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以为他和马良被国师发现了,所以第二天就带着马良搬家,搬去了很远的另外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邱明觉得至少要心经大成,将那两式佛门秘术威力提升一些,才好去面对国师。他根本不知道,错过了对国师动手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于是他每天增加了念心经的次数,但过了一段时间,邱明还是无法在内心观想出菩萨或者佛陀,甚至一点成功的征兆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感觉有些迷惑,这心经明明是最基础的经文,他每日诵读多遍,极为勤奋,为什么还是不能观想出菩萨或者佛陀?

    要说这心经需要十几年才能修炼大成,那也不对劲。戒痴才多大啊,而且每天修行也没有那么勤奋,经常能看到他在院子里玩耍呢。

    戒痴早都能修行更高深的经文了,没理由他的资质,比戒痴差那么多吧?

    难道说是因为体内的力量改变了,所以难以大成?可是他施展不动明王印的时候,明明还是浑身散发着佛门的气息啊。

    师父刘若拙说过,他体内的力量十分奇怪,但并不影响他使用佛门或者道门的秘术吗?他画符的时候,也没什么问题啊,成功率早就远超葆光子了。

    邱明却不知道,之所以他无法在心中观想出菩萨或者佛陀的身影,那是因为邱明对菩萨和佛陀根本没有戒痴他们那种无限崇敬之心。

    戒痴他们每日拜菩萨,将菩萨当成高高在上的信仰。但是邱明内心却想的是,有一天他说不定能比菩萨更厉害。他看过的那些神话传说,菩萨也就算是二等神仙罢了。

    没有崇敬之心,如何能观想出菩萨身影?

    邱明每日继续念经,同时每天早上,都要在太阳升起之前,到房顶打坐修炼家传功法,吸收那一丝紫气,壮大体内的力量。

    每天只是吸收这一丝紫气,就让邱明体内力量增加的不次于诵读三遍《上清大洞真经》。邱明有时候会想,如果他能多吸收一些紫气就好了,那么他实力提升的一定会更快。

    随着他不间断的念经,对《上清大洞真经》的理解也愈发的精深。他也明白了,为什么师父刘若拙不给他详细讲解这经文,而是要他每日诵读。

    随着他读的次数越多,对经文的理解也就越深,体内生出来的力量也就越多。这《上清大洞真经三十九章》,包括了许多道门的至理,同时也包括了许多基础方面的东西。每个人的理解不同,自己理解的,或许会更加适合自己。

    比如邱明画符的水平,就得到了飞快的增长。他对符的理解越来越深,加上他每日练习,如今跟葆光子学的几种符箓,都已经能成功画出来了,不再只是会画穿墙符一种了。

    穿墙符在普通人眼中非常神奇,但是真要是跟人争斗,只能用来偷袭和逃跑。邱明觉得,这两种情况,成功率也未必有多高。

    穿墙而过偷袭,如果对方是普通人还好,但对方也是修行中人,或许邱明在墙那边的时候,对方已经知道了,然后等邱明钻进来,正好当头先给邱明一闷棍。

    逃跑的时候,那就更没啥效果了,等邱明脑袋贴上穿墙符,估计还没等穿墙跑呢,就被对方收拾了。

    要是倒霉的卡在墙里,那就跟被老鼠夹夹住的小耗子一样,等死吧。

    当初邱明就跟葆光子请教过一些符箓,比如可以扔出去变成一个大火球的火球符,可以扔出去降下一道雷光的引雷符,还有贴在身上,可以让你跑的更快的神行符,贴身上,可以形成一个护身气罩的防御符。

    但是更多,葆光子就不教了,邱明严重怀疑,葆光子那是不会更多了。邱明还曾向师傅刘若拙请教过,但是师父却告诉他,《上清大洞真经》小成之前,莫要因为这些术法而分心,让他等小成之后再去请教。

    可惜到现在,邱明的《上清大洞真经》还未小成呢。而葆光子教他的这些符箓,他虽然都能画出来了,只是他试验过,威力远远无法跟葆光子画的比。

    同样一张符,画的人修为不同,威力也不同。邱明修行时间太短,实力远不如葆光子,自然画出来的符也没有那么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《上清大洞真经》的理解加深,邱明发现他好像从上面理解到了一些新的符箓画法,但不知道效果,他还未试验呢。

    邱明还在考虑,这些符箓应该如何组合施展,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。比如跟国师杠上,那么先给自己拍一张防御符,然后再拍神行符,保命第一。

    接着才是想怎么用火球符和引雷符,给予国师最大的伤害。如果这也不行,那么邱明就只能拎着斧头上了。

    邱明这时候发现,家传功法拼命的时候,似乎比这些符箓还靠谱。他根本就没学到什么攻击法术,那个国师竟然能引来雷霆劈死巨蟒,实力定然在邱明之上。

    还好邱明还有马良,马良若是能画出来一些比较厉害的东西,或许比他能给国师的伤害更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王大人,你也是求见国师的?”国师府门口,一个穿着官服的人,冲着旁边一个人拱拱手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李大人,国师这段时间一直在闭关,就连皇上都没能见到,你说国师会不会是出事了?”王大人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国师法力通天,仙术非凡,能出什么事?”李大人语气对国师十分尊敬,甚至比面对皇帝的时候,更加的尊敬。

    “也对。但今天看来国师又不会出关了,还是回去吧,明天再来。”

    国师府内,有一个房间的门这些天一直关着。房间里面,是正在闭关疗伤的国师。

    此时他还在运转功法,受到的反噬,还未完全恢复,但脸色已经好转了许多。许久之后,国师吐出一口浊气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中,一股黑气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伤势还未完全好转,但总算已无大碍,只需等他炼化了童男童女,那时候伤势自然会痊愈,并且修为也会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那神笔让他受到反噬,他就要将神笔夺过来。那个叫邱明的让他受到反噬,他就要让那个邱明死,方可解他心头之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