糖水?真的那么好喝?

    “你闻一闻,是不是特别甜?你舔一下,就知道好不好喝了。”

    小道童忍不住接过杯子,闻了一下,好像不是药汤。舔了一下,确实是甜的。他喝了一小口,真好喝!

    这个世界有红糖、麦芽糖、白糖等,但是应该还没有焦糖呢。咕咚咕咚几口,小道童将杯子里的可乐喝光了,眼含期待的看着邱明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,本来有两杯,但是另一杯被你弄洒了。”邱明指了指地上。

    小道童一脸的失望,怎么就没有了呢?等一等,为什么他感觉肚子有些胀气,就像他那次喝了赵师叔给的药汤一样!

    这邱师叔果然还是在骗他,骗他喝药,他会不会跟上次喝了五师叔的药一样拉肚子?

    嗝~~

    一口气出来,小道童眨眨眼睛,又摸摸肚子,好像没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邱明感觉非常好笑,这个小家伙,脸色还变来变去的。

    “奉真,你妈妈呢?”小道童是大师兄葆光子的儿子,但是邱明从来没见过葆光子的妻子。

    “妈妈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,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。奉真想妈妈了,很久都没见到妈妈了。”小道童情绪有些低落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妈妈肯定会回来看你的,男孩子不能哭,会让人笑话的。”邱明将小道童抱在怀里,这么小就没了妈妈,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小道童这么一说,邱明也想自己的爸妈了。不知道这次回去,张若蓝父亲那边是否能有消息。

    他同时又苦笑着摇摇头,他就算在这个世界待上一年,现实世界才过了六个多小时而已,没那么快的。

    晚上吃饭的时候,邱明看着那盘八宝鸭和红烧兔子,又看了看一脸期待的赵师兄,他眼角狂跳,赵师兄该不会用那被他丹药毒~死的鸭子和兔子做的菜吧?

    看着其他人吃的很欢快,邱明和小道童都一筷子不动,桌上没有其他荤菜,那么今天晚上他们宁可吃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