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到邱明问了葆光子才知道,他画的只是形似,但因为修道时日尚短,法力不足。咒语念出来,还没等穿墙呢,法力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什么时候你将总纲小成之后,那么你画的符就可以成功了。修道之路漫长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,那你能再画几张穿墙符给我吗?我仔细感受一下,说不定能让我更快的成功。”既然自己画没希望,那么就找人画几张带着。

    “嗯,明日来找我要。”

    等邱明离开后,葆光子才长出一口气。这小师弟的天赋也太强了吧,这才几天功夫啊,竟然真的会画穿墙符了!

    看来在制符方面,他们这些师兄弟谁也不如小师弟。可是制符要求心手合一,要特别稳,小师弟如此年纪,是如何做到的?难道说这种自己开了灵窍的人,真的就这么天才?

    不过要给小师弟再画穿墙符,还是几张,恐怕今天又要画很久了。

    邱明回到房间,看着桌上的符纸,总纲是所有的基础吗?看来,他还要练习很久啊。

    一晃又是一个月过去了,这天晚上,王守中看到又有几位不记名弟子离开了。而这么长时间,师父还是没有任何收他为亲传弟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王守中看着自己的双手,全是老茧,他可是官宦之家的子弟,虽然不是长子,但自小也没吃过这么多苦。

    当当当~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弟子不远数百里,前来崂山上清观拜师学艺。即使不能长生不老,但总该能学到一些小法术。可弟子上山已经快三个月了,每天就是砍柴、吃饭、睡觉,这与弟子所想相差甚远。”王守中跪坐在老道面前,感觉十分的委屈。

    老道摇摇头:“你上山时我就曾说过,你吃不了这种苦。如今既然坚持不住,那就下山去吧。”

    老道本身就对王守中不喜,如何肯收他为亲传弟子,只是不忍赶他走。今天王守中既然开口了,顺势就让他离开好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弟子每日劳作,恳请你教我一些小法术,也不算我白来一趟。免得他日我说曾在崂山上清观修行过一段时间,但却什么都不会,堕了观里的名头。”

    王守中嘴上说的客气,内心其实已经在痛骂。我来山上快三个月了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,现在你什么都不教,就想让我这么走了?

    老道想了想,似乎这样是有一些不近人情了,于是开口道:“也好。你想学什么法术?”

    如果这个弟子要说学什么点石成金之类的法术,那么老道绝对不会教,他最看不起那些对黄白之物贪心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看上一次我们上吐下泻,师父调了一些符水,我们喝下后就马上好了,不知道这个法术我能学吗?”王守中眼神热切。

    “这个以你的资质是学不会的,这也不算是小法术,葆光子尚且没能学会呢。不过你要下山,我可给你一张符纸,他日若有急病,可用火点燃,混合到清水里服下,或可无碍。”

    “谢师父。”王守中大喜,有了这个符纸,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啊。

    “明日我让人送你下山,你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这是干什么去?”邱明看到葆光子领着王守中走向道观的正门,那边不是下山的路吗?

    “王守中心系家中老母,打算下山回家了,我送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跟其他师兄,王守中可没说吃不了这苦,而是找了另外一个借口,起码比较有面子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不如让我送他下山吧,毕竟我们是一同上山拜师的。”王守中下山肯定要炫耀,邱明正好顺势把任务完成了。

    还好邱明已经从葆光子手中得到了穿墙符,让王守中表演穿墙术成功,肯定没问题。

    葆光子看了看邱明:“你上山时日也不短了,下山一趟也可。不过你修为尚浅,莫要惹是生非。如遇不敌,可报我崂山上清观的名头。”

    打不过就报家门,邱明总觉得这是反派才会做的事儿。比如西游记里某某妖怪要被干掉,总是会说我主人是某某某,然后就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邱明点头答应了,他就是下山去完成任务而已,哪儿有闲心惹是生非。而且他的目标也是成为强者,把反派打一顿,然后再告诉对方,我是崂山上清观的,你要是不服,以后可来找我报仇!

    下山的路上,王守中又背上了那个书箱,里面有师父给他的一些盘缠。王守中还觉得师父挺好,其实这些钱,就是赵道长卖他们这些不记名弟子砍的木头赚到的。

    “守中,你跟师父学了什么法术?回到家中,是不是要找亲朋好友过来团聚一番,你也表演一下?”邱明笑眯眯的问道。任务要完成了,邱明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“啊?我没跟师父学什么法术啊,但是找师父求了一张符纸,就是那个烧了之后,可以治病的符纸。我什么都没学到,你看我肤色都跟农户一样了,还怎么好意思呼朋唤友?”

    那张符纸是用来救命的,他贴身带着呢,怎么会让其他人知道?而且家里本就反对他寻仙求道,这次回去恐怕还会受到嘲笑呢,呼朋唤友,那不是上赶子丢人么。

    邱明一脸懵逼,啥玩意儿,王守中没学穿墙术?!

    这结果,跟他知道的动画片剧情不太一样啊。王守中也不打算炫耀表演,这怎么行!你不是一个喜欢显摆的人么,怎么忽然变得如此低调了?

    “守中啊,别担心。我陪着你下山,送你回家。到时候若有人嘲笑于你,我就让你表演一个穿墙术,震慑他们一番!”怎么样,师兄对你好吧,快谢谢我。

    “邱师兄,真的不用了。”邱明撞墙的事儿,观里弟子谁不知道啊。穿墙术,撞墙术还差不多。哪怕就是说什么都没学到,也比表演一个穿墙术失败了要好的多。

    “不行,身为师兄,怎么能看着你如此落魄的回去?更何况,那不是弱了我崂山上清观的名号!”你不表演都不行!

    “守中,你不要担心,师兄肯定会让所有人知道,那些仙迹,还是有的!”

    王守中内心在呐喊,我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啊。要是真的被别人知道了,我怀里的治病符纸,还保得住吗?

    师兄啊,你快回去吧,我自己回家就行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