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一次是为师疏忽了,让你在祖师面前施展佛门秘术,万幸祖师也是豁达,并且没有下死手。”

    邱明愣了一下,进而很快就想明白了。那TM是上清观的上清殿,供奉的是上清祖师。而邱明却在上清祖师的雕像前,修炼佛门秘术。

    邱明感觉自己能活着,或许已是一种幸运。不只是那祖师投影没有下死手,或许跟他的不动明王印抗打也有关。但他还是觉得冤啊,如果不是师父开口,他连念佛经都不敢啊。

    从他来崂山拜师,师父就跟他说过,因为他身怀佛门秘术,所以不想收他。虽然后来还是收下了他,但却一直不许他修炼佛门秘术。

    邱明刚开始只是以为佛道同修,有可能危及自身性命,但现在想想,或许还有一些理念冲突吧。

    “玄光子,佛门与道门都是自古就有传承,皆有得道高人。虽然我们见面未必要争斗,但是因为许多理念并不相同,所以难免时常会发生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曾有我道门弟子,最终化去法力,归入佛门,也曾有佛门弟子,化去佛性,归入道门。但是佛道同修,也只是传说,为师从未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为师卡在现在的境界已是多年,一直在寻求突破的契机,在你身上感受到一些佛门的气息,为师想要看看,以佛门秘术刺激,可否让为师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你体内的三种力量混在一起,形成了一种全新的力量,这种力量,竟然同样能施展出道门与佛门的秘术,气息与单修一门的没什么区别,这个为师已经禀明祖师。”

    “祖师言,你有大气运,或可创造奇迹,有教无类,准予你同修,但不可忘记你是上清一脉弟子。不过未来你的成就,为师却无法妄自揣测,你这种力量是否有什么隐患,为师亦不知。”

    邱明这才明白,合着自己被收入上清观,就是作为小白鼠的。师父想要突破,拿自己做实验,看看同修有啥效果。

    但想想师父这段时间对他还不错,而且也将事情直言出来,没有隐瞒,邱明倒也不怪他,本身这也是邱明自己坚持的。

    只是平白挨了一下,弄成现在这副样子,还是让邱明颇为郁闷。

    在刘若拙跟邱明说这番话的时候,不知是丹药起了作用,还是那碗符水起了作用,邱明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身体的恢复。同时他体内那股力量,也在不断的修复着破损的身躯,让他伤势快速好转。

    “师父,那我将心经告诉于你?”

    “心经修至大成,有何种表现?”刘若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曾听闻,心经大成,可在内心观想出菩萨或者佛陀身影。”

    内心观想出菩萨或者佛陀身影?刘若拙叹了口气,这个心经他是修炼不了的。

    若想内心观想出菩萨或者佛陀身影,需内心对其有着浓浓的敬意、崇拜等,虔诚礼佛。而他作为崂山上清观观主,怎会对佛门大能有那些心思?

    倒是在他的内心,可观想出上清祖师的身影,可见这条路,他是走不了的。或许也可尝试,利用佛门力量,引起体内道门力量的反弹,一举突破关卡,但风险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玄光子,心经太基础了一些,与为师无用。为师自是会去寻找一些佛门经典,用来佐证罢了。你好好休息,明日开始,就来我房间诵读《上清大洞真经》吧。”

    自这日起,邱明每天诵读《上清大洞真经》,又修习心经和家传功法,每天的时间都在修行中度过,而距离他回归现实世界的时间,也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今天已是四月初三?”邱明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四月初三。”葆光子有些奇怪,小师弟这是有什么事儿,观中可没有多少人关注日期的,修炼无岁月。

    邱明心想,还有十天啊,十天后,他就该回到现实世界了,他想再次下山看看,看看这个世界,就当是来旅游了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我想起家中一俗事,我想回去看看。师父外出访友,他回来时,你跟他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葆光子点点头:“去吧,观中无事,你也下山游历一番。如今你也学了几个简单的术法,符箓一道更是不凡,遇上不平事,也可扬我崂山上清观的威风。”

    葆光子以为邱明就是回家祭祖什么的,他刚上山时,也放不下凡俗之事,而如今,却已放下大半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邱明将带的糖从须弥戒指中全部取出来,一颗一颗的挤到一个盒子里,留给小道童孙奉真。

    但是其他东西,则没有留下,看了看房间中的所有东西,邱明眼神中有着一丝留恋。将装着糖块的盒子交给小道童后,邱明带着许多空白的符纸和朱砂下山了。

    十天时间,一路向北行走,每天走路的时候,也在修行,看看山川。

    遇上一伙山贼劫道,被邱明用家传功法“点化”后,自缚在县衙门前。遇上几个饥民,邱明也给了一点银钱和馒头,让其能够渡过难关。

    十天时间很快过去,在一家客栈,小二早上敲门问是否要早餐时,却发现无人应答。轻轻一推,房门就开了,住客已经离去,桌上放着一锭银子。

    刘若拙访友归来,得知玄光子下山游历去了,对此也没多说什么。他这次也是去拜访一些佛门高僧,与其辩论,希望能对自己有所启发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真的有不少收获,通过佛门理论,让他对道门的理论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,那个困住他许久的关卡,也已马上要突破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,他正在大殿中打坐修行,却忽然感觉有些心悸,似乎有什么亲人失去了。如今上清观有四名弟子下山游历,他马上开始卜算。

    三位弟子的卦象都是吉,偏偏这最小弟子的卦象他看不懂,似乎不存在了一样,但却并不是凶卦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是特别擅长卜卦,可算其弟子这种修为的,还从未出错。这一次,发生了什么?玄光子到底遇上什么事了?

    “葆光子,玄光子可能遇上麻烦了,你这段时间留在观中,为师下山一趟,去寻他回来。”弟子遇上麻烦,他绝不会坐视不理!

    “师爷,你可一定要把邱师叔早点带回来啊,还有他答应了给我带糖人呢,告诉他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奉真乖,师爷肯定会把你邱师叔带回来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