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大清早,邱明就看到马良来了,身边跟着一只比藏獒也不小的大黑狗,看着像是土狗,但邱明可没见过这么大个的土狗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昨天村里那个闲汉去我家了,想要抢我的神笔。被我画的大黑给咬跑了,以后他再也不敢来欺负我了!”马良语气中透着一些得意,一脸求表扬的渴望表情。

    邱明摇摇头,看来马良还是不明白怀璧其罪的道理啊。那闲汉被你放狗咬了,不会想着报复吗?

    马良这一次跟邱明上次教训闲汉不同,邱明是自己动手打的闲汉,而且邱明在村民的印象中是读书人,还是大城市来的,闲汉不敢做的太过分。

    可马良呢,从小就是被闲汉欺负,这一次竟然放狗咬闲汉。尤其马良还有一支神笔,闲汉得不到,也可以将这个消息卖给别人,换取一些好处,还能报复马良,比如……告诉县令!

    马良还想说什么呢,就看见不远处有几个人骑着马往他们这边来,一路烟尘。路上的行人都飞快的闪开,看那样子,要是他们不闪开,恐怕就要被撞上了。

    马上的人到了邱明他们跟前,才勒住缰绳,马的前蹄翘起,好像要踩到邱明他们身上一样。

    马良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,退到了邱明身后。邱明则是不动声色,就那么看着这几个纵马狂奔的人,他早已经准备好了,如果马蹄真的要踏到他身上的时候,他会迅速闪开,并且让这些人好好涨一些记性,知道什么叫遵守交通安全!

    大黑狗突然狂吠,这些本来想看邱明他们笑话的人,反而变得狼狈不堪,差点勒不住马。要不是马良拉住了大黑,恐怕这几个人得从马背上摔下来!

    “你们谁是马良?”马上一个穿着差役服饰的人,用马鞭指着邱明他俩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,几位官老爷找我?”马良有些怯怯的问道。虽然他有了神笔,但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,没见过什么世面,对于官差,有一种本能的畏惧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马良?跟我们走一趟,县令老爷要见你!”

    “我没犯法,为什么要跟你们去见官?”马良壮着胆子喊道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县令老爷要见你,还需要理由?马上跟我们走,带上你的笔。”

    邱明一看,果然是县令知道了这件事。他看着差役的头好像跟那闲汉有三分像,加上听闻闲汉的堂哥在县城当差,就知道肯定是闲汉跟这堂哥说了,然后这个差役又告诉了县令。

    “这位官差,我可否跟着一起去?”邱明忽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?你算干什么的,县令老爷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?”差役喝道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是秀才,为什么不能见老爷?”马良喊道。有邱大哥陪着,他才不会害怕。

    秀才?差役眯了下眼睛,这就是堂弟说的那个邱秀才?哼,外地的秀才,到我们县地界,还敢摆架子?正好一起带走,顺手就收拾了!

    “好啊,那你们俩一起走吧。赵麻子,你带着这邱秀才,我带着马良,咱们赶紧走,老爷可还等着我们复命呢!”

    邱明正好也不会骑马,被人带着也挺好。当他们上马离开后,大黑狗在后面快速的跟着,极为忠心。

    等他们离开一会儿,闲汉一瘸一拐的跑了过来:“啐!你个瓜皮!这回看你进了牢子还怎么嚣张!”

    他马上跑进邱明的房间,想要翻一些钱财。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了县老爷,结果县老爷才赏了他一两银子!

    结果他进屋一看,傻眼了。这不是邱秀才住的屋子吗,里面怎么什么都没有?连个小箱子都没有?

    他翻了翻炕上的被褥,也没有任何藏钱的地方,难道这个邱秀才的钱都是贴身携带吗?他身上放得下?

    这次好像亏大了,应该再试一次能不能偷到那支神笔的。

    一路疾驰,很快看到了县城。哪怕是在县城的大街上,他们也毫无顾虑的疾驰,好几次都差点撞到人,甚至用马鞭开路。

    到了县衙,大家下马,那几个差役隐隐将邱明他们围在中间,似是在提防他们逃跑。邱明心中冷笑,就这几个人,还不值得他逃跑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,见到老爷,说话小心一点!等一下,这只狗不能进去。”

    马良回头,看着跟上来的大黑狗:“大黑,你在这里等我,我一会儿就出来。”

    大黑狗真的就老老实实的趴在衙门口,一动不动。几个差役互相看了一眼,一会儿就出来?你恐怕永远都不能离开了!

    这只黑狗,正好一会儿给弄死炖了,居然敢冲他们叫唤!

    这个县衙修的很漂亮,地面都铺着青砖,里面还有许多盆栽,甚至还有一口大缸,里面养着几尾锦鲤。

    那村子里很多家都快吃不上饭了,这里居然建造的如此豪华,可见这个县令不是什么好东西,根本不管治下民众生活疾苦。

    还没走到大堂,就听见有人发出惨叫声,似是有人在挨板子。

    “再不缴税,不但要打板子,还要抓你坐牢!”

    “老爷,这税太高了,草民真的交不起啊。我剩下的那些,都是留作种子的,要是这些粮食也交了,我今年种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本老爷可不管,你没有种子,可以去大户家里借。但是不交税,就要挨板子。你们两个,给我狠狠的打!也给其他人看看,不交税就是这个下场!”

    邱明眯着眼睛,这个县令越来越可恨了。这样老实巴交的农户,就被这么打一顿,这不是让他们只能从有地的农户,变成了没地的佃户?

    “老爷,马良带来了。”差役汇报道。

    县令马上从桌子后面走出来:“马良来了?怎么是两个人,谁是马良?”

    差役走到县令身边,在他耳边小声解释了一番。县令狐疑的看着邱明,这个人是秀才?

    哼,就算是秀才又如何,这马良是我县里的人,就归我管!他得到了一支神笔,画出来的东西都能变成真的,那也应该给我画!

    这秀才若敢阻拦,老爷的板子就会让他明白,这县里是谁说了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