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在院外的两个府内下人也在小声嘀咕,又听见惨叫声了,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又是管家说的,有人在受处罚吗?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,会不会还有人失踪了?

    国师府里的人不是没有疑惑,但他们谁都不会怀疑到国师头上,那可是无所不能的国师大人啊,平时虽然不苟言笑,但却从不责罚他们,他们都对国师有着一种狂热般的崇拜。

    倒是对管家,他们有些惧怕,府内的规矩,也一直都是管家告诉他们的,谁要是违反了,管家必会给予严厉的处罚!

    邱明发现自己如今的听力和视力都要远超常人,院门口的话,他竟然也听到了。这两人又在说国师府的事儿,结合刚才的惨叫声,邱明怀疑有人遇害了。

    不过邱明也有些警觉,他都能听到院外的声音,那么国师是否可以听到他跟马良的谈话?看来在国师府的日子,他说话也要小心一点了,隔墙有耳啊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感受到被窥~探,那个国师今天卜卦的时候受到反噬,应该在疗伤吧。

    吃过饭,邱明开始默默的念经,马良则在一边,自己练习画画,画他来京都这一路见到的东西,一些他之前从未见过的东西。

    金乌西坠,玉兔东升。

    整个京都都变得安静了,马良已经睡觉,邱明还在默念经文。好在如今他以不需要出声诵读了,否则他还真担心经文被国师偷听了去。

    国师此时坐在院子当中,摆出五心朝天的姿势,显然也是在修炼。天空中悬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,似乎有着一些力量,顺着月光发散出来,竟然在国师的面前,凝结成水雾状。

    只见他的胸腔每一次起伏,就有大量的水雾被他吸入腹中,排出一些浊气。这些水雾,随着国师的呼吸吐纳,化为了一股灵力,滋润着国师受损的内腑。

    正在念经的邱明忽然抬头,他感觉到了一些奇怪的气息,走到院子里,抬头看向天空的明月,为什么他好像看到了一道更加明亮的月光,直接照在了后院?

    难道说,这是国师在修炼吗?

    邱明曾问过师父刘若拙,为何他们只吸收日出时分那一缕紫气,别的时间不行吗,比如晚上月亮出来的时候,就没有什么特殊的灵力可以吸收?

    师父当时跟他说,满月的夜晚子时,一些异类可以吸收到月华之力,帮助修行。他们当然也可以吸收,但是那股力量有些阴冷,吸收太多,对修行无利,反而有害,除非有特殊功法。

    邱明虽然没见过人吸收月华之力,但是看现在的场景,似乎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国师在吸收月华之力?那么国师究竟是有特殊的功法,还是根本就是……异类?

    邱明倒并不歧视异类,他是上清一脉,讲究有教无类。他见过老鼠精,也见过玄龟,好与坏,是不能根据种族来划分的。

    不过邱明内心却已经有了八分确定,这国师,恐怕就是妖怪了!

    已经能化为人形,还掩饰的那么好,那么修为定然非常高,邱明愈发的感觉任务难度非常大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并不惧怕,这国师没有如同老鼠精那般嚣张,说不定手段也一般,只是虚张声势。若真是牛到飞起的那种,又何必当国师,直接把皇帝干掉,自己做皇帝多好?

    子时一过,国师睁开眼睛,身边凝聚的雾气被他一口全部吞进去。今天恰好是满月之夜,经过了这一次炼化月华之力的弥补,加上吞吃了三个人的精血,他的伤势已经有大半好转了。

    他看向东院的方向,今晚吸收月华之力,他并没有打算隐瞒。如果对方真的是上清一脉,那么不会对此有什么不好的看法。只是他吞吃了三个下人的事情,却是绝对不能让对方知道。

    在上清一脉,也是绝对不允许异类吃~人的!

    他弄出的动静不算小,修行中人,又距离如此之近,时间也不算短,那邱明绝不可能感受不到。

    而邱明并未过来进行许多修行中人所说的降妖伏魔,那么对方可能对其身份并不在意,这让他很是高兴,他觉得自己真正进入上清一脉,得到修炼功法的日子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或许可以想办法,先从邱明这里得到一些功法。只是门派秘法,一般是不能外传的,自己得想一些办法了。

    如果得不到,那对方又不肯帮他拜入崂山上清观,就别怪他把对方捉住,拷问出功法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可能带来的麻烦,他相信只要他做的干净一些,然后将事情推到那个昏庸的皇帝头上,那么对方的师门长辈未来找来,他也不怕,甚至还有可能被对方师门长辈看中呢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他最重要的任务,就是赶紧收集齐八十一名生辰八字符合他要求的童男童女,运转那种秘法,让他修为再进一步,这样万一真要捉那邱明的时候,他也有些把握。

    或者捉了那邱明后,对方师门长辈不问缘由,或者是知道他杀了邱明,直接对他下手,他也有了反抗的资本。

    倒是那个马良,他也有一些忌惮。马良说什么是一个老爷爷给他的神笔,这点让国师不太敢对马良下手。

    原本他以为,马良是从哪儿捡到的神笔呢,那他当然想抢过来。但如果是别人给的,那么给马良神笔这个人,绝对是比他厉害的多的人。

    那可是能够化虚为实的神器啊,该是何种修为的人,才能炼制出来?而且又能舍得送给马良,那么马良跟那人是否有什么更加亲密的关系?没有人会平白无故,送出这种宝贝吧?

    而且为何这马良明明就是一介凡人,却能够使用这种神器?

    他有一个可怕的猜测,但不敢确定,那就是这马良,会不会是什么上仙的转世之身?如此一来,这人身边肯定有亲友守护。

    那邱明,会是守护马良的人吗?修为这么弱,是用了秘法掩藏的?若真是如此,他贸然对邱明下手,那就是自求死路了!

    或许,他还可以这么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