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一路向南,因为都不会骑马,所以都是双脚紧紧的夹住马肚子,结果马就一直跑。到了天亮的时候,早已经跑到了另外一个县,如果不是马累的跑不动了,他俩还不会下来呢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我们该怎么办?”马良不知道,离开家乡了,他还能去哪儿。

    “别怕,有邱大哥在呢。马良,你有了老爷爷给你的神笔,还用担心到什么地方会生活不下去吗?”

    缺什么,直接画就好了,吃穿不愁,甚至房子都能画出来,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

    为了让马良放松,邱明打趣道:“马良,你还可以给自己画个女孩做老婆。”

    马良摇摇头:“画不了,老爷爷说了,这只笔不能画人。”如果可以画人,马良都想将自己记忆中的爹娘画出来。

    神笔不能画人?邱明想了想,好像是从来没看过马良画人。但是有神笔,什么都能画,还怕马良讨不到老婆?

    两人吃了点东西,继续赶路。邱明的意思是尽量隐藏起来,他不知道那个国师有多厉害,但在这个世界多修炼一段时间,提升一下实力总是好的。尤其邱明还想打听一下,这个世界有没有会卜卦的高人。

    又看到了一个城,邱明二人牵着马进去,马良早已经累的不行了,到了客栈就直接睡下。邱明则出去逛一圈,看看城里是否有高人。

    出门走了不远,就看到一个穿着八卦道袍的人,留着两撇八字胡,面前摆着一张桌子,身后高高竖起一面大旗,上书“天机神相”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邱明刚走到跟前,就听见那八字胡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。再看对方还在摇头,一副惋惜的样子。

    邱明走过去,直接坐在那八字胡对面:“你会卜卦?可懂寻人之术?”

    八字胡明显愣了一下,这平时别人坐在这儿,都是问他为何叹息,然后他再慢慢套出对方的讯息,怎么这个人直接就说明来意了。

    不过更好,这种明显是过路之人又有所求的最好骗了。

    “我天机神相,乃是本朝国师记名弟子,区区寻人之术,怎能不会?”

    国师记名弟子?邱明眼睛眯了一下。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算卦的,为什么从这人身上,感受不到任何灵力呢?

    “哦?那好,你帮我算算我父母在何方。”邱明手伸进怀里,其实是从须弥戒指里取出一块银子,拍在桌上。

    那八字胡弄了一个龟甲,晃了半天,从里面排出三枚铜钱。装模作样的看了半天:“此去往东八百里,即可寻到。”

    八百里,一来一回最少半个月,他早就跑了。

    邱明上去一把薅住八字胡的衣领:“向东八百里?你还真敢说啊,你根本不会什么卜卦!”

    别说这个八字胡弄那龟甲铜钱的时候,没有一丝灵力被邱明感应到,就说这八字胡的答案,就让邱明想抽他几个大嘴巴。

    他爸妈根本不再这个世界,这八字胡分明就是在胡说!

    “这位壮士息怒,息怒,小老儿不过是混口饭吃,你的钱我退给你,退给你。”八字胡知道说漏了,对方如此笃定,肯定是知道父母在哪儿,他走眼了。

    早知道应该多套几句话的,钱赚不到没事儿,可不能白白挨顿揍啊。

    邱明松开手:“你说你是国师的记名弟子?”

    这是邱明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国师两个字,这种江湖骗子,至少对国师应该有所了解。邱明正好打听一下,也要心里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八字胡讪讪一笑:“我哪儿是什么国师的记名弟子啊,我就见过国师一面,这不是顶着国师的名号,比较容易让人相信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你知道的关于国师的事情吧,不要用骗人那一套跟我说,只需要说自己知道的就行。说完了,这银子还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八字胡一脸惊喜,这算错了,还能拿钱?要每个客人都是这样,那他的日子可就好过多了。

    不就是想打听国师的事儿么,他可是去过京都的人,国师的事儿,他还真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“国师传闻是师从昆仑仙山,会呼风唤雨、撒豆成兵等仙术。三年前皇上秋猎时遇上一条巨蟒,差点死掉,被国师施展仙术,引出九天神雷劈死巨蟒,救了皇上,然后就被册封为国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国师还曾为皇上招来天上仙女,赐下长生圣水,皇上对国师十分信赖,但凡国师有什么要求,竭尽满足。”

    邱明皱着眉头,国师能引来雷霆,这个可比较厉害。邱明的师父刘若拙也能做到这一点,但是大师兄葆光子却不行。

    邱明要是跟葆光子真的打起来,葆光子一招飞剑,就能让邱明嗝儿屁!这个国师,也太厉害了一点。

    看来干掉国师的任务,不太好完成啊。

    而且这国师还能弄到长生圣水,是真的还是假的?如果是真的,那么这国师就更厉害了,他师父刘若拙也弄不到这东西啊。

    “你说国师会呼风唤雨,撒豆成兵,你都见过吗?”邱明打断八字胡的话。

    “撒豆成兵我没见过,但是国师曾为京都求雨,这个可是整个京都的人都见过的,我绝对没说谎!”

    “国师现在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所有王公大臣,没有一个不想着与国师交好的,他们谁不想长生不死啊,还有许多人,将家中子弟,送去国师那些学仙术呢。”

    邱明敲了敲桌子:“别说这些没用的,你还知道国师什么事情,赶紧说。”

    “国师神奇的地方还多了,我一下子也说不完啊。这么说吧,凡事你能想到的事情,国师都能办到,皇上但有所求,国师没有一次不能实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国师还跟皇上说,他这次下山也是历练,十年之内,就要回山。皇上还想着跟国师学仙术呢,但国师说皇上是真龙天子,总有一天,自会升仙,无需修炼。”

    邱明嗤笑,这国师倒是会算计,这么说,皇上就不担心他权力过大,反而为了让国师留在这儿,拼命给国师增加权力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真龙天子,自会升仙,这一点邱明其实是不信的。动画片里,这皇帝都被马良弄死了,还谈什么升仙啊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,小老儿之所以冒充国师的弟子,是因为国师本身就擅长卜卦之术,皇上每次询问,无有不中!”

    邱明猛地抬起头,国师会卜卦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