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车疾驰了三天三夜,邱明他们除了上厕所,都没下过马车,终于是在这天清晨,看到了京都的城墙。

    京都果然不是那些小城能比的,还没进城呢,周围就热闹非凡。但不管任何人看到马车,都是主动让开路,因为马车上有国师府的标志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国师会不会很凶?”马良有些精神不振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邱明一直盘坐着念经,似乎没有感觉到任何疲惫,但马良却累坏了,马车摇晃的让他有些晕车。

    邱明睁开眼睛:“有我在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马良还想问什么的时候,外面那个太监高声喊道:“国师府到了,二位大人下车吧。”

    有人过来挑开车帘,邱明带着马良下车。抬头就是看到一座气势恢宏的府邸,大门敞开,门口站着两排带甲兵士。

    台阶两旁,有两尊巨大的石狮子,面带威严,显得更加有气势。

    而向北面看去,就能看到皇宫,这国师府,竟然就在皇宫边上。足以证明,这国师是如何的受到皇帝宠信。

    神行符与防御符已经被邱明扣在手心,他表面上很轻松的走进大门,其实内心充满了忌惮。还好,他不了解国师,但国师同样不了解他。

    马良跟在邱明身后,右手一直缩在袖子里,紧紧的握住神笔。

    国师府很大,邱明他们进门走了快一百米,才看到客厅。而这客厅跟一般人家的还不同,上面供奉了一尊雕像。

    邱明有些惊讶,这国师供奉的,竟然是上清祖师!莫非,这国师也是上清一脉?!

    “弟子崂山上清观邱明,拜见祖师。”

    国师看到邱明进来,正想开口呢,就看到邱明正在拜祭上清仙师。

    崂山是什么地方?上清观又是什么地方?他为何从未听说过?听这邱明的意思,他竟然是上清一脉的弟子?

    国师也想成为上清一脉的弟子,因为上清仙师,有教无类。

    只是他一直没找到上清一脉的弟子,无人引荐,如何拜入?如今就有一个上清一脉的修士出现在他面前,让他欣喜若狂!

    但凡异类,只有上清一脉最为合适,成就高者最多。

    “邱道友是上清一脉?”国师热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邱明看着面前的国师,一身青色道袍,看起来仙风道骨的,但邱明却总能从对方身上,感受到一些让他不太舒服的气息,似乎是煞气。

    不过这国师一见面,似乎有些太客气了,主动走到近前询问,眼神中好像还有着一些……期待?

    “师从崂山上清观华盖真人,观**奉的也是上清祖师。”华盖真人,是刘若拙的道号。

    华盖真人?国师一脸的思索,被称作真人的,修为至少已接近练神返虚,可为何他从未听过这个名号?

    “邱道友,崂山上清观在什么地方,尊师可在观中,我想去拜访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经常云游四海,想见我们才会召集众位师兄弟与我一起回去,恐怕叫国师失望了。”邱明扯了一面虎皮做大旗,让着国师想害他的时候,也要投鼠忌器。

    “如此真是太遗憾了,不过邱道友既然师从华盖真人,那么定然也是道法高深?”

    看到邱明是上清一脉,让国师暂时的忽略了神笔的事情。反正神笔也跑不了,他更想真正进入上清一脉。

    他发现邱明的气息并不是多么强大,但他却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,这崂山上清观,果然非同凡响!

    “我不过刚入门,会一点符箓之类的小道,算不得道法高深。听闻国师能呼风唤雨、撒豆成兵,寻人卜卦,召唤神雷,国师修为,让人钦佩不已。”

    邱明说的是实话,但国师停在耳朵里,却觉得邱明这是谦虚。上清一脉的弟子,有哪个是庸才?

    但对方这些夸奖他的词,还是让他颇为受用。此时更坚定了他加入上清一脉的决心,若他能够得到上清一脉的传承,定然能一飞冲天!

    那个太监此时惊呆了,国师为何对这个邱大人如此客气?就算是面对满朝王公大臣,国师也没有一次这样。哪怕是面对皇上,国师也是不悲不喜,何至面对这邱大人,竟如此热情?

    难怪国师吩咐,是请这二位过来,原以为国师只是随口一说。太监想到他威胁邱明的那些话,此时脸上开始渗出冷汗。

    希望这邱大人,千万不要跟国师说这件事,否则他别说得到国师的赏赐了,恐小命不保啊!

    国师脸上一副自得的笑容,口中也谦虚道:“邱道友谬赞了,我也不过是自行摸索,比不上邱道友师承名门。若是能够跟邱道友相互印证一番,解一下心中之惑就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若他不是侥幸进入了一个前辈洞府,偷到一些传承,如何能有今天?但这件事不能说,所以他只说是自己摸索出来的。

    相互印证?邱明那是求之不得啊。他正想着怎么开口,试探着国师寻人卜卦的水平呢。不过他自己的那点水平,还是要小心展示,免得露了底牌。

    只是邱明也有担心,这国师拜祭的是上清祖师,该不会所学的也是上清一脉的卜卦之术吧?若是这样,恐怕他未必能学的到。

    “也好,我正对国师的寻人卜卦之术有些兴趣,不知国师可否为我卜上一卦,算算我父母身在何方?”

    邱明这一说,国师脸色就是一变。给你卜卦?上次特么卜算你的时候,差点酿成大祸!

    邱明看国师脸色变换,内心也是十分疑惑。怎么回事,难道这国师并不会什么卜卦之术,上次感应到的,并不是国师?

    邱明有些怅然若失,如果是这样,那么那个人是谁,该去哪里寻找?

    “好,我就为邱道友卜上一卦,但邱道友可不要用秘法遮挡,免得我受反噬。”国师咬牙答应了,他展示完,好看看着邱明有什么本事。

    他对邱明并不是特别看重,但是邱明那个师父华盖真人,还有那个崂山上清观,让他心向往之。

    国师从袖子里取出一个龟甲,摆在桌子上,手指不断掐动,口中念念有词。邱明再次感受到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,似乎围绕着他。

    噗~~

    国师喷出一口血,他简直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为什么?为什么这邱明并未作出什么,他还是遭受反噬了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