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还有一点很高兴,那就是总纲小成之后,就可以继续修行心经了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盘腿坐在床上,邱明开始默念心经。一层淡淡的金光,笼罩在邱明身上,那熟悉的感觉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丝丝金色的力量钻入邱明体内,跟邱明修习《诵经玉诀》所得到的那股玄之又玄的青色力量混合在一起,而邱明体内修习家传功法的热流,也跟其缠绕在一起,慢慢的变成了另外一种力量。

    一遍心经念完,邱明睁开眼睛,他总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,但是又不知到底哪儿变了。

    不过心经好久都不念了,邱明看看距离吃饭还要一会儿,就闭上眼睛继续念经。
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刘若拙看着邱明,眉头就皱起来了。玄光子身上的法力,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饭后,邱明跟着师父到大殿,打算继续诵读《上清大洞真经》。

    “玄光子,你坐下,闭上眼睛不要动。”刘若拙的手,贴在了邱明的后背。

    一丝精纯的道家法力涌入邱明体内,顺着邱明的经脉游走。邱明闭上眼睛,内心还在想,难道是师父看我骨骼惊奇,打算给我传个十年八年的法力?

    最小的弟子,果然最受宠!

    但是很快发现,那丝法力转了一圈,就重新离开他的身体,被师父收回去了。邱明睁开眼睛,眼神中有些失落,干嘛又抽走了啊,留给我多好,我可是你徒弟呐!

    刘若拙站起来,捋着胡子,在大殿中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,明明下午的时候,感受到玄光子修出了一丝精纯的道家法力,现在却忽然消失了?

    而玄光子体内那些来自佛门的力量似乎也消失了,就连家传的那练气口诀练出的力量,也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他看不出是什么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玄光子,你下午从大殿离开,到晚饭前这段时间,都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画了几张符,练习了一下家传练气口诀……还修习了一段时间佛经。”邱明低着头,是不是师父不喜欢他修习佛门术法,可当初明明说过可以的。

    刘若拙思索了一番:“你现在,诵读一遍这《上清大洞真经》。”

    邱明看到师父不似生气的样子,也没多想,老老实实的诵读经文,速度比下午略快了一点。

    一遍经文读完,刘若拙再次将手贴在邱明后背,感受了一下邱明体内的力量。不对劲啊,这力量并未融合。

    “你修习一下佛门的术法。”

    啊?邱明张大了嘴巴。在道观修习佛门术法,邱明都觉得有些不太自然呢,现在师父让他当着上清祖师的面,在大殿中念佛经?!

    “快点,你体内的力量出了一些变化,为师要看看,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听到师父这么说,邱明马上不为难了。体内力量出问题了,这绝对是大事儿啊!如果要是事情严重,他宁可放弃再修习佛门秘术,毕竟他学到的道门经文更加高深。

    当邱明念出心经的时候,一股力量出现,跟那股道门力量纠缠在一起,开始慢慢融合。

    邱明念完一遍心经,怯怯的看着师父。

    “你还修习了家传练气口诀是吧,那也运转一遍。”

    老道的手从邱明背后离开,他继续低头苦思。三种力量竟然融合了,这是怎么做到的?佛门的力量,竟然能够跟道门的力量融合?

    为什么他听到的传说是有人先入佛门,再入道门,佛门力量转化为了道门力量,从来没听说过会融合成一种新的力量啊。

    刘若拙一挥手,地上出现了朱砂墨汁和符纸:“你绘制一张灵符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拿着灵符,刘若拙仔细感受这张灵符上面的力量,怎么回事,分明就是他上清一脉的法力,难道这力量还会自动转化不成?

    “玄光子,你用家传的功法,打为师一掌。”

    邱明也没问为什么,更没有担心,他可不认为自己的一掌能够将师父打伤。运转功法,一掌打中师父的胸口,感觉像是打在了棉花团上,师父的身体没有一丝晃动。

    “你可还会佛门秘术,能够施展出来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邱明点点头,不动明王印施展出来,身上被一层金光所笼罩。他发现这次的金光明显比他曾经施展时浓郁的多,难道他许久不曾修炼心经,佛门力量反而还有所进步?

    大殿的上清祖师像忽然睁开眼睛,邱明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在他身上,他整个人飞出大殿,一口血在空中就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若拙大惊,马上转身跪下:“祖师息怒,这是弟子的徒儿。”

    一道剑光出现,葆光子站在邱明身边:“小师弟,出了什么事?师父呢?”

    他感觉到大殿传出一丝恐怖的气息,马上赶过来,就看到小师弟躺在地上,嘴里全是血,而大殿的门也关闭着。

    邱明颤抖着手指向大殿,但是他内心想说的是,大师兄,能不能先救我?

    其他师兄也出现在大殿前,赵道长掏出一枚丹药,不由分说的塞进了邱明嘴巴里。邱明内心苦涩,五师兄的丹药,他真的不太想尝试啊。

    万一不是重伤而死,是被这丹药毒~死的,那TM就太冤了。

    葆光子刚刚冲到大殿门口,殿门开了,师父走了出来:“葆光子,带上你小师弟来我房间,其他人都回自己房间吧。”

    其他弟子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看到师父没事,于是松了口气。不过他们看向邱明的眼神很奇怪,内心都在想,该不会小师弟就是师父给打的吧?

    这是做了什么啊,让一直喜欢小师弟的师父下了如此重手,看小师弟这血吐的~

    到了刘若拙房间,邱明被放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“嗯,华光子(赵道长)给玄光子服用了疗伤的丹药吗?还好,伤势不算太重,也没伤及根基。葆光子,这碗符水给玄光子服下后你也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给邱明喂完符水后,葆光子躬身:“师父,弟子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刚才是谁打的我?”邱明根本什么都没看到,整个人就飞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祖师的化身投影。”

    啥?祖师的化身投影?为啥要打我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