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邱明,叔叔阿姨的消息还没找到。】

    看到这条微信,邱明刚刚生出的希望,瞬间破灭,这比没有希望,让他更加难受。

    可恨,为什么他不能在崂山道士的世界多待一段时间,师父会卜卦,但是需要《上清大洞真经》小成之后才能学。

    但邱明心理明白,这件事不能怪张若蓝,没理由迁怒一个帮忙的同学。

    【谢谢,麻烦你了。】

    很快,张若蓝回复了一条【但是我爸爸说找到了你爸妈长租的一套房子。】

    爸妈租的房子?邱明一脸疑惑,家里有房子,爸妈又不需要上班,他住在学校宿舍,为什么还要租房?还是长租?

    【太好了,告诉我地址,我去看看。】

    邱明迫不及待的现在就想去看看,那个房子,是否有什么秘密?

    张若蓝发给邱明一个地址,还有一个手机号。如果进不去房子,可以找这个人帮忙。

    邱明马上出门打车,奔向那个地址。进不去找别人帮忙?他根本不需要。没有什么墙壁,是穿墙术解决不了的。

    一栋很老式的七层砖楼,外表很破旧,周围都是工地,明显在建新楼盘。邱明甚至觉得,墙上画着一个圈,里面再写上一个“拆”字比较符合这栋楼的气质。

    就这破楼的路边,居然还停着一辆路虎,开路虎的人,会住在这里?

    邱明瞥了一眼那辆路虎,走进了楼内。楼下的大门居然连锁头都是坏的,这栋楼估计真的离拆迁不远了,爸妈为什么会在这里长租一套房子?

    爬上四楼,邱明左右看了看,没有人。一张穿墙符贴在身上,整个人撞向墙壁消失。

    进入这间屋子,邱明看到了一些熟悉的东西。有他小时候玩过的玩具,有他记忆中父亲很喜欢的外套,还有屋里东西摆放的习惯,都跟他家人一样。

    尤其是墙上挂着的一幅人体经络穴位图,上面还有邱明小时候在上面画的一只很丑的小狗。邱明肯定,这间房子,真的是他爸妈租的,肯定爸妈在这里住过!

    到了卧室,看到一个上了锁的抽屉,用的还是那种最老式的小锁头。邱明没找到钥匙,但他右手一伸,一把闪着寒光的斧头出现在手中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直接将锁扣砍断,邱明拉开抽屉,里面有一封信,上面写着……儿子亲启。

    那是他爸爸的字迹,邱明一眼就认出来了,他慌乱的将信拿出来。

    【儿子,看到这封信,说明你找到老爸给你留的提示了。不要担心,爸妈只是有事儿离开一段时间,用不了多久,就能回来。哪怕我们离开的方式有些奇怪,也不要找我们。你也是大人了,有些事觉得奇怪,但是等爸妈回来再跟你解释。】

    【老爸教给你的那些口诀,一定不能忘。那些招式动作,要坚持练,不要让外人看见。如果钱不够了,你拿着身份证去工行挂失补卡,这些钱应该够你生活一段时间的。】

    【如果有喜欢的女孩子就主动去追,老爸当年要是不主动,你最少要小三岁。好了,就说这么多。走的时候,房门记得关好,以后也别来这个房子了,等爸妈回来。】

    邱明看完这封信,却是一头雾水。难道说,爸妈真的是自己主动离开的?还有老爸说什么提示,他根本没找到,这是拜托张若蓝父亲找到的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爸妈到底去哪儿了,但总归是好消息。压在邱明心头多时的石头,终于是落地了。

    不过邱明还是觉得,有机会一定要学会卜卦,哪怕算不准具体的位置,最起码可以测算父母的吉凶。

    透过猫眼看了一下,外面没人,邱明才开门离开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忧心忡忡,走的时候,邱明心里则轻松了许多。自从修行了佛法与道术之后,虽然他不会卜卦,但却能隐隐感受到血亲的生死,至少他可以肯定一点,父母没死。

    等他再经历几个世界,他相信不管父母遇上什么麻烦了,他都能搞定!

    邱明掏出手机,给张若蓝发送了一条微信。

    【谢谢你,不用再帮我找爸妈了,这些钱麻烦给帮忙的人,如果不够,再跟我说。】

    张若蓝正跟父亲一起吃饭呢,听到微信响了,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马上回复。

    【邱明,你坚强一些,叔叔阿姨很有可能还活着。我再跟我爸爸说,让他多找一些人帮忙,肯定帮你找到。】

    邱明怎么能放弃,要是放弃了,那邱明不就成了孤儿,万一承受不住打击,会不会轻生啊!

    【我知道他们可能还活着,但如果他们在冰城,也早就找到了,除非他们不在冰城了,我等他们回来。】

    邱明心想,还有另外一个可能,那就是他们主动躲起来了。冰城那么大,超过千万人口,藏那么一两个人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而且爸妈真的是主动躲起来,他让人找,岂不是让爸妈陷入危险的境地?与其这样,不如他赶紧多经历几个动画片世界,想办法学会卜卦,回来自己找。

    张若蓝看着手机,好像邱明说的也对,而且对方似乎没有轻生的意思啊。既然邱明愿意等,那就最好了。

    “爸,我同学说不用帮他找父母了,如果在冰城,早该找到了。他在家,等着父母回来。对了,你们花了多少钱,他给转了一些钱,说是给那些帮忙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给他转回去吧,既然他不找了,我打个电话说一声就行。”女儿看那同学可怜让我帮忙,怎么能收钱?那个家庭他也知道,不算穷,但也绝对不富。真要是收钱,这一下最少要一百万,那小子给得起么!

    其实他也觉得没必要找,两个成~年人以这么奇怪的方式消失,他也不想掺和这种事儿。这些年,他可是见过不少奇人奇事。

    邱明爸妈租房小区路边的那辆路虎车里,一个光头正在抽烟,后座还坐着一个看起来有些猥琐的家伙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虎哥不是说会有人跟他联系,让他帮忙找人开门吗?他把这片最有名的小偷都抓来了,怎么还没接到电话?

    这都等三个小时了,那个要帮忙开门的打电话过来,必须臭骂一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