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多人都说村里来了一个读书人,还格外的勤奋,每天清晨,他们都能看到那个读书人在房顶背文章,只是声音太小,大家都听不清。

    让大家更喜欢这个读书人的是,这个读书人没什么架子,还经常的接济马良这个没了爹妈的苦孩子,而且每次有人跟这个读书人聊天,都觉得这个读书人懂得非常多。

    私下里,村子里的人都喊邱明做邱秀才。

    有一个村里游手好闲的人,总觉得这个邱秀才很有钱,天天什么都不干,还有钱买吃喝的东西,所以决定晚上到这家去“借”点钱花花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闲汉借着月光,悄悄来到邱明家里。

    院子里很干净,但是也很空旷,没有寻常人家放着的农具,更没有养什么牲畜。他打开左边的那个房门,借着微弱的月光,他发现屋子里什么都没有,灶台上落了一层尘土,好似很久都没烧过火一样。

    到了右边那个屋子,同样很空,也没看到钱箱子什么的。

    闲汉走回院子里,看向当中的一间屋子。这肯定就是那个邱秀才住的房间了,这个时辰,那个邱秀才应该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小心一点,不一定会被发现。再说就算被发现又能如何,以他的身材,还教训不了一个手不能提、肩不能抗的酸秀才?

    不能偷偷“借”到钱,那就当面跟这邱秀才“借”,就不信还“借”不来!

    轻轻拉开根本没有锁的门,闲汉探了脑袋进去,没有亮光,这邱秀才肯定已经睡了。他这才大胆的拉开门,大摇大摆的走进去。甚至为了月光,他连门都没关。

    正在他四处摸索,翻箱倒柜的时候,忽然听见了背后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在找什么?”

    闲汉吓了一大跳,猛地退后两步,后背贴在土墙上:“你是谁?!”

    邱明举着烛台,这TM是我家,你问我是谁?!

    在闲汉进入院子的时候,邱明其实就已经听见了。虽然他买下了这个三间房间的房子,但是院子里的农具什么的,早已经送给了马良。

    所以他明知道院子里进来了小偷,也没在意,或者说懒得理会,翻不到东西,自然就会走了,他依然在默念经文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这个贼如此大胆,还敢进入他睡觉的屋子。闲汉进来的时候,邱明可是一直看着呢。

    从外面进来看不清屋里,但是坐在炕上,透过门外的月光,可是能清楚的看到闲汉的身影。

    有人当着面翻他屋里的东西,脾气再好的人,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在他家里翻来翻去啊!

    “我是这个房子的主人,我好像见过你,你是村里的闲汉。这么晚了,你到我家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闲汉在村里名声很不好,总是欺负穷人,什么活都不干,而且手脚不干净,偏偏他还有一个在县城当差的堂哥,告官根本没人管。

    闲汉看到是邱秀才,马上挺直了腰杆:“邱秀才啊,你还没睡?”这么晚了,这个邱秀才怎么还没睡,衣服都还没脱?

    “既然你没睡,那么正好,我找你有事。我来你家,是借钱的。大家也是同村,你借我十两银子吧,有钱了我就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闲汉还故意往前走了几步,让那个邱秀才看看他壮硕的体格,考虑一下不借钱的后果!

    “你是来借钱的?”邱明嘴角挂着一丝冷笑,有TM半夜摸到人家里借钱的吗?有到人家先不吭声,然后随意翻找这样借钱的吗?

    有钱了就还,这个有没有还不是他自己说,分明就是没打算还。据说村里好多人家,都被这个闲汉如此“借”过钱。

    “十两银子?我还真有。”邱明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闲汉大喜,这个邱秀才很上道啊。不过如此痛快就答应了,看来他肯定还有很多钱。等这十两银子花完了,那就再来“借”一次,下次最少二十两!

    “但是,我为什么要借给你?我跟你不熟,非亲非故。而且十两银子是很大一笔钱,你怎么保证能够还给我?村里多少人被你借过钱,但是没听说有一家你还了的。”

    闲汉脸色一变:“邱秀才,你一个读书人,就当避免有人打扰你读书了,这十两银子,对你很多吗?痛快的给我拿十两银子过来,别自己找不自在!”

    闲汉也不说借了,这回直接说拿,就好像是从自己家里拿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要说不呢?”就算没有学过什么秘术,邱明的性格也不会认怂。一对一而已,对方很壮实,那他也不怵。正好邱明还想试试练了这么久的家传功法,威力如何。

    闲汉脸上露出一些狞笑:“看来你是敬酒不吃,吃罚酒啊。那今天就让你知道,你不给的后果!”

    说着,闲汉就挥着拳头冲上来。这一拳,直奔邱明的面门,看起来像是要把邱明打死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拳在邱明的眼中,却根本没有那么快,他歪了歪头,就躲过了闲汉的拳头:“这就是你说的后果?”

    这闲汉看到一拳被邱明躲过去了,马上再次挥出左拳。邱明右臂一横,整个人向前一撞,用了家传功法里面的一式动作。闲汉嗖的一下飞出去,在地上翻了两个跟头。

    闲汉坐在地上都懵了,怎么可能,他怎么会被这瘦弱的秀才撞飞了?肯定是刚才脚下绊到了什么!

    邱明甩了一下右胳膊,还有点疼。不过家传功法运转起来,他的力量和速度什么的都有明显的提升。

    这一刻,邱明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武林高手一般,就这闲汉水平的人,他一个可以打十个!

    闲汉从地上抓起一根木柴,抡圆了砸向邱明的脑门。他堂哥在县城当差,只要不把人打死,那就没事儿。

    邱明眨眼间就完成了结印,不动明王印施展出来,身上冒出一层金光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木柴断裂,而邱明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闲汉瞪大眼睛,这个秀才,怎么会发光?莫非,这个秀才是鬼?!

    邱明猛地向前一蹿,一拳捣中这闲汉的眼眶,脚下一扫,闲汉就躺在地上。刚爬起来,再次一拳闷倒。

    一边打,邱明还尝试一边念着心经,似乎也有一点效果,但还不如运转家传功法呢。然后等着闲汉每一次爬起来,邱明换一招,十八个招式,施展了一遍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闲汉一瘸一拐的扶着墙走了,脸上挂满了惊恐之色,这个秀才太可怕了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