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了山,找到了一个小镇,两人买了两头小毛驴代步。

    邱明内心不断安慰自己,张果老也骑毛驴,还有骑牛的道士呢。越是骑着看起来很弱的坐骑,越是牛B人物,这跟他不会骑马,真的无关!

    三天时间,两人赶回了莱西。

    到了莱西,王守中变得活跃了许多:“邱师兄,我请你到楼外楼去吃饭,那里面许多菜都是一绝。”

    山上的菜肴虽然也算不错,但味道就比大酒楼差远了。尤其是这几天赶路,他们也没喝酒,王守中可早就馋了。

    “也好,让你破费了。”邱明也想吃点好的,这种古代的酒楼,他可还从未来过呢,这几天两人就是住那种小客栈,吃的也比较简单。

    “龅牙李,二楼靠窗的雅座,荷叶鸡、油焖大虾、一品豆腐、干烧鱼,再来一个三美汤,一坛上好的女儿红,快点。”

    小二龅牙李愣了一下,马上去安排。这人谁啊,跟个乡下老农似的,怎么知道他叫龅牙李,还知道他们楼外楼的招牌菜,熟客他都认识啊。上菜的时候,龅牙李还直勾勾的盯着王守中,好像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“龅牙李,看什么呢,怎么,我这才几个月不来,你就不认识我了?”

    龅牙李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:“您是王家七少爷?”

    这七少爷,最好逸恶劳。读书不行,别的也不擅长,就知道吃喝玩乐吹牛,不过不是听说他离家出门寻仙访道去了吗,怎么变化如此之大?这谁能想到一个老农模样的,是王家七少爷啊。

    倒是旁边这位带着道冠的,看起来倒有些像是仙长。但谁又说得准呢,上个月不就有个穿着道袍的骗子,最后知县老爷抓起来了么,那板子打的啊。

    这个道士是不是骗子?要是就最好了,又能看到打板子了!

    “邱师兄,你尝尝,这些都是楼外楼的招牌菜。”王守中之所以这么热情,是因为他觉得邱明也许能教他一点仙术。

    这两天在路上他可看见了,邱明空着手,总能变出来银钱,这一手他要是学会了,以后还用发愁吗?

    只是他说了几次,邱明都说这个是崂山不传的秘术。他就寻思着,总能打动邱明,学不到这一手,学一点别的也好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王七么。你不是说出门去学仙术了吗?看你这样子,怎么跟我家的佃户一样?哈哈哈~~”

    邱明刚要动筷子,身后就传来了嘲笑声。听起来,好像跟王守中还认识。

    “李老六,今天我师兄在,你最好不要太嚣张。”正常对方有三个人,王守中是不会说什么的,但今天有邱明在,他胆气大了许多,而且也不想在邱明面前失了面子。

    “师兄?你还真当了道士啊。啧啧啧,现在的道士啊,不知道有多少都是骗子。上个月就有一个道士,跟我说会什么法术,结果就是一个变戏法骗钱的。我让人抓去见官,挨了一顿板子。我说你别以为有什么仙术,那些都是骗人的!”李老六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见过,不代表就没有。我在吃饭,麻烦你离远点。”邱明很不高兴,他眼睁睁看着对方的唾沫星子,喷到了那条鱼上面,他这几个月,可都没吃过鱼啊。

    “哟,怎么着,意思是你会仙术?表演一个我看看啊,你要是表演不出来,我就把你扭送去见官!”李老六嚣张的说道。

    得,这回那油焖大虾也不能吃了。

    邱明拍了拍桌上的酒坛:“看到这个酒坛了吗?”

    李老六他们看着那个酒坛,怎么着,你还敢用酒坛子砸我不成?王家虽然厉害,但我李家也不是好惹的!

    就在李老六要出言讥讽的时候,他们同时发出一声惊呼,不可能,这酒坛子怎么忽然就消失了?!

    他们也看过不少戏法,但从来没见过如此神奇的!那道士双手根本没离开过桌子上面,不可能将酒坛子藏起来,这到底是如何做到的?

    王守中马上站起来,看着李老六他们,脸上充满了得色:“李老六,看到没,我师兄这一手搬运之术,可称得上是仙法?告诉你,以后见到我客气点。”

    李老六看着邱明的眼神,有着一些忌惮,能把一坛酒变没,是不是也能把他变没了?

    不过对王守中,他就没那么客气了:“道长会仙术,我们是见到了,但是你呢,不是拜师学艺去了吗,学到了什么,也表演给兄弟们开开眼啊?”

    王守中迟疑了,他什么都没学到啊,就TM学会砍柴了,这能表演么!

    他向邱明投去求助的眼神,邱师兄,怎么办?

    邱明右手一晃,一张符纸出现在掌中:“守中,那你就给他们表演一个穿墙术吧。”

    真是瞌睡遇上枕头,原本王守中还不想表演呢,这回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“急急如律令!守中,看到那堵墙了么,冲过去!”邱明将一张穿墙符贴在王守中背后。

    王守中其实很不想表演,尤其是穿墙术,邱明那失败的例子太多了。但此时,他看到李老六他们都盯着呢,又想到邱明一路上的神奇,肯定是当初学道时间短才失败的,现在一定能成功。

    “啊~~”王守中闷头冲向一堵墙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鬼叫什么,怎么跑到我们房间的?守中,你小子回来了?”酒楼包厢里面,传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老六他们都看傻了,王老七真的从他们面前,穿过了一堵墙?他们还特意跑过去敲了敲,真的是墙,没有洞!

    “道,道长仙术令人叹为观止,若有空可来我李家做客。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事儿,先告辞了。”他们三个也不敢吃饭了,马上灰溜溜的跑下楼,生怕被邱明报复。

    “三叔?”王守中看向身后,他真的穿墙成功了!

    “问你话呢,愣着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三叔,我不是去山上学仙术了么,刚才就是用穿墙术进来的。对了,邱师兄还在外面。诶呀~”

    王守中还想穿墙出去呢,却撞在墙上,摔了个跟头,穿墙符已经没效果了。他顾不得喊疼,匆忙拉开门出去,却没有看到邱明。

    “龅牙李,我师兄呢?就是跟我一起来的道长。”王守中一把抓住小二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位仙长?刚才下楼走了。”

    王守中迅速跑下楼,哪儿还看得见邱明的身影。他怅然若失,如果他早对邱师兄信任一些,是不是就能学到这个穿墙术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