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了两局王者,邱明就退出游戏。没办法,他今年过年才开始玩这个游戏,水平还不如小学生呢,所有队友都在怼他。

    邱明坐在床上,开始念经。天色蒙蒙亮的时候,邱明睁开眼睛,家传功法练了一遍,邱明摇摇头。

    吸收不到紫气,速度差了百倍啊。但邱明并不着急,等下次进入动画片世界就好了,现在多一些时间念经也好。

    甚至念经也不能太过,师父刘若拙倒没说什么劳逸结合,而是告诉了邱明,为什么那些师兄总是要下山历练。

    一个是去帮助他人,积累福缘。另外也是印证所学,不要闭门造车。

    上午九点多,邱明走出家门,在街上找到了一个刚开业的理发店,将头发再次换成短发。对着镜子照了照,邱明觉得熟悉的自己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没回学校,而是去了一家饭店,一家冰城很出名的大饭店,因为这家店里可以吃到蛇肉。

    在《神笔马良》的世界,邱明差点被蛇妖给吞了,他就做出决定……一定要吃蛇!

    “先生,吃饭还是找朋友?”服务员见到穿着朴素的邱明,也没有露出任何轻视的眼神,这年头有钱人装穷D丝的太多了,她们可不想失业,这饭店服务员的薪水,可不比一些大公司白领差。

    “吃饭,我看网上说,你们饭店有蛇肉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饭店有什锦龙凤羹、灌汤龙凤球、龙凤老火汤、蛇肉老火锅、椒盐大王蛇、海陆空大锅焖……等多种蛇肉菜式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介绍这些菜式的时候张嘴就来,毕竟这个饭店,就叫龙凤阁,多数食客来这儿,都是奔着鸡和蛇来的。

    这些菜里面,邱明就听过一个什锦龙凤羹,其他的菜都没听过。那个海陆空大锅焖,名字起得倒是很有趣,不过这年月一个素拍黄瓜都能叫青龙更衣呢,邱明也没打算点。

    到里面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,点了一个什锦龙凤羹,要了一份虾仁炒饭。在邱明快吃完的时候,旁边一桌来了几位客人,一个人随手还放下一个奖杯。

    “王老师这次可是出名了,竟然拿下了这个奖,下一步就该上京去比赛了吧?”一个人恭维道。

    “诶,这不算什么,不过是在省里拿个一等奖而已,放到全国,或许只能得到一个三等奖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老师谦虚了,谁不知道你是赵大师最得意的学生啊,赵大师的国画,那可是一绝啊。这次赵大师虽然不是评委,但那不是为了避嫌,还不是看好你能拿大奖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王老师,你太谦虚了。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,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。这次你拿奖之后,个人画展就在我们画廊展出吧?”

    “王老师,要不你先随便画一幅,也给我们开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邱明歪头一看,那边桌上铺上了一张宣纸,还有人拿出毛笔、砚台和墨汁,这是要画毛笔画?

    邱明还真不知道自己的水平算作什么样,听着意思,这王老师好像很厉害,看一看,跟自己对比一下。

    “诶呀,王老师画的这只虎可真好啊。”旁边人恭维道。

    邱明没忍住,直接笑出声了。那TM虎画的跟猫似的,哪儿看出来好了?

    “这位小兄弟,你笑什么?我这画不好?”王老师一脸的不悦。他正享受别人夸奖呢,这笑声在他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挺好,挺好。”邱明转过头,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举动在王老师眼里,分明就是不屑。他可是这次国画大赛省内一等奖,马上要去参加全国大赛了,老师也是全国最著名的国画大师,居然被一个学生模样的看不起了,这他如何能忍?

    “看你好像也懂国画,你来画一幅?”王老师直接站起来,走到邱明边上,将毛笔递给邱明。

    邱明还真想试试,这在上好的宣纸上作画,是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“哦,那我就随便画一幅吧。”邱明抬头,看到饭店墙上挂着一幅猛虎下山图的印刷画,他提起笔,蘸满墨汁,开始作画。

    一看开始蘸墨汁,王老师就面带不屑。墨汁那么多,也不怕滴在宣纸上。这个人一看就是菜鸟,估计就是自己在家画着玩的水平,也敢在他面前班门弄斧。

    旁边几个客人也都摇头,这个年轻人,居然敢在王老师面前画国画,王老师的好多学生,估计都比这年轻人画的好一万倍。

    可是很快,他们的眼神中的轻视就消失了,怎么回事,为什么这个人画的这么快,而且寥寥数笔,就将一只猛虎的形象勾勒出来?

    还有这人一直没有蘸墨汁,难道蘸一次,就足够作一次画了?

    邱明下笔飞快,没有一丝思考的样子,从他拿起笔,他就知道哪个地方该怎么画了。

    画完之后,邱明自己看了看,将毛笔放下: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还行,是跟马良比起来。但是在王老师他们耳朵里,这个年轻人的意思,还没发挥好?!

    也是,只蘸了一次墨汁,而且没有任何思考,像是随手涂鸦一样,应该是没达到巅峰。那些大画家,哪个不是思考很久然后再动笔啊,而且经常一幅画要画上很长时间,有的还要几年时间呢。

    跟王老师画的那幅画一对比,就算是不会欣赏的,也能看出来谁技高一筹。一只没有一点气势,而另外一只则充满了万兽之王的气势!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这是鄙人的名片,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合作,我可以赞助你开个人画展!”一个人马上掏出出名片,塞给邱明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人也都站起来,纷纷掏出名牌,谁更值得投资,已经摆在眼前了。这种画作在他们看起来,都可以拿去拍卖了!

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呃~~几个还在塞名片的人都愣住了。也是,对方能有这种画技,肯定是是从名家,估计不缺人脉。能来这大龙凤吃饭,也不是缺钱的住。虽然看起来穿的很一般,不过那些大画家很多穿着都很随意的。

    邱明将最后两口虾仁炒饭吃完,起身去付钱离开,而那些人都开始争夺邱明留下的那幅画。

    “我的,这宣纸是我提供的,这幅画就应该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,这毛笔、砚台和墨汁都是我提供的,这画应该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闭嘴,这是王老师邀请对方作画的,那这幅画应该属于我们画廊!”

    看到这个场景,王老师很惆怅,得奖的好心情,全毁了。

    这时服务员过来上菜了,那领班看到桌上的两幅画,她也知道刚才出去那个年轻人似乎也画了一幅。

    “王老师,刚才那个年轻人是想拜您为师吧,不过他那画画水平,比起您来可是差远了,您画的这个多有气势啊,他画的那个,跟只猫似的。”

    王老师看着领班指的那副有气势的画,不就是刚才那个年轻人画的。而他的那幅画,居然被点评像只猫,这一刻,他更惆怅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