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一个山坡的下面,向下挖出来一个大坑,顺着泥土的阶梯下去,有一个用几条木柴绑的门一样的东西,旁边还有一个洞口,支着几根木条,似乎应该是窗户,但是连窗纸都没有。

    邱明进村子的时候,就知道这里应该类似陕北,大家住的都是窑洞。但是却没想到马良家里的窑洞是这个样子,看起来比山洞强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天色本就昏暗,这个坑就应该是院子了,可是站在这儿都觉得有些黑。打开门,里面更是黑漆漆的,只能模糊的看到人影,但绝对不用担心碰到什么东西,因为家里什么家具都没有,连个桌子都没有!

    “邱大哥,这就是我家。要是你不习惯,我带你去赵伯伯家住一晚,他人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就住在这儿了。你看,我还买了蜡烛,我们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邱明看了看,家里只有一个小水罐,这里又是缺水的地方,他想先洗一下身上的尘土是肯定不可能了,这院子里根本没有井。

    邱明转身,背对着马良,手一晃,打火机出现在手里,点燃蜡烛,又将打火机收起来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不用点蜡,我们到院子里吃就好了。”那蜡烛多贵呢,一个铜板才能买两根。

    马良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布包,里面是四个麸饼:“邱大哥,给你麸饼。”

    邱明愣了一下,接过来咬了一口,感觉像是吃了那种老蒜苔,怎么嚼好像都嚼不烂,味道更是有一些苦涩,还非常的噎,但他还是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邱明大口大口的吃着麸饼,马良露出笑脸,还以为这种富人吃不惯他们的食物呢。

    “马良,我也买了点吃的,咱们一起吃啊。”邱明打开一个框里的油纸,里面包着的是卤牛肉、烧鸡和几个白馒头。

    马良闻着肉的味道,其实很想吃,但还是摇摇头:“不了,邱大哥,你自己吃吧,我吃麸饼就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了你的麸饼,你怎么能吃饱?你分给我吃的,我的食物也应该分给你吃。快点来,这个不吃,明天可能就坏了。”邱明不由分说的拽下来一个鸡腿,塞到马良手里。

    他发现马良吃了一个麸饼,另一个明显是放起来,打算明早吃的。而且他买馒头的时候也打听过,这种麸饼,一个铜板一个,很顶饿,但是味道太差。

    马良那一担柴也才卖四个铜板,还舍得给分给邱明两个,这孩子还真是很招人喜欢。

    马良这才跟邱明一起吃,两人将那些肉都吃完了,剩下了几个馒头,重新用纸包起来放好,但邱明却发现,马良将包着肉食的纸平平的展开,抹平上面的每一道折痕。

    吃过饭,邱明才仔细打量屋里,墙壁上的泥土早已经脱落了不少,还能明显看到一些划痕。

    咦,这是一只羊?

    邱明仔细看着一些划痕,明明墙上被树枝和碳条画的乱七八糟,但偏偏那只羊让邱明一眼就看出来了,画的非常传神。

    用树枝都能画的这么好,如果用笔在纸上画,那邱明见过的那些大师,都得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你要是累了就先休息,我还要画一会儿画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不困,你画吧,正好我看看你画画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马良从地上找到一块碳条,将展平的油纸放在炕上,几乎是眨眼之间,就画出了一匹骏马。邱明仿佛感到了骏马在嘶鸣,在他眼前疾驰而过,这似乎比他见过的照片都更加有身临其境的感觉。

    邱明挠挠下巴,走之前,应该弄点宣纸,让马良画几幅画带走。就凭这神一般的画工,拿到现实世界,或许能卖出天价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我画的怎么样?”马良看着邱明,他画好了,为什么邱大哥看着不出声呢,是他画的太差了吗?

    邱明回过神:“你画的很好,我从来没见过画的这么好的画师。好了,蜡烛还有很长一截呢,你多画一会儿,我也背一会儿书。要是你困了,就先睡觉,我习惯坐着睡。这条被子是你的,不许推辞,明天还等着你帮我找人买房子呢。”

    马良用树枝开始在墙上作画,邱明则盘腿坐在炕头,开始默念《上清大洞真经》。

    蜡烛慢慢的熄灭了,借着最后一点亮光,马上爬上了炕,他看着邱明,还真有人习惯坐着睡觉啊。不过他看邱明的嘴唇好像一直在动,像是在念叨着什么,这还是在背书?邱大哥可真勤奋,我也要努力练习画画,成为最好的画师!

    凌晨时分,邱明睁开眼睛,屋里还是黑漆漆的。他轻轻下炕,走出窑洞,外面天边已经蒙蒙发亮。

    爬到窑洞的顶上,邱明手一晃,取出一个垫子,盘腿坐下,开始修炼家传功法。

    当太阳从天边冒头的时候,一丝微弱的紫气,钻入邱明体内,融入到了邱明的力量中。如今家传的练气口诀,邱明已经能连续运转五遍了,比当初强了很多。

    看来还是在动画片的世界,更适合修炼啊。这并不是什么名山大川,依然能够吸收到一丝紫气。

    马良迷迷糊糊醒来,每天他都是在这时候起来,出去砍柴或者割草,卖去城里。邱大哥呢,为什么不在了?

    马良匆忙跑出窑洞,看到了正慢慢走下来的邱明:“邱大哥,这么早你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习惯了早起背书,现在背完了。你起这么早干什么,不是说好了,今天帮我找人买房子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习惯了,我们村里人很多都天亮就起来。邱大哥你先休息一下,我去挑点水。”

    邱明看着院子里的土墙上,也都是用树枝画过的痕迹,包括地上,都画着许多图案,有牛羊,有桌椅,应该是马良看到过什么,都会回来画下来。单说勤奋这一点,多少人就比不上马良。

    挑了点水过来,邱明看了一眼,很浑浊,里面还有许多沙子。但他还是跟马良一样,用这水洗了洗脸,用袖子擦干。

    正好村里有一家人要搬走,那个窑洞就卖给了邱明,只要十两银子,还是有三间房的大窑洞,距离马良家也只有一百多米。

    邱明很痛快的付了钱,并跟马良说,以后让马良常来。

    时间很快过去了半个月,邱明每天照常修行,马良每天照常砍柴、画画,只是那个送神笔的老爷爷怎么还没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