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国师,你这是怎么了?”邱明正等着国师的卜卦结果呢,却看到国师突然喷出一口血,这是什么情况?他没有念经啊?

    马良在旁边都看懵了,国师看起来人很好啊,为邱大哥卜卦,竟然不惜吐血。不过这卜卦也太吓人了,难怪街上那些算命的,每次都收那么多钱呢!

    国师迅速调动体内灵力,压制燥乱的气息,过了快一分钟,他才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卜算邱道友家人的时候,受到一股莫名的力量反噬。还好我将这反噬转移到了卜卦的法器之上,只可惜这法器看来是受损了,或许再用不了几次。”

    国师卜卦,主要靠的就是这个龟甲法器,若不是有这个,他哪能什么事都算得准。还好他担心有反噬,所以即使的切断灵力,否则他就不只是吐口血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邱明看向桌上的龟甲,这个是卜卦用的法器?对啊,他怎么就没想到,卜卦也是可以借助法器之力的。

    这么说,只要得到了这个法器,那么他或许也能“学会”卜卦了。这个法器,他一定要得到!

    如果可能,邱明会毫不犹豫的用神笔去将这个龟甲法器缓过来,同时换取国师卜卦的秘术,因为这神笔邱明根本用不了。

    但神笔并不是邱明的,而是马良的,邱明没打算抢过来,也不能抢。给了马良这支神笔的人,相比于邱明定然是大能,贸然招惹,实为不智。更何况,他也不忍从马良手里抢走神笔。

    或许可以用一些别的东西,跟这国师交换。又或者,干掉这个邪恶国师之后,再将这龟甲拿到手。

    “难为国师了,国师这卜卦之术,似与我崂山上清观有所不同,但也有独到之处。”至于国师为何会受到反噬,邱明猜测是国师要卜算的人并不在这个世界,力有不逮。

    “让邱道友见笑了,不知邱道友可为我展示一些道法?”国师也想看看,这邱明会什么了不得的道法。

    邱明冲着那站在门口的太监招招手,那太监都快哭了,这邱大人,该不会真的要秋后算账吧?

    “邱大人,您,您叫我?”

    “急急如律令。看到这堵墙了没,撞过去。”邱明手中的符纸换成了穿墙符,念动咒语,贴在了太监的背后。

    太监一脸苦涩,果然如此。他不敢不撞,撞上去,可能头破血流,但未必会死。如果不撞,那么九成九是死定了!

    “啊~~”

    太监闭上眼睛,猛地撞向那堵墙,他感觉自己应该已经撞上了,但却什么感觉都没有。太监有些茫然的睁开眼睛,怎么回事,他竟然到了隔壁房间?回头看看身后那堵墙,他是如何过来的?

    国师看到邱明表演了这一手穿墙符,嘴上恭维道:“穿墙符箓,道友的符箓之道,果然厉害。”

    只是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神中难免流露出一些轻视。这种小法术,也拿出来现眼,看来这个邱明,也没什么太大本事。

    刚才之所以卜算邱明父母遭受反噬,定是有人用秘法遮挡天机,可不是这邱明有多厉害。至于说邱明父母是大能之人,他觉得不太可能。但这邱明刚才符纸忽然出现在手上,身上定然有一些储物类的宝贝!

    国师心里暗自决定,要笼络住这邱明,为的是他背后那份传承。不过这邱明为何不抢走神笔呢?这马良,跟邱明不是非亲非故吗?

    莫非传言是真的,那神笔只有马良才能用?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马良吧,听闻你有一支神笔,可否为本国师展示一番?”国师转向马良,好似在询问,但实际上是在命令。

    邱明也听出来,刚才国师那些“恭维”,其实是有所不屑。邱明并不失落,反而还觉得这样很好。

    国师对他没有提防之心,那他动手的时候,才能最大程度的出其不意!

    马良看向邱明,看到邱明点头之后,才答应道:“可以啊,我给国师画个椅子吧。”

    国师看着马良从袖子里抽出一支毛笔,直接就在地面的青砖上开始作画。明明没有蘸墨水,偏偏能画出来图案!

    眨眼之间,一把椅子画出来了,马良一伸手,从地上将椅子拎了出来。

    国师可是一直盯着看的,但却什么都没看出来。只感觉刚才有一股很神奇的力量涌现,闪过一道白光,地上的画就变成真的了。

    化虚为实?这是大能所拥有的手段,他也只是听说,今天却是第一次见。一个普通人用这支笔就能做到如此,这支笔该多么的珍贵啊!

    邱明则看着国师,他自己反正是啥也看不出来,这个国师能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吗?但看国师的表情,似乎也不明白。

    国师摸了摸这把椅子,甚至还坐上去试了试,一点问题都没有,这就是真的!他双眼放光,看着马良:“把你手中的笔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马良认真的说道:“国师老爷,这支笔老爷爷给我的时候就说了,只有我能用,你用不了。你不信,那给你试试。”

    邱大哥说了,若是有人找他要神笔,那就给对方,别人用不了,最后还是要还给他。

    国师抓着神笔,一脸的激动,他往神笔里面注入自己的灵力,但却感受到里面反弹出一股力量,要不是他赶紧撒手扔了,差点就再次受到反噬受伤。

    国师心有戚戚焉,好像自从听说了这个神笔,他就总是受到反噬,这也太倒霉了吧?

    再次将神笔捡起来,国师看了看地砖,在上面画了一个黑点,嗯,这就是龙虎金丹,快点变成真的吧!

    邱明眼睁睁看着那个黑点变成了一个洞,像是喷爆米花似的,喷出来一堆羊粪球!

    他差点没忍住笑出声,但是抽动的嘴角还是出卖了他。而马良则是一脸疑惑,国师这是要画什么?

    羊粪球出现还不算完,马上又有一些屎壳郎从黑点里喷出来,一个个开始在地上……滚粪球!

    国师一脸怒火,他画的是龙虎金丹,这屎壳郎滚粪球是怎么回事?!

    刚开始他看那黑点发生变化,还以为自己画成功了,内心还在想,别人用不了这神笔,他能用呢。但是现实给了他一记狠狠的耳光,抽的他眼冒金星!

    他一挥衣袖,地上的屎壳郎和粪球就都被一股风卷着飞走了。不信邪的他再次画了一株千年灵芝,但这出现的哪是灵芝啊,分明就是一坨牛屎!

    再画一株长生藤,结果变成了一条毒蛇,画一块灵玉,变成了一枚散发着臭气的石头,似乎是刚从粪坑里捞出来的一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