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看到没有,回去用心临摹,总有一天你也会成功的。我还有点事,先回房间了。”说完,葆光子一挥手,一把剑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,拖住他的双脚,飞过院墙。

    葆光子从房门口降下,画符太失败了,严重损害了他这个大师兄的形象。还好最后一手御剑飞行,镇住了小师弟!

    下一次,还是让二师弟教好了。

    咦,好像忘记了给小师弟留下一些符纸。算了,小师弟连《上清大洞真经》的总纲也还未小成,估计三张符纸画完,就会精神疲惫不堪了。

    邱明撇撇嘴,从这儿走到你房间也就一分钟,至于还用表演一个御剑飞行吗?不过这一手,真是帅呆了!

    邱明看着桌上只剩下三张还没画的符纸,还有那一点点的墨汁,这大师兄总要给他多留下一些练手的材料啊。

    邱明将脑门上那张符纸揭下来,用了一次,就感受不到一丝力量了,算是一次性的道具。不过这功效嘛,还是挺让邱明满意的。

    刚才他看了葆光子画了十几张,大概记住了。他闭上眼睛,在脑海中回想画符的笔法顺序,再看看手中那张已经没有了力量的符纸,记住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尝试画符,还是让邱明很是兴奋的。

    呸,呸!

    他擦了擦手掌,握住毛笔。

    一笔下来,感觉画的还挺像的。但是好几处明显是出现了失误,应该是笔直下来的,他画的却歪歪扭扭。

    这就像是看别人画画一样,觉得非常简单。但是真到了自己动手,别说是画的多像了,连画一条直线都难。

    连续三次,三张符纸用完了,一次都没成功!

    邱明去找赵道长要了一些白纸,一条墨,回到房间。符纸太贵,赵道长让邱明用白纸先练习。

    一天时间,邱明就在房间临摹,直到听见晚饭的钟声,邱明才停下,桌上、地上全部是散落的白纸。

    太难了,难怪大师兄也要那么多次才成功一次。

    三天后,邱明觉得自己练习的差不多了,看看桌上的十张符纸,眼神中充满了热切。加了朱砂的墨水也准备好了,今天就来真正画一次符!

    笔随意走,意随心走,一笔下去,一张符纸上出现了一些玄奥的图案。

    最后收尾,似乎体内有一些力量,顺着毛笔落在了符纸上。邱明大喜,难道他第一次画符就成功了?

    兴奋的邱明迫不及待的想要试一下,他拿着符纸走到院子里,将符纸贴在脑袋上,目视前方墙壁。

    “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“诶呀我去!”邱明捂着脑袋坐在地上,一个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你坐在地上干什么呢?”赵道长正好走进院子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刚才随便走走,偶有所得,坐在地上想一下。”这种丢人的事情,邱明可不想被道观里所有人都知道。他打算马上去找大师兄问问,是哪儿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真是福缘深厚,随便走走都能有所收获。但是你脑袋上的包,是怎么回事?”赵道长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偶有所得?糊弄鬼呢!

    邱明可是从他那里拿的纸墨,而且他也听大师兄说了,小师弟最近在学穿墙符,估计这是失败了撞的。就像他学炼丹一样,不也是失败了好多次。

    邱明看瞒不过,尴尬的挤出了一个笑脸:“五师兄,你这是干什么去?”赶紧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是来找你的,看,师兄我又炼制成功了一枚新的丹药,你快帮师兄试试,药效如何?我都用鸭子什么的试过了,都没死。”

    邱明眼角狂跳,鸭子没死,就算是实验了?那么我算什么,小白鼠?

    还有他可是听说了,这个五师兄炼丹总喜欢创新,立志要用最简单的办法,炼制出效果最强的丹药,算是一个研究狂人。

    二师兄曾对此评价五师兄,为了炼丹,连上清观的经文修行的都比别人慢,分明就是舍本逐末。

    不过邱明倒是觉得这才正常,每天在道观做着一样的事情,有几个人能坚持下来的?就像大师兄总是练剑一样,五师兄炼丹,也是一种兴趣爱好。

    “五师兄,我这还忙着学习制符呢,真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小师弟,这次里面没有添加什么特殊药材,我也没改丹方,而且炼制的就是辟谷丹,我自己也试过了,没事儿。这样,你帮师兄试药,师兄帮你试符。”赵道长咬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帮忙试符?邱明摸了摸脑袋上的包,似乎这个可以考虑一下。炼丹的速度,肯定没有他画符快,这样他就不用每天用脑袋撞墙了。

    “五师兄,说好啊,你先保证这个丹药无毒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师兄怎么会害你。你看,我先吃一颗。来,吃下去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邱明闻了闻,没什么怪味儿。再想五师兄都试过了,他才咬牙扔进嘴里。吞咽下去之后,感觉到胃里有一股热流,还有一种饱腹感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有些顶饿,不知道能持续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果然成功了,这回我就不用再总是做饭了,以后给大家吃这辟谷丹就好了。”赵道长很兴奋,这样以后他就有更多的时间炼丹了。

    以后就吃这个?邱明一脸的嫌弃。

    就算这个真的顶饿,但是肯定没有吃正常的饭菜味道好。吃饭不只是为了饱腹,还有品尝里面的味道啊。

    “五师兄,你等一下,来帮我试试这穿墙符。”

    邱明回到房间,再次画了一张,这次感觉一次就成功了。

    赵道长拿着符纸,瞪大眼睛,这不可能吧。小师弟这才练了多久,怎么就画成了?

    他将符纸贴在脑门,嘴里念动咒语:“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赵道长也捂着脑袋,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将头上的符纸揭下来,难道是画错了?看起来没问题啊,上面也确实感受到了一丝法力凝结。

    邱明这时候又拿着一张符站在他面前:“五师兄,是不是那张没成功,那你再试试这一张。”

    当赵道长第三次撞墙后,邱明取出第四张符。还没等他开口,赵道长就赶紧摆手:“小师弟,师兄今天不能再试了,你去找大师兄问问,是不是哪儿有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好家伙,再这么试下去,他觉得自己可能会撞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