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早上,有下人敲开院门,说是国师有请。

    邱明带着马良来到了厅堂,他发现国师的身上,似乎煞气更重了一些。这种煞气,肯定跟吸收月华之力无关,那么是不是跟昨天他听见的惨叫声有关?

    国师也在打量着邱明,昨天他吸收月华之力,这邱明并未出面阻止。今天见面,也看不出这邱明有任何要翻脸的迹象。

    果然,上清一脉是有教无类!

    “邱道友,我一心求道,向往上清一脉。不知我是否与崂山上清观有缘,邱道友可否为我引荐一番?”

    这个国师,想要拜入崂山上清观?别说是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上清观,如果有,那么邱明肯定是去求援,找人来把这国师剁了,怎会与这样害人的妖怪成为同门!

    看到邱明没吭声,国师笑呵呵的掏出一物:“邱道友,我看你对我的卜卦之术很是喜欢,这件是我从一前辈洞府偶得,可用来辅助卜卦。我卜算你父母的方位,容易遭受反噬,但你们为血亲,没有这种烦恼。”

    这个国师,竟然将他那卜卦用的龟甲拿出来了,看这意思,是要送给邱明。

    “国师这是何意?”邱明内心很高兴,但光有这龟甲可没用,他还要这国师的卜卦之术配合才行。

    也不知他现在这点修为,是否能够学会。

    “这件法器,虽然有些受损了,但对卜算之道的增益效果极佳,现在我送与邱道友了。只求能够到崂山上清观,瞻仰尊师风采。”

    国师内心也有些不悦,我话说的都这么明白了,你还跟我装糊涂?要不是这龟甲受损,看起来也用不了几次了,我会给你?

    但就算是受损的,也是宝贝,这怎么也算是一份重礼了。他不过是让邱明引荐一下,这个要求很难完成吗?

    邱明眼珠一转:“国师客气了。不过我这次下山需要游历一番,要过段时间才能回去。到时候,可邀国师同行。”

    国师大喜,答应了,邱明答应了!只要让他进入崂山上清观,那么距离他拜入上清一脉就更近了一步。他不信,到时候就凭他的修为,那上清观会拒绝他入门?

    入门之后,他就能得到完整的上清一脉仙法传承,那么他未来真正化龙的希望就更大了。说不定有一天,他能见到上清仙师呢。

    若是他能被上清仙师收为弟子,哪怕是坐骑也行,未来前途一片光明,国师隐隐看到了自己遨游九天的雄姿!

    “多谢邱道友,这段时间你就住在国师府,需要什么直接跟管家说,国师府没有,我让人去皇宫内库帮你找。”国师拍着胸脯保证。

    邱明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:“国师,这龟甲怎么用?”

    国师眼睛眯了一下,心里暗骂邱明贪心,他不信堂堂上清一脉弟子,会连这种卜卦法器都不会用。但他脸上还是挂着笑容:“这个我倒是有一点心得,一会儿我整理一下,告知邱道友。”

    邱明笑眯眯的看着国师:“那可多谢了。你我同回崂山上清观时,我肯定为你在观主面前美言几句。”

    邱明开了一张空头支票,反正他是绝对不可能跟这国师一起回到崂山上清观的,他这也不算是违背诺言。

    师父刘若拙曾对他言,修行之人,切忌胡乱许诺。如果许诺,那就要做到,否则最少也要生出心魔,轻则再难寸进,重则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所以邱明现在一言一行虽然不是特别谨慎,但也不会轻易许诺,许诺了,就要自己能做到才行。

    听到邱明这么说,国师心里也痛快了许多。一个时辰后,一份国师手书的卜卦秘术,送到了邱明手里。

    这个卜卦秘术,必须配合这龟甲使用,如果没有龟甲,那么毫无用处。很明显,这个秘术是删减版,需要用邱明的血液为引,且只能卜算血亲。

    看起来有些鸡肋,但对此时的邱明来说,恰好合适。他开始学习,希望尽快掌握。

    “邱大哥,为什么国师要把这个龟甲送给你?你不是说国师不是好人吗?为什么还要拿他的东西?”这个问题,马良忍了很久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,这个国师的笑容,并不是发自真心的。而且这个国师府,他总是觉得怪怪的,似乎有点阴冷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马良,这个对邱大哥很重要,邱大哥的父母找不到了,要用到这个来寻找。等邱大哥找到证据,就揭穿这国师伪善的面目。”

    马良这孩子太耿直了点,不过这样也挺好。跟程实那倒霉孩子接触过之后,邱明发现自己的耐心明显有着提升。

    马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他只记住了一点,这个乌龟壳对邱大哥找到父母很重要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国王派人来了,要带马良去国库,意思很明显,让马良看里面那些奇珍异宝,好画十倍百倍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晚饭前,马良就被送回来了。因为马良跟那个太监说,这些宝贝他都看过了,不过之前没画过,怕画出来的不太像,所以要回家练习一番。

    但是什么时候能练会,马良没说,只是要对方等。邱明告诉过马良,遇上这种情况,应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马良很听邱明的话,也不想神笔被别人抢走。他还要用这支神笔,为更多的穷人画出他们需要的东西呢。

    皇帝也知道了,马良的神笔只有他自己能用,所以让人实验了一番后,就将马良送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喝了长生圣水,拥有无尽的生命力,可以多等几天。但让他有些不高兴的是,他是皇帝,为什么这平头百姓能用神笔画出真的东西来,他却不行?

    还好马良是住在国师府,皇帝觉得人跑不掉,否则真可能将马良丢入监牢,严加看管。

    国师府这几天又很热闹,不断有着王公大臣,带着家中子弟钱来拜师。跟之前那些孩子一样,生辰八字都是国师仔细挑选过的。

    而且进入国师府之后,家人就再也联系不上了。也曾有人怀疑过,但是没人敢质问国师。现在皇帝都不怎么理朝政了,那宰相有事,都是跟国师汇报。

    国师府的地下密室,国师清点完人数之后仰天大笑:“哈哈哈哈,加上明日送来那对童男童女,人数就凑齐了,我终于要成功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