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很想在这个世界,找到会卜卦的高人,学习卜卦。师父刘若拙的卜卦之术,需要《上清大洞真经》小成才能学,别家的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现在找到了这么一位高人,却偏偏是国师。任务要求他干掉邪恶的国师,那么邱明得想办法,在干掉国师之前,先学到这手卜卦之术!

    邱明不再听八字胡多说了,转身回客栈。他想赶紧找个地方,让他可以每天有时间继续修炼,提升实力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们到了一个小村子,邱明出钱,买了一个小院,两人住下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离马良的家乡已经很远了,邱明可以放心修炼,他想好好隐藏一段时间,提升实力。

    马良每天不画画,就觉得少了点什么,于是邱明就让马良每天画食物。就算是看到别人有困难,需要帮助,那也是回家画好了,然后再给别人送过去,千万不能再暴露神笔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马良很听话,他也知道神笔不能被别人知道,于是每天手痒想画画,也只画一半,比如画一只鸟,但是不画眼睛,画一只猫,但是不画尾巴,这样就不会变成真的。

    邱明每天更加勤奋的修炼,他感觉体内的力量,越来越多了,并且画了许多符箓存起来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他倒是让马良照着画过符,可惜马良画出来的,虽然能变成符纸,但却根本没法用,上面根本没有附着力量。

    邱明也熄了让马良帮他画符储存的想法,看来斗国师的时候,还得是他当主力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京都的国师府,几个小孩子被人送进去,说是跟国师学道。这可都是那些达官贵人的子孙,一个个都白白胖胖的。

    国师看着几个孩子,脸上露出宝相庄严的面容:“你们几个跟我学道,就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家人,你们能坚持吗?”

    小孩子早就被大人教过,一个个都说能做到。将来学了大本事,以后说不定也可成仙。

    国师挥挥手,有人带着这几个小孩子离开了,那些达官贵人千恩万谢的离开,将来他们家,也要有仙师了!

    虽然之前送到国师府上的孩童,都再也看不到了,但国师不是说了,那些孩童,被他用仙法送回昆仑仙山了么。

    等到学成之后,自然会下山归来。慢的要二三十年,快的也要十年八年。如果嫌时间长,那国师还不愿意收徒呢。

    等到达官贵人离开后,国师的嘴角露出一丝狞笑。九九八十一个童男童女,就快要凑齐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他就可以运转秘法,将这些童男童女炼化,从而让他可以更进一步,成就无上仙法!

    前段时间,他忽然感觉内心有一些悸动,于是卜算了一番,似乎有宝物出世。他本想亲自去取,却又不想离开京都,免得这边出现问题。

    于是他派了一个人,去他感应到的方位打听一番,看看是否有什么异象,好决定是否要先将宝物取回来。

    如果顺利,或许派去的人,已经将宝物给他取回来了。算算时间,他派去的人也该给回信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呢,一个下人捧着一只信鸽跑进来:“国师大人,有信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国师取出信鸽脚上的信纸,展开一看,脸上喜怒交加。喜的是果然有宝物出世,而且这个宝物,还无比的神奇,无比的珍贵。怒的是得到宝贝的人,竟然失踪了。

    竟然画出来的东西,都能变成真的,那么他要是画一些仙丹什么的,岂不是可以成仙了?

    这个能难得住别人,但难不住他。只需要卜上一卦,他就能知道宝贝在哪儿。到时候派人取回来,他就要成仙了!

    国师取出法器,开始占卦,算那个宝贝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嗯~噗~~

    国师发出一声闷哼,捂住胸口,吐出一口血。他一脸惊诧,只是卜算那宝贝的位置,他竟然就遭受反噬了!

    但是他并不失望,反而更加高兴,这说明那个宝贝更加的厉害啊。他要得到,一定要得到!

    不能卜算那宝贝,但是不代表他就得不到宝物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平复了一下体内纷乱的气息,再次卜卦。这次就卜算那个叫做邱明的秀才,虽然没有生辰八字,但这对拥有这卜卦法器的他来说不算难。卜算那个拿着神笔的马良,恐怕会让他再次被反噬。

    邱明正在念经呢,马良忽然跑进来:“邱大哥,邱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邱明皱着眉头,他在念经的时候,马良是从来不打扰的啊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刚才神笔忽然发出了一道光,可我并没有画画啊。”马良举着神笔说道。

    邱明看了看,也没看出来什么问题:“我也不知道,你试试神笔还能用么。”

    马良马上开始在墙上作画,一只小鸟被他画出来,扑棱扑棱翅膀从墙上飞出来,直接飞出窗外,神笔没坏!

    马良松了口气,回房间继续练习画画去了,但邱明却忽然有一种感觉,似乎有人在窥~视他似的。

    邱明马上开始大声诵读经文,身上隐隐冒出来一层蒙蒙的青光。

    噗~~

    国师喷出一口血,一脸的懵逼。

    这特么怎么回事,他卜卦宝贝,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反噬,让他体内气息都凌乱了,这个他能理解,宝物有灵。

    但是他算一个秀才的位置,怎么也会遭受反噬?那秀才身上似乎也有一股浩然的气息,一个秀才,竟然也是修行中人吗?

    这第二次反噬本不算太重,那秀才给他的反噬,不如那宝贝神笔的。只是他刚刚已经受伤,所以这第二次反噬,反而让他更加的狼狈。

    此时国师体内的灵力乱窜,伤势愈加严重。他拼命调集灵力压制,感觉自己简直是倒霉透顶。

    如果是炼化了那童男童女,他的实力得到巨大提升之后,或许就不会这么惨了。可谁知道这反噬会如此严重呢?一次不够,还连续两次,想要个宝贝就这么难么?

    邱明感觉那股窥探的感觉消失了,他睁开眼睛,看了看头顶,是谁?

    是国师吗?这是什么秘术,是寻人的秘术吗?

    如果是,那这种秘术,他一定要学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