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天晚上,邱明念经的声音大了许多。不大声不行啊,院子里全是蛤蟆叫声,貌似这些蛤蟆把这里当家了!

    而在这夜色下,还有一个黑影,悄悄的来到马良家。

    月光下,露出闲汉那张脸。今天他早起打算去混饭,结果看到马良在王老三家的墙上画了两口缸,那墙边,真的就变出来了两口缸。

    他去王老三家看了,王老三家里,真的多了两口缸的粮食,那王老三哪儿来的粮食?

    他跟在马良身后,看到马良画了许多画,都变成了真的。有牛羊、有农具、有粮食,所有的画都变成了真的!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因为马良有了一支神笔,画什么都能成真的神笔!

    他要把那只笔偷走,然后他想要什么没有啊。金银珠宝,山珍海味,绫罗绸缎,宫殿广厦,嗯,还要好多美女!

    他走到院子里,看到马良的屋子里,好像有亮光。马良这穷小子,什么时候舍得点蜡烛了?肯定是画出来的,那支笔真的是什么都能画出来!

    马良没睡觉呢,这倒让他有些犹豫。上一次闯入一个没睡觉的秀才家里,他可是吃了大亏的!

    但想想马良那小身板,还有他拿到神笔之后,可能得到的好处,他还是决定来硬的。万一大家都知道马良有神笔了,哪儿还轮得到他啊。

    马良看着蜡烛跳动的火苗,眼神中露出一些兴奋。他掰着手指头想,明天应该再去帮什么人画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还有他自己家里,也应该画一点东西。他没打算画什么金山银山,画一点粮食,再画一头耕牛就好了。他也是有地的,只是家中不但没有耕牛,连其他农具都没有,一个人根本种不了,甚至连种子都买不起,所以才靠着打柴什么的度日。

    如今他可以自己种地了,这就让他非常满足。锦衣玉食什么的他从来都没想过,安安稳稳的生活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能够吃饱穿暖,还能帮助一下别人,那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房门忽然被拉开了,闲汉大摇大摆的走进来:“哟,马良,还没睡觉呢。”

    马良皱着眉头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之前他可没少受到这个闲汉的欺负,比如他捆好的柴,被闲汉一脚踢散了。他割的草,被闲汉扔到了山下,闲汉说了,就是欺负他有意思。但是他打不过这闲汉,每次也只能干受欺负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他不怕了,不只是他有了这支神笔,还因为他有邱大哥做后盾,邱大哥可是很厉害的,这个闲汉也被邱大哥教训过!

    “我来干什么?拿回我的东西而已。我昨天买了一支毛笔,结果丢了,有人看到你捡走了,还给我吧。”闲汉冲着马良伸出大手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,这毛笔是老爷爷给我的,根本不是你丢的。再说你又不会画画,也不会写字,哪儿来的毛笔?”

    马良很生气,果然跟邱大哥说的一样,有人要来骗他的神笔了!骗不到,是不是就要抢?

    “我说是我丢的,就是我丢的。你管我会不会画画写字?不会这些,就不能买毛笔了?就你这穷样,买得起毛笔吗?你这蜡烛是哪儿来的,肯定也是我丢的。不过这个蜡烛我就不跟你要了,把毛笔还给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闲汉又往前走了两步,威胁意味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马良往后退了一步:“你胡说!你要是再敢乱说,我就去告诉邱大哥!”

    说到邱秀才,闲汉眼神中闪过一些惧色。那个邱秀才,下手太狠了,而且浑身都透着古怪。

    但只要得到了那支神奇的毛笔,他马上就离开村子,去一个没人认识他的地方,过上皇帝般的生活。

    到时候可以画出一队侍卫,不够的话就两队,还不信收拾不了那个酸秀才了!

    “哼,我会怕他?马上把神笔给我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马良一听,这闲汉果然知道这是神笔,那就更不能给了。神笔要是落入这种人手里,不一定会做出什么坏事呢。

    “这支笔只有我能用,我给你,你也用不了。”邱大哥都不能用呢,更不要说着闲汉了。他记得老爷爷说过,要他用这神笔帮助穷人,不能为恶,他是绝对不会给闲汉的。

    “说谎!你怎么知道我用不了?你拿来我试一下啊。”闲汉慢慢的往前走,这个马良,跑不出窑洞的。

    马良看到闲汉走过来,还好他有所准备,迅速挥起毛笔,在墙上一只画好了的大狗脑袋上,补上了两只眼睛。

    闲汉刚走到马良跟前,正伸出手要去抓马良呢,墙上猛地蹿出一条大黑狗,张开大口,咬住了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啊~~”

    闲汉发出一声惨叫,猛地甩手,将大黑狗甩开,但是他的手臂,已经在流血了。

    这是哪儿冒出来的狗?这么大个,吃什么长大的!

    他想起刚才马良好像在墙上画了什么,难道是画这只狗?不可能这么快吧,他就看马良在墙上点了两下啊。

    此时的大黑狗就在马良的脚边,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,看起来极为凶残!只要马良一个命令,它就会勇猛的冲上去!

    “你敢放狗咬我?!”闲汉从地上抄起马良家的锄头,就算是一条疯狗,他也要拼了,为了神笔!

    但是他锄头刚举起来,就赶紧放下了,哆哆嗦嗦的往后退:“马良,有话好好说,这可不是玩具,你手可千万别抖啊。”

    闲汉不是怕了这条大黑狗,而是马良手里正拿着一把上了弦的弓弩,箭头正对准了他。

    马良怒视闲汉:“离开我家,别再来骚扰我!不走是吧?上,咬他!”

    马良一声令下,大黑狗嗖的一下冲过去,闲汉转身想跑,结果被大黑狗一口咬在了屁~股上,发出嗷的一声惨叫,甩开大黑狗,夺门而逃,大黑狗跟在后面继续追。

    有了大黑狗,他就再也不用怕闲汉了。还好邱大哥提醒过他,让他有所准备,要不然他根本来不及画出大黑狗。

    邱明正在家里打坐修行呢,听见门口有人哭嚎的声音路过,好像还有狗叫声,村里没有谁家养狗了啊?

    这个声音,好像有些耳熟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