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邱大哥,为什么你每天都做这些奇怪的动作?”有一天邱明继续练习家传功法招式的时候,马良忍不住跑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种很厉害的武术,你要是想学,跟着练啊。”

    马良摇摇头:“不行啊,我一个动作都坚持不住。”他也偷偷模仿过,但那些动作都太难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好好练习画画,多出去走走,看到更多的东西,才能画出来更多的东西。”马良画画有一个前提,那就是这个东西他得见过,否则就画不出来。之前住在小山村,见到的东西还是太少了。

    听话的马良出去了,路过树林边,看到一个老人正在用满是豁口的柴刀砍柴,他于心不忍,就画了一把新柴刀,递给老人。

    路过河边,看到一个小孩子用漏了的水桶打水,他就画了两个新水桶给小孩子,还画了一条新扁担。

    他都没有当着对方的面画,这是邱大哥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可是马良却没想过,他每天送出去那么多东西,还是被人们传开了。大家都说村里来了一个大善人,他们缺什么,那个人总是会给他们送来,甚至还有昂贵的耕牛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并没有发现,这个大善人去买这些东西,也完全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从哪儿冒出来的。锄头什么的东西还好说,耕牛这么大的家伙,是从哪儿冒出来的?为什么从来没人看到他们带着耕牛进村?

    有些人就说马良是仙人下凡,专门帮助他们这些穷人的。这件事,很快被传到了乡里的里长耳朵里,里长想到县令传下来的消息,好像皇上正在全国找这种奇事。

    于是他报了上去,县令又派人来调查了一番,上报知府,层层上报,很快就传到了京都。

    这天邱明还在家里诵读经文呢,就听见门外传来爆竹声和喧哗声。他皱着眉头出来,看到马良也从另外一个房间出来,两人都是一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左邻右舍他们也算认识,没听说谁家有喜事啊,这又不是年节什么的,放什么爆竹?

    哐哐哐~~

    院门被人凿的哐哐响。

    “马良,你在家吗,大喜事啊!”

    邱明一听,就知道不会是喜事,因为他跟马良说过,跟别人不要说自己的名字,那么外面的人,是怎么知道马良名字的?

    邱明让马良靠边,透过门缝看了看外面,打开院门: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“恭喜了,二位大人。咱家是奉国师大人之命,来请马大人和邱大人上京做官呢!”

    一开门,邱明就看到一个穿着制服的人,再听对方说话细声细气的,尤其听对方的称呼,就知道这位是公务猿了!

    在古代,只要割了,基本上就能当上公务猿,还不用担心他们会有什么官~二代仗势欺人!

    而且对方一下子就说对了他们两个的姓,这说明他们的身份,已经被确认。不过这个太监说什么,奉国师之命,请他们俩上京做官?

    邱明那秀才是假的,马良更是没读过书,如何能做官?

    而且做官这种事儿,不应该是皇帝决定吗,为什么这个太监是奉了国师之命?

    “二位大人,还愣着干什么,收拾一下东西走吧?你们几个,去帮二位大人收拾东西。”太监转身吩咐几个侍卫模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公,你们好像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太监笑呵呵的凑近邱明:“这位就是邱大人吧,我们可是带着画像呢,不会错。而且马大人那神奇的能力,全国也不会有第二个,这周围的乡亲,可是都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“邱大人孑然一身,无所顾虑,但马大人可是有着不少同乡呢。我劝二位还是上京做官的好,锦衣玉食,不比在这穷乡僻壤舒服的多?”

    邱明眼角抽搐两下,这个太监,竟然用马良的同乡作为威胁。这意思就是,如果马良不去,那么马良当初那个村子里的人,很有可能都会出事儿啊。

    “不用收拾了,我们现在就走吧。马良,我们去京都。”

    坐在马车里,马良笑声问邱明:“邱大哥,是不是我画画的事情被传出去了,我们才被抓住的?那个国师,是不是要抓我们到京都去砍头?”

    邱明揉了揉马良的脑袋:“不会砍头的,或许只是国师想让你帮忙画点东西。再说那个县令是我杀的,跟你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马车外,那太监和一群侍卫骑着高头大马,围在马车四周。太监脸上一直挂着得意的笑容,完成了国师大人交代的事情,国师大人肯定会给他很大的赏赐。

    他要跟国师大人说,希望有个孩子,国师大人一定可以帮他实现吧?

    国师府,饲养信鸽的下人跑起来,高举着信鸽跪在地上:“国师大人,刘公公的信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国师一招手,那信鸽就飞过来,落到他手上。抽出信纸,展开看了一眼,国师放声大笑:“好,做得好!”

    那两个人都找到了,刘公公正带他们过来呢。名义上是招揽那两人做官,但这只是名义上罢了。

    那个邱明实力一般,他并不在乎。如果肯臣服于他,那么收个修行中人做下属也不错,或许还能从那个邱明手中得到一些修行秘术。如果胆敢反抗,那么就让邱明知道,他为什么是国师!

    至于马良,也先不杀。听闻那神笔只有马良能用,那就先留着,让其给自己画画。画各种仙丹,让他修为迅速增长,直达地仙之境!

    当然,如果他能用那支神笔,那个叫马良的就没什么用了。到时候他也不会再当什么国师,而是要当皇帝!

    当上皇帝会耽误修行时间?他不需要那么多时间,画仙丹就好了。后宫佳丽三千,都是他的!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这个废物皇帝,他要第一个杀掉。一点修行资质都没有,还天天想着成仙,做梦呢吧!

    然后他就可以将这个国家的气运吸收掉,让这气运助他一臂之力,或许他能完成祖先的梦想,化为神龙,遨游九天!

    至于吸收掉气运,国家民不聊生,这关他什么事。他享受过了,那就够了。成功之后,他在哪儿不能立国?

    国师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看到这一天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