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邱大哥,你有什么需要的吗,我画给你。”马良扬了扬手中的毛笔。邱大哥对他很好,他一定要报答。

    邱明点点头:“好啊,我需要一些朱砂、符纸,这些你能画出来吗?”

    他从崂山带回来的朱砂和符纸已经不多了,朱砂好买,但是符纸未必买得到。

    马良咔吧咔吧眼睛:“邱大哥,朱砂我知道,但是符纸是什么?”没见过的东西,让他怎么画?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,我进屋给你拿一些。”邱明转身进屋,好像在翻找什么东西,其实就是从须弥戒指里面,取出了空白的符纸和朱砂。

    “诺,这个就是符纸,这就是朱砂,我需要很多。”

    马良仔细看着朱砂,又把符纸抓起来观察:“邱大哥,这是干什么用的啊?”

    “画符用的,可以~嗯~辟邪!”邱明也不能解释的太详细了。

    “辟邪?”马良一脸懵懂,“那我给你画一些吧。”

    邱明看到马良就直接用毛笔在墙上开始画,一个大袋子,里面装满了跟像是朱砂的东西,但这是黑色的墨汁啊。

    可是一阵白光闪过,邱明就发现一个袋子从墙上被马良拽出来,袋子里是红彤彤的朱砂!

    用带着墨汁的毛笔,能够画出水彩的效果,邱明感叹,神笔果然就是神笔!

    用手捻了一下,上好的朱砂,这一袋子,足够邱明每天画符,也能用上一两年的。眨眼之间,马良又递给了邱明一个盒子,打开盒子,里面整整齐齐放着许多空白的符纸。

    邱明感受一下,跟他从崂山道士世界带回来的符纸一模一样,材质和大小没有任何区别!

    听说过是一方面,但亲眼看到马良用神笔画出来的东西变成真的,还是让邱明觉得十分震撼,这比师父刘若拙都要厉害。

    邱明将东西拿进屋里,转身出来:“马良,你是不是给村里许多人都画了东西?”

    马良用力点点头:“对啊,他们家里缺少耕牛,我就给他们画耕牛,他们家里缺少农具,我就画农具,缺少食物,我就画粮食,从天亮开始,我画了快一个时辰呢。”

    马良昂着头看向邱明,那表情,很明显是在求表扬。

    小孩子,不懂得财不露白。而且马良确实是想着帮助别人,心地格外善良,邱明也不好说,他这么做就是错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画画的时候,可让别人看见了?”邱明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有人看到了,邱大哥,这有什么关系吗?我给他们画东西,又不求他们回报。”

    你不求别人回报,或许一些淳朴的人也不会说什么,但贪心的人还有很多啊。

    “马良,你记住,不要随便给别人画东西。你帮助别人可以,但是他们骗你怎么办?还有,不要让人知道你有这支神笔,否则别人抢走怎么办?”

    抢走?

    马良脸色一变:“这是老爷爷给我的,别人凭什么抢?还有,谁会骗我?邱大哥,你会骗我吗?”

    孩子啊,你还太单纯了点!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我的一些秘密,你问我也不会说,但我不会骗你。你想一想,村里你给很多人画了东西,但是有没有一些人家你什么都没画?”

    马良点点头:“有啊,但是他们家里什么都不缺啊。”

    什么都不缺?邱明心说,那些人只是在你眼中什么都不缺,有吃有穿有房子住,但他们就真的满足了吗?

    跟城里的生活比起来,他们住的窑洞是不是不太好?他们吃的、穿的是不是都有差距?家里有牛车,还想要个马车怎么办?

    “马良,每个人对缺少的定义是不同的,嗯,就是有些人吃饱喝足之后,还想得到更多,不劳而获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一想,跟县令比起来,他们是不是缺少很多东西?如果再跟更高的大官比起来呢?”

    “这些村民未必回来抢你的东西,但是县令会不会抢?他是当官的,让你把神笔交出来,你交是不交?”

    马良一脸纠结:“他们拿了神笔,会给村里人画粮食、耕牛什么的吗?”

    邱明摇摇头:“不会。”那些人才不会管这些村民生活怎么样呢,只要这些村民不死,还能给他们缴税就行了。他们最大的可能,就是画一些他们想要的东西,比如财宝、美女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给。他们要是来抢,我就跑。”马良下定决心,他们拿了神笔,也不帮助其他人,凭什么给他们?

    “马良,如果他们要来抢,那么你可以来找我,我可以帮助你。怎么,你不太相信?看好了,我可是很厉害的!”

    邱明指着院子里的一根胳膊粗的木柴,一拳过去,木柴就断为两截。这可是湿柴,不是干木头,就算是是用斧头,也要好几下才能劈断呢,马良从来没见过有人用拳头能打断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邱大哥,如果有人来抢神笔,我就来找你。”马良用力点点头。邱大哥真是好人,不但告诉他这些可能发生的事情,还准备帮助他。认识邱大哥,真是一件幸运的事。

    此时的邱明看向马良手中的神笔,眼神十分热切:“马良,你的神笔,可否给我试一试,看看我能否画出来一些东西?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这支神笔可能别人无法使用,但是好奇心,真的是挡不住啊。

    马良直接将神笔递给邱明:“当然可以,给,邱大哥试试吧,我还没看过邱大哥画画呢。”

    画画邱明还真不会,但他还是要试试。

    邱明接过神笔,感觉这支神笔重量很轻,他试着往里面输一道灵力,却发现这股力量被反弹回来,差点让邱明受伤。

    邱明不敢再试探,他低下头,思索了一番,提起神笔,在墙上画了一个圆,嗯,这是一张饼!一张饼,不是特别圆也没问题吧?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“啊~~”

    一个铁片掉下来,正好砸中邱明的脚面,邱明捂着脚往后跳。这支笔是不是有毛病?我画的是饼,吃的那个饼,不是铁饼!

    墙上不行,那在地上画总没问题了吧?在地上画了一个圆,结果变成了一个洞,从里面爬出来许多癞蛤蟆,在院子里四处乱窜。

    这TM地方,哪儿来的癞蛤蟆!还有我画的是饼啊,是饼,不是蛤蟆洞!

    邱明垂头丧气的将神笔还给了马良:“看来还是只有你能使用。”

    马良一脸喜色,这支神笔,只有他自己能用吗?真是太好了,这样跟别人说清楚,就不怕人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