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王守中穿墙而过的时候,邱明就听见了久违的提示音,主线任务完成了。

    他没兴趣继续在这儿呆着,而且那饭菜也没法吃了,所以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次,邱明选择了一年后回归现实世界,他总要学会了那《上清大洞真经》再走啊,否则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学到。

    走出莱西,邱明有些后悔了,早知道应该把那头小毛驴牵着的,自己走路太累了。还好来时记住了路,加上时不时的打听一下,花了五天时间,邱明才回到崂山脚下的小镇。

    想了想,邱明花了一个大金元宝,买了许多生活用品,道观里那些人太不注重生活质量了!

    只是该怎么往回拿,这让邱明有些犯愁。须弥戒指里面的空间不够,而且用这个拿回去,该如何解释?

    “小师弟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五师兄,我买了许多东西,正好一个人拿不了。”邱明大喜,遇上了下山采买的赵道长。

    “无妨,找两个挑夫挑到山脚下,我们一起拿上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上山的时候,邱明挑着两个桶,桶里面装着的是几尾活鱼。而赵道长则双手各拖着两条扁担,上面只有一小部分是食材,大部分都是邱明买的东西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不让念心经,但是邱明连过家传功法之后,身体素质明显有着极大的提升,也没觉得累。

    “邱师叔回来啦!”小道童蹦蹦跳跳的过来,“赵师叔,今天买了好多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邱明打开一个箱子:“奉真,这个风车是给你的。还有这个盒子,里面装着的都是糖球,不过一天只能吃一颗啊。”

    “邱师叔最好了!”小道童开心极了,从来没有人给他买过玩具,而且他也很久都没吃到过糖了。说完,还冲着赵道长皱起鼻子,做出一副气哼哼的样子,天天下山,也都不知道给我买糖吃!

    赵道长苦笑着摇摇头,这个小家伙,就那么几颗糖球就把你收买了,你忘了每天可都是我给你做饭吃的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来了,这个是给你的。”邱明拿出一幅画,大师兄虽然画符不怎么样,但是还比较喜欢丹青。

    邱明这次回来给每个师兄都买了礼物,不管师兄们是否下山了,他都准备了一份,礼多人不怪。

    二师兄喜欢下棋,他就买了一副新的围棋,之前那副可是好几颗子都变成一半了。三师兄喜欢书法,他就买了一些纸墨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给师父准备什么礼物,邱明回来的路上,就买了好几种当地的特色酒水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道观里所有人都很高兴,尤其是许多不记名弟子,他们竟然吃到了鱼!

    刘若拙看向邱明的眼神,愈发的满意。这样的弟子,修道勤奋,又肯为他人着想,很难叫人不喜欢。

    邱明又恢复了之前重复的生活,每天诵读经文总纲,修炼家传功法,偶尔也跟大师兄学习其他几种符箓的画法,可惜这么久了,还是没有一次真正成功。

    大半年后,邱明正在房间诵读经文总纲,忽然身上冒出了蒙蒙青光,他感觉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,从体内生出。

    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,耳边传来师父的声音:“玄光子,到为师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到了大殿,刘若拙看着邱明,这才不到一年时间,总纲就已小成,此子心性如此坚定,修行如此勤奋,天赋又极佳,何愁崂山上清观不兴?

    “你《诵经玉诀》已经诵读万遍,从今日开始,你可开始诵读《上清大洞真经》全篇。”

    “谢师父!”这一天,邱明等了太久。

    刘若拙一挥手,一本很厚的线装书出现在邱明面前:“你在这里熟读吧,尽快背下来。”

    邱明翻开,开始诵读。他这才发现,这本《上清大洞真经》,里面似乎包罗万象。上面讲解了许多如何练习胸中五气,配以五行、五色、五脏的相应变化。还有符箓、咒语,如何从日月、二十四星宿中吸收天地精华的办法。

    此法不修金丹,无需服用丹药,练至大成,也可成仙。

    不过邱明只知道这个诵读万遍,即可小成,但如何能够大成升仙,上面并没有说。但是想来肯定有办法,现在的任务就是先把这厚厚的经书背下来,剩余的问题再问师父就好了。

    一遍念完,邱明就发现太阳西斜,他努力回想,发现竟然没记住多少。但是体内那股玄之又玄的力量,似乎隐隐有所增强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多少?”

    邱明有些尴尬:“弟子愚钝,只记住了几十句。”难道说记忆力退步了?

    “第一次诵读全本经书,能够记住几句话,已是非常难得,无需……你记住了几十句?!”

    他犹记得自己第一次诵读全本的时候,只记住了十几句,已经被称为百年一见的天才。这个弟子,竟然第一遍诵读,就记住了几十句!

    “弟子一定会努力的,我这就再读第二遍,肯定会更加用心记忆。”

    “欲速则不达,你先去修行别的吧,快要吃饭了,晚饭后,再来为师这里诵读一遍。”还好这个是他弟子,师父怎能妒忌弟子?

    邱明有些恋恋不舍的离开大殿,为啥不让读了,刚有那么一点记忆,这时候正是巩固的时候啊。

    不过邱明转而又有些兴冲冲的离开了,大师兄说过,当他总纲小成之后,就能真正画符了!

    回到房间,马上准备好朱砂墨汁和符纸,笔走龙蛇,一张穿墙符绘制成功。

    邱明感受到体内那股力量,附着在了符纸之上,应该是成功了吧?

    咬咬牙,贴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邱明闷头撞向墙壁,没有感受到阻隔,就跟他使用葆光子绘制的穿墙符一样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已是在房间之外,葆光子正惊讶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,这穿墙符是你自己画的?你总纲已经小成?”

    “刚刚小成,师父已经让我读了一遍整部《上清大洞真经》,可惜我只记住了几十句。大师兄,你还会什么符箓的画法吗,有空教教我啊。”

    用学习新的符箓画法,调节念经的单调时间,而且随着回归的时间临近,邱明也愈发的想要多学一些东西了。

    几十句?你还觉得少了?葆光子忽然觉得,以后应该尽量少问小师弟修炼进度,打击太大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