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天晚上,所有不记名弟子都上吐下泻,最终还是师父亲自调了一些符水治好的。而赵道长也受到了惩罚,据说那些药材都被收走了,让赵道长痛心不已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今日师兄有空,你也一直说要学习符箓之术,那么今天我就教你一些基础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兄。”邱明大喜,昨夜看到了符水的神奇,邱明再次跟大师兄说,想学制符之术。之前葆光子总是说没空,这回终于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符箓之术,自古有之,传承千年,到如今,很多已经失传了,但同时又有了许多古时没有的符箓。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擅长符箓,其他几位师弟也不太擅长,只能教你一些基础的东西。像是你想学的穿墙术,通过符箓来施展,还是比较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用特殊材料制作的符纸,可以用来制作符箓。我曾见过一个前辈,随便一张普通的宣纸,就能轻松画符。”说到这里,葆光子眼神中还有着一些崇拜。

    “画符需要特殊的手法,简单来说,要一笔完成最佳。这墨汁也要特殊材料,里面最好添加一些可以承载法力的材料。比如我这里就添加了朱砂,但平时如果找不到,可以用自己的血液代替。”

    邱明面露为难之色,画个符……还要自~残?!

    看到邱明的神色,葆光子笑着解释道:“当然,像是咱们师父,别说是不需要添加别的东西,他就是用清水也能画符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穿墙术不算难,今天就交给你这穿墙术的符箓画法,你可以多练习一下,每日练习三次,有个一年半载,应该就能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说这个要上千次才能学会?”这也太慢了吧,听大师兄的意思,这个不是应该比较简单吗?

    一个穿墙术就要学上一年,那他要想多学几种,岂不是一辈子都学不完?

    “画符非常消耗心神,可不是你以为那么简单几笔就行的。而且我说的上千次能够成功,是指的可能画成,不代表完全会了。”葆光子叮嘱道。

    邱明表情十分纠结,这也太难了吧。上千次才有可能成功,还不代表以后每一次都一定能成功。

    “那个,大师兄,我如果先学遁术呢?你觉得我要学会穿墙术,嗯~可以帮助别人穿墙的那种,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主线任务要求帮助王守中完成穿墙表演,邱明可没打算就这么一个看似简单的任务,就要耗费好几年时间。

    “用遁术让别人穿墙?这一点我可以做到,你二师兄都未必能够做到,你说要多少年?”葆光子疑惑的看了眼邱明,小师弟为什么想到要帮助别人穿墙?

    二师兄都做不到?二师兄不是上山都二十多年了么!

    “小师弟,记得咱们崂山上清观的戒律,莫要做了错事!”葆光子告诫道。这个小师弟是师父最看好的弟子,天赋极佳,可不能让其走上弯路。

    心魔一生,再想消除就太难了。

    “啊?大师兄放心,不会以此为恶的。”邱明也没解释,总不能跟大师兄说,我学这个穿墙术,就是为了配合王守中表演吧?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。我现在给你示范一下,你仔细看好,感受一下符纸上面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说完,葆光子取出一支狼毫笔,沾满了墨汁,一脸自信的在符纸上刷刷刷画了一些邱明看不懂的图案。邱明死死的盯着符纸,貌似什么都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他挠挠头:“大师兄,我什么都没感觉到啊。”

    葆光子脸色一红:“那个,没画好,师兄再给你展示一次。”

    邱明翻了个白眼,你画之前那一脸自信的样子呢?说好的是示范呢?这是在做错误示范吗?

    第二张,葆光子又迅速画完了,可惜还是什么都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这回不等邱明问,葆光子就将这张符纸团成一团,扔在地上:“刚才最后一笔画错了,师兄重新给你画。”

    邱明就站在一边,看着葆光子画一张,然后团成一团扔掉,又画一张,再次团成团扔掉。

    一直到那些符纸就剩三张的时候,终于成功了。

    邱明感觉到那张符纸上隐隐有着一丝气流缠绕在上面,葆光子终于松了口气,举着符纸大声说道:“小师弟,看到没,这就是穿墙符!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,我有一个问题,为什么我看你几次画的好像都不太一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不可能!肯定是一模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啊。”邱明弯腰从地上捡起几张被团成团的符纸,“你看这一笔是向上的,这张上面的这一笔是平的,这一张上面是向下的,还有这张,有个勾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小师弟,你还要不要学了?!”葆光子怒视邱明,都说了我不擅长制符,而且这个穿墙符我也好久都没画过了,你就不能关注我成功的这一张?

    “学,学。那个大师兄画的真好,嗯,画的真好。”说完这句,两人同时不出声,空气仿佛都凝固了。

    葆光子深吸一口气,Pia的一下将符纸贴在邱明脑门上:“急急如律令!看到那堵墙了没有,冲过去!”

    邱明看看那堵院墙,那可是青砖垒的啊,脑袋撞上去,还不得头破血流啊。这个穿墙符,到底好不好使?

    如果葆光子第一次就画成功了,那么邱明或许不会犹豫。但是画了这么久才成功,谁知道这张符纸是不是有问题啊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就说葆光子每次画的都不一样,万一这个效果不是穿墙,是别的,那他这么撞过去,可就太蠢了!

    “大师兄,我能不能找其他人试试?比如五师兄,我觉得他就特别有冒险精神!”邱明讪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大师兄画的穿墙符?”葆光子语气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没,只是我想留着收藏,遇上什么事的时候再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念咒将符纸上的力量激发了,你再不穿墙,一会儿效果就消失了。啰嗦什么,快跑!”

    葆光子在邱明背后用力推了一把,邱明一咬牙,整个人飞快的撞向那堵墙。就在他闭上眼睛,以为要bia在墙上的时候,他踉跄了两步,睁开眼睛,已经在墙外了。

    这堵墙,就这么穿过来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