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邱道友与马良就住在我府内吧,闲暇之时,我们也可以交流一番修炼心得。”国师必须要让这两人在他的看管之下,他也打算趁这时间,让人打听一下崂山上清观。

    “好啊,多谢国师。”邱明也正想离这国师近一点,好看看这国师到底有什么本事,或许还能从国师手中,换得其卜卦秘术。

    两人被安排到东院住下,马良忍不住问道:“邱大哥,我们为什么要住在这里啊?”他不喜欢这里的气氛,这里很多人都冷冰冰的,连个笑容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马良,你觉得这国师人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国师?看起来很好啊,他不是还帮你卜卦吐血了吗?”马良觉得国师比皇帝强多了,但肯定没有邱大哥好。

    邱明摇摇头:“马良,刚才我们到东院的时候,可曾听见有人说,昨天国师府又有三个人失踪了?”

    国师如果真的那么有本事,国师府怎么会有人失踪?而且他们说又,那就说明国师府失踪的人数不少。那些失踪的人,恐怕都死了吧。

    邱明在国师身上感受到一些煞气,虽然国师在掩饰,但邱明还是敏锐的感受到了。再联想这国师给皇帝服食那些透支生命的丹丸,恐怕这国师所图很大。

    从马良家乡离开这段时间,邱明也打听过一些事情。好像这个国师出现之后,皇帝就不理政务,地方才变得愈加混乱,各种苛捐杂税才变得越来越多,才会有那么多的穷人出现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切都是邱明的猜测,他还要求证一番。并且也要好好谋划,该如何对国师下手。

    本来看到国师吐血的时候,邱明就差点忍不住要动手了,受伤的国师,肯定要好对付一些。但他觉得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好,万一这只是国师试探他的计策呢?

    马良挠挠头:“邱大哥,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马良,如果,我是说如果这个国师是坏人,杀了很多人,你愿意跟我一起,将坏人杀掉吗?”邱明担心马良胆子太小。

    “要他真是坏人,那我跟邱大哥一起上。”马良坚定的说道。马良对于邱明的信任程度,还在那个给他神笔的老爷爷之上。

    “对了,今天国师卜卦时用的那个龟甲,你能画出来吗?”

    马良想了想:“我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马良提笔就在地上画了一个龟甲出来,看外观,简直是一模一样。但是邱明仔细感受了一下,这好像就是一个普通的乌龟壳。

    看来想要让马良画出法器,也不太可能了。邱明曾将河神给他的那把斧头交给马良看,结果马良画出来的,也就是一把普通的锋利斧头而已,就连材质都是普通的。

    看似马良这神笔非常厉害,但实际上邱明觉得也就一般而已,稍微厉害一点的东西都画不出来,对邱明的用处不大。

    看到邱明将龟甲丢在一边,马良有些失落的问道:“邱大哥,我是不是很没用,都帮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邱大哥让他画过什么东西,但是他画出来的,都不太一样。他能看到邱大哥眼神中的失望,这也让他非常沮丧。

    “但是你能帮助很多人,这一点是我做不到的。你看,晚饭的事情,可就要你来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马良这才重新露出笑脸,提笔就画出了一些简单的食物,足够两人饱腹就行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个国师府的下人,被管家悄悄带到了后院,三个下人激动坏了,他们来国师府这么长时间,今天竟然有幸能够求国师一件事,这是多么大的赏赐啊,看来平时认真干活还是对的。

    三个人几乎是一溜小跑的来到了后院,却没发现,管家离开的时候,将院门悄悄关闭了。而这个后院,平时是一个下人都不准进来的。

    国师从房间走出来,看着院子里的三个下人,嗯,气血还算旺盛,可勉强让他恢复一些伤势。

    “拜见国师大人!”三个下人看到国师,同时跪下磕头。同时内心还在想,该求国师什么事,是求国师赐下钱财,还是赐下治疗百病的丹药?

    没听见国师的声音,三个人都不敢抬头,忽然左边的那个下人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缠到了他腰上,他伸手一摸,似乎有一些粘液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看清楚是什么呢,就感觉整个人飞起来,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两人通过余光看到最左边的人“飞”走了,还以为是被国师用法力召唤到身前去问话了,他们既不敢抬头,也不敢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管家带他们来之前都交代的很清楚,国师不问,他们不能出声,更不能抬头,否则国师生气,恐怕他们这次的机会就错过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中间那个人也“飞”走了,最右边的人心里还在嘀咕,快点啊,快轮到我啊。甚至暗暗有些后悔,早知道他应该跪在最左边的。

    忽然他感觉腰上被一条绳索模样的东西缠住了,那“绳索”竟然是肉红色,似乎前端还分叉了,并伴有一些腥臭的味道进入他的鼻子,让他感觉有些迷糊,他咬了一下舌尖,才让头脑清明一些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抬头,发现这绳索,竟然连到了一个血盆大口里面,这竟然是一条舌头!而那个血盆大口下面,竟然是一个人的身体,那个身体……穿着的是国师的服饰!

    国师竟然是妖,吃人的妖!

    这一刻,他再也顾不上其他,张开嘴大声发出惨叫。可惜惨叫声只持续了一瞬间,他就再也发不出声音了。

    那个硕大的头颅重新幻化成国师的容貌,国师手里拿着一块手帕,轻轻擦拭嘴角,像是吃过饭的人,擦拭嘴角的油腻一般。

    刚才这个人竟然没被他的毒~液弄昏,还发出了惨叫声。还好他舌头收回来的快,才没让其发出更多的叫声。不过这个人的气血更加旺盛,对他补益也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等他伤势好转,那八十一个童男童女也该可以炼化了,到时候那邱明若还是不能帮他拜入真正的上清一脉,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!

    邱明正在跟马良吃饭呢,隐隐听到一声惨叫。那声音里,似乎带着极大的恐惧,这是见到了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