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良在刚刚要睡着的时候,听见邱明开门出去,好奇的他就开门跟上来了。他看到邱明直接穿墙而出,当时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邱大哥曾说过,他是什么崂山上清宫学道法的,就也接受了这件事。但是马良需要画梯子才能翻出院墙,于是就落后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到了后院,刚刚爬上墙的时候,就看到邱明在杀蛇呢。那么多蛇他也不敢下去,更不敢喊,怕邱大哥分心。

    幸好灵机一动,听村里老人说过,蛇怕雄黄,于是他就赶紧画了许多雄黄丢下去,帮助邱明。

    “马良,你别下来,下面有许多蛇。还有你小心一点,这些蛇说不定有~毒。”邱明喊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看,这些蛇不是都跑了么。”马良从墙上跳下来,跑到邱明身边,“邱大哥,为什么这后院有这么多蛇?”

    邱明看向假山:“马良,我说出来你别害怕,这国师,很有可能是一条蛇妖变的!”

    假山里就是一个蛇窝,国师还在下面闭关,再联想国师吸收月华之力,那么国师不是蛇还能是什么?

    邱明借着月光,在假山上找到了一个机关,用力扭动,假山上开了一道门。

    里面光线很昏暗,只有一个小油灯。借着火光,邱明他们看到了一条向下的石阶。洞中还有一些腥味儿飘出来,邱明隐隐还能听到一些小孩子的哭声。

    “马良,给自己画一把武器,跟在我后面,如果听见我喊你快跑,那就不要回头,拼命的往外跑。出了国师府,能跑多远跑多远,记住了没有?”

    马良用力点点头:“嗯,邱大哥,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地下密室,灯火辉煌。但是映入眼帘的,却是很多大铁笼子。每个笼子里面,都关着一对童男童女,加在一起,正好八十一对。

    小孩子们很多都在小声的哭,有的已经吓得哭不出来了。他们最长的,来到这个地方已经好几个月了。

    家里明明说是送他们去学仙术的,他们也给国师磕了头,为什么国师要把他们关在这里?

    这种阴冷的地方,下面还总是能看到一些蛇在爬,怎么可能是昆仑仙山?

    刚开始还有许多人在大声哭喊、呼救,但是根本没人理会。每天只是管家给他们带来一些馒头和水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些孩子的嗓子都哭哑了,他们今天见到国师,本来还以为国师是来救他们的,那些嗓子哑了的,也在拼命呼喊。

    但是国师大喝了一声,让他们谁都不许哭!谁再哭,就杀了谁!

    那些小孩子都被吓坏了,只能小声的抽泣,他们不明白,为什么他们那么敬仰的国师,平时看起来非常和善的国师,会突然变得这么凶!

    国师告诉他们,这是给他们的考验,修仙之路要吃很多苦,让他们都坚持住。而且还告诉他们,未来几天他们可能会更加的痛苦,但坚持住了,就有希望成为真正的仙人!

    大部分孩子都不哭了,但还是有一些小姑娘,忍不住在哭,想要回家,不想当仙人了。

    国师才不会管他们呢,反正这些孩子,最终都是要被他抽干~精血,炼化成一枚助他突破的丹丸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想着,等到这枚丹丸炼成之后,他先不服用,把马良叫来,让马良照着画上一大堆,让他的血脉能够得到更大的进化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好像不行了。那杀了他孩儿的人,不是邱明就是马良,而那两人本身就是一伙的,说不得要把那两人都干掉了。

    马良的神笔,他现在不能用,或许只是修为不够。至于那个邱明,则要活捉,逼问出上清一脉的修行秘术再杀掉。

    到时候赶紧躲起来修炼,等化龙成功之后,自然就可以遨游九天,还会在乎什么报复吗?

    就算那邱明身后有师门长辈,就算那马良或许也是背景深厚,但别人先动手了,他可不会束手就擒。尤其是他修炼这种邪法,那可是连包容性极强的上清一脉都不能容的!

    他又感觉到大量的孩儿死亡了,但是想想这次将所有孩儿都派出去了,后面也感受不到再有孩儿死亡,估计那邱明他们不是已经被毒~死了,就是跑掉了。

    如果跑掉了,等他出关,就是那两人的死期!

    邱明带着马良,小心翼翼的走下台阶,下面的腥臭味儿越来越重。拐了一个弯,看到一片很开阔的空间,足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,地面像是一整块石板雕刻而成。

    下面摆放着许多铁笼子,里面都有人,看起来像是小孩子。而这笼子,好像还是按照某些规律摆放的。

    那些笼子下面,似乎有一些沟槽,沟槽之中,隐隐有着一些干涸的血迹,所有的沟槽,都汇聚到中间的一个点,而国师,就盘坐在那个点的边上。

    邱明取出一个火球符,正准备偷袭呢,马良大吼一声:“妖怪,快放了这些小孩子!”

    邱明暗叫一声不好,同时嘴里念着咒语,将灵符激发,化为一个火球,砸向国师。

    国师听见声音的同时就睁开眼睛,同时停止运转秘法,嘴里喷出一道水箭,直接将火球打灭。

    “邱明,马良,你们敢杀我孩儿,还敢坏我修行!”国师一脸的气急败坏,停止秘法,他又受到了反噬。

    自从知道了那个神笔之后,他好像就诸事不顺。反噬是一次接着一次,每一次伤势还没好呢,就再次受伤加重。

    “国师,你就是一个妖道!你抓这些小孩子,是不是准备害了他们!还有国师府总是有下人失踪,恐怕也是被你害了吧?”邱明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哼,人可以吃蛇,那蛇为什么不能吃人?他们成为我的血食,那是他们的荣幸!”

    邱明眼睛里胀出一些血丝:“你说什么?你把他们吃了!到了你这修为,足以辟谷,又何须进食?你根本不是为了充饥果腹,就是为了修炼邪法。如此邪恶行径,还想入我上清一脉。妖道,受死!”

    邱明一抬手,一张引雷符激发,一道雷霆凭空出现。

    国师一抬手,直接将那道雷霆捏在手里:“就凭你们?正好我还想抓住你,拷问一下上清一脉的修行秘法呢。今天你们两个,谁也别想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