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一早,有闲汉的狐朋狗友去找闲汉,不是说好了今天一起去邻村赌~钱的吗?这都几点了还不去,晚上是不打算回来了!

    到闲汉家里一看,这个闲汉鼻青脸肿的在炕上躺着,嘴里哼哼唧唧的,分明就是被人给打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被谁给打了?怎么下手这么重!”朋友大惊,村里谁敢打闲汉,谁能打得过他?难道是李三伯家,他们家可是有三个儿子呢。又或者是村长,村长家里的两个儿子可都是当过兵的,下手最狠。

    “别问了,有没有吃的,给我弄点。”闲汉现在是又疼又饿,同时心里还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“我这带了一张饼打算路上吃的,你先吃了吧。到底是谁,把你打这么严重,你去找你堂兄报官啊,怎么不得让他们赔一大笔汤药钱!”闲汉的朋友,显然也不是什么好鸟,第一反应,就是让闲汉去找他堂兄,好回来讹人!

    “是那个邱秀才。”

    “谁?邱秀才?你个瓜怂,一个酸秀才你都打不过!”朋友一脸不相信,读书人,怎么会打架?而且这闲汉十分壮实,那读书人虽然不矮,但看起来没什么力气的样子啊。

    “那邱秀才力气大着呢,而且身上还会冒金光,跟鬼似的,我棍子打在他身上都断了,他却什么事儿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啥?他身上会冒金光?我看你是被人打得眼冒金光吧!鬼个屁,你没在白天看到邱秀才啊,你听说过哪个鬼在大白天出来溜达的?鬼还经常买肉吃?”

    朋友十分鄙夷的看着闲汉,被一个秀才打了面子挂不住,但也不能这么胡扯啊。棍子打断了,对方啥事儿都没有?身上还会冒金光?你是想金子想疯了吧!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的,他打我的时候,力气可大了,而且一边打,嘴里还一边念念叨叨的。”闲汉分辩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看你这样也不能去了,我自己去。今天要是赢了,回来给你买酒喝。”

    朋友走了,他根本不信这些话。打你的时候,嘴里还念叨着,怎么,打人的时候还能背文章不成?瞎话都不会编!

    闲汉却有些委屈的想哭,我说的都是真话啊,为什么就不信?还有你走那么快干什么,我还想你扶我起来喝点水,再撒个尿呢,我现在浑身疼,自己起不来啊~

    闲汉被邱秀才给打了,这件事被闲汉朋友当笑话说给了别人听,很快就传遍了全村,甚至传到了邻村。

    有人说这个读书人能文能武,而且一看就气度不凡,肯定是大城来的,大城的读书人,本身也学弓马骑射,这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至于说闲汉看到的金光,肯定是眼花了,肯定是被那读书人打的眼冒金星了。大家拍手称快,这个闲汉早就应该被教训一顿了。

    反正从这天开始,闲汉是再也不敢靠近邱明的房子了,平时都是绕着走的。那个邱秀才就算不是鬼,也肯定会法术!

    邱明对这一次的表现还算满意,用闲汉试验了家传功法的威力,不用念经,他也算是一个高手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在村民口中,并没有变成坏人,大家反而都认为他做得好,可见这个闲汉平时做了多少天怒人怨的事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邱明有了一种行侠仗义的感觉,他有些期待,再来一个这样的坏人,让他活动活动手脚。

    马良还特意来到邱明家里,看看邱明是否受伤。得知邱明毫发无伤的时候,他也十分惊讶。那闲汉如此壮实,邱大哥赢的那么轻松?

    “邱大哥,你真厉害。”马良眼神中有着浓浓的崇拜。

    “马良,有一天你也可以的,记住要帮助大家过上更好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马良听了邱明的话,内心暗暗发誓。有一天,他也要惩恶扬善,让村里人生活变得更好,不再受穷,受欺负!

    当天晚上,马良吃了晚饭,习惯性的在院子里的地上画了一会儿画。躺在炕上,盖着邱明送给他的棉被,很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马良忽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,这个地方充满了鸟语花香,一个头发、胡子甚至眉毛都白了的老爷爷正冲着他招手:“马良,到我这来。”

    马良好奇的走过去:“老爷爷,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认识你,你很会画画,也愿意帮助别人,很多人都夸你呢。”老爷爷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爷爷夸奖,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马良挠了挠头,露出了一些腼腆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马良,如果有一天,你画出来的东西都能变成真的,你要画什么?”老爷爷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给李爷爷家画一口水井,他岁数大了,挑不动水。还有要给赵伯伯家画一头耕牛,这样他们耕地就会快很多。给王三叔家画一些粮食,他们家人太多了,粮食根本不够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马良,你就没想过,给自己画一些东西吗?比如画一些金子,甚至是一座金山,这样以后就再也不受穷,不吃苦了,什么都不用干,一辈子都有花不完的钱。”老爷爷诱~惑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有双手,可以干活挣钱,李爷爷他们更需要帮助。而且你说的这些都是假设,画出来的东西,怎么可能变成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真的可以呢?马良,这支毛笔送给你,以后你画出来的东西,都能变成真的。但你要谨记你说过的话,帮助大家,不要为恶……”

    邱明正在家中打坐修行,忽然感觉到昏昏欲睡。他马上用力晃晃脑袋,大声念出经文,让自己精神恢复清明,刚才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忽然想要睡觉?

    自从经历过崂山道士的世界,他几乎就不用睡觉了,念经打坐的时候,就能得到休息,也从未在打坐的时候睡着过。刚才的感觉,肯定是有问题,难道是那邪恶的国师来了?

    这股力量,似乎一直笼罩在上空,邱明不停的念着经文,过了一会儿,这种感觉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一晚,村子里的人都睡着了,却只有邱明,保持着清醒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