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,马良从睡梦中醒来,美美的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昨晚休息的非常好,他还做了一个美梦。梦中有人送了他一支毛笔,可以让画出来的东西都变成真的。

    马良摇头苦笑,他太想要一支画笔了,但是他也知道,只有毛笔是不够的,纸、墨、砚等他同样买不起。

    或许他这一辈子,只能用树枝、碳条在地上、墙上画画了,但那又如何,他依然很快乐。

    从炕上下来的时候,马良似乎在枕边摸到了什么东西。他抓起来,凑到眼前……竟然是一支毛笔!

    这是谁放在他这的毛笔,是邱大哥送给他的吗,邱大哥一直说,他肯定会得到一支毛笔的,但是邱大哥不会偷偷跑到他家里却不吱声吧?

    等一下,为什么这支毛笔看着如此眼熟?而且抓在手里总有一股熟悉感,似乎他用过这支笔画画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他从来没有摸过毛笔啊!

    马良迫不及待的开始想要用这支毛笔画画,他又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,这只毛笔似乎上面有墨汁一样,但又不会往下滴。

    随手在墙上画了一只鸡,马良觉得这支笔用起来非常顺手,比他用树枝和碳条画起来的都更像。

    咯咯~~

    马良猛地往后退了两步,他看见了什么?一只鸡从墙上跳出来了!马良猛地看向手中的毛笔,忽然想起来昨晚做过的那个梦。

    难道说,这真的是一支神笔,画出什么,都能变成真的?

    马良在灶台上画了一个陶盘,上面画了几个馒头。一阵白光闪过,一盘馒头真的出现在了灶台上,那馒头雪白无比,就像邱大哥当初买给他吃的一样。

    拿起来咬一口,又软又香,还带着一丝甜味儿,真的是白馒头!

    马良跑到院子里,在地上画了一口水井。眨眼之间,地上真的就出现了一口水井,包括打水用的水桶和辘轳都在。

    将辘轳放下去,再摇上来,一桶井水就被取上来。他低下头,这井水如此的清澈,没有一点沙土。凑到桶里直接喝了两口,甘甜无比,没有一点苦涩。

    兴奋的马良跑出院子,跑向李爷爷等需要帮助的人家里。

    李老汉岁数大了,儿子又去参军,虽然会托人带回一些钱财,不愁饿死,但家里没有壮劳力,就连吃水都成问题,每天都是邻居们帮忙打一桶水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起来,他正想请邻居帮忙打点水呢,就看到院子里好像多了什么东西,看起来……像是一口水井?

    别说他们这儿常年干旱,就说他们这儿不缺水,可他家这里地势也比较高,哪那么轻易能打一口井啊,再说他院子里,怎么会冒出来一口水井?

    但是他走过去一瞧,还真是一口水井,似乎下面还能看到水。一桶水提上来,李老汉咧着嘴大笑,这是老天爷开眼了吗,给了他一口水井。

    赵老汉早上起床,准备取用镐头翻地。别人家有耕牛,或许一两天就能干完的活,他们家要干一个月,如果不快一点,很有可能就错过了播种的时间,那他这一年可能都要挨饿。

    当他扛着镐头出门的时候,发现院子里竟然拴着一头牛。这是谁家的牛,为什么栓在他的院子里?还有牛的身后,还放着一架耕犁,这不可能是谁放错了吧?

    难道说,这是有人看他翻地辛苦,帮他一次?先不管那么多,马上去耕地,哪怕对方找回来,那么他也已经耕了不少,能让他这段时间轻松很多。

    王老三早上起来,一脸的愁容。家里好几个小娃子,可是缸里却连一点带壳的粟米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唉,今天还是上山去挖一点野菜吧,他能扛得住,这娃子要是饿着,真的扛不住啊。

    可是他刚走到门口,就看到两口缸,打开一看,一口缸里面是精细的粟米,去了壳子的。另外一口缸,里面竟然是面粉,白面粉!

    这时候王老三饥饿的体内又生出了许多力气,迅速将两口缸搬回屋里,婆娘和娃子们有吃的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,很多人的家里多了许多东西,都是他们很想要,且急需的东西。他们都不知道是哪儿来的,以为是老天爷看他们可怜,赐给他们的!

    一大清早,马良几乎跑遍了整个村子,给村子里那些穷苦人家,都画了很多东西。水井、耕牛、农具、粮食……但是马良却从未想过,给自己画一些金元宝什么的。

    走到邱明家门口,马良兴奋的跑下去:“邱大哥,邱大哥。”

    邱明正在房间里练习家传招式呢,听见马良的喊叫,推门出来:“马良啊,今天不用出去砍柴……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?!”

    邱明本来没太在意,但是忽然发现,马良手里竟然拿着一支毛笔!再看马良兴奋的神情,难道说这就是神笔?

    “邱大哥,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,梦到一个白胡子老爷爷,给了我一支神奇的毛笔。结果今天早上醒来,我的木枕边上,还真有这支毛笔!你猜这支毛笔有多神奇,我画的所有东西,都能变成真的!”

    马良忍不住将这个好消息,跟邱明分享。因为邱明是第一个支持他画画的人,而且对他非常好。

    邱明眼睛眯了一下,还真是神笔啊。他忽然想到昨晚那股让他昏昏欲睡的力量了,或许不是国师,而是那个给马良神笔的老神仙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邱明已经不是当初什么都不会的人,他也会一些秘术,或许一些秘术,在常人眼中就跟神仙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但是邱明却知道,化虚为实,这可是他师父刘若拙都做不到的事情啊。刘若拙那是能脚踩飞剑,遨游四方的牛人。也能将一些东西幻化出来,但是用不了多久,就会重新变回去,绝对做不到永久的真实!

    马良一个普通人,就凭借这支毛笔,就能做到这一点,那么这支毛笔,绝对是神器啊!

    一瞬间,邱明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,他想得到这支毛笔。但最后他还是放弃了,他可没忘记,动画片里,国王得到了毛笔,画个金条,都能变成一条毒蛇!

    通俗一点解释,这支毛笔已经认主了,就只有马良能够使用。再说了,邱明也不会画画啊,他就会画个火柴人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马良,我就说总有一天,你能有自己的毛笔对吧?现在有了,恭喜你啊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,一个人影盯着马良手中的毛笔,眼神中露出浓浓的贪婪之色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