拿到两颗珍珠的邱明,并没有太高兴,因为那老渔夫并没有说要将鱼盆卖给他。不过邱明也不着急,老渔夫要卖鱼盆的时候,第一个就会想到邱明。

    现在邱明反而是对这两颗珍珠很有兴趣,这分明不是普通的珍珠,里面蕴含的灵力,十分的纯净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邱明看着两颗珍珠,应该如何处理?他既不会炼器,也不懂炼丹,难道说直接将这珍珠吃掉?

    邱明想要的就是珍珠里面那纯净的灵力,如果能够吸收,那么对他修炼可有着极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他能感受到,这一颗珍珠里面的灵力,绝对不次于他每天吸收的那一道紫气,而紫气每天只能吸收那么一丝,珍珠每天则可能得到两颗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个可以带回到现实世界,那么他在现实世界的修炼速度,也就不会降低了。

    邱明尝试着将珍珠握在掌心,但是却根本无法导出里面的灵力。要说真的吃掉,他也不敢,说不定有什么问题呢,身边又没有一个能够帮他护法的人。

    邱明翻来覆去的仔细研究这珍珠,他有了一种大胆的猜测。

    传闻一些灵兽体内,都能结成一种珠子,不同于内丹。比如蛟龙有蛟珠,玄龟有龟珠,神龙有龙珠,这些结成珠子的灵兽,传闻都有龙类血脉。

    而有一种鱼类,传闻也是有鱼珠的,那就是龙鱼!

    那个鲤鱼跃龙门,传闻就是有神龙血脉的龙鱼,跃龙门,不过就是跃过一件龙族掌握的神器,帮助血脉进化而已。

    那么这两颗会不会根本不是珍珠,而是鱼珠?

    那个鱼盆,里面不是有两条鱼么。他记得动画片里,也是鱼跃出鱼盆后,溅起的水滴变成的珍珠。

    传闻龙族血脉的灵兽,眼泪、血液也是能化成珠的,邱明觉得,这两颗可能就是那两条鱼的眼泪或者血液。

    可是这里面又有问题,如果那两条是龙鱼,那么那个钓鱼的童子,真的是东海龙王的太子吗?

    说起来,他们也算是同族。同族之间,不应该是禁止自相残杀的吗?

    邱明有些搞不懂,他很想将那个鱼盆买过来,在他手里,可比在老渔夫手里要安全的多,他就不信那个传教士能够从他手里抢走鱼盆!

    老渔夫欢天喜地的拿着金元宝去县城买粮食了,一路上他都在犹豫,要不要把那个汉白玉的鱼盆卖给邱明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鱼盆每天都能有两颗这种珍珠出现,那么他每天都能卖一个金元宝。可是如果这个鱼盆只能有这两颗珍珠,再也没有了,那么卖掉鱼盆显然更加划算。

    老渔夫决定,晚上回去看着,看看这鱼盆是否还能有珍珠掉出来。要是有的话,他不但可以到城里住上大房子,还不用再打渔了,而且能有新衣服穿,不但能吃饱,还能吃得好。

    说不定,他还能娶一房媳妇,过上幸福的生活呢。

    老渔夫来到县城,先去钱庄,将金元宝换成了银子,足足换了十个小银元宝,其中一个银元宝,就足够他买一大袋米了。

    买了米、买了一套成衣,又买了牛肉、油等东西,将那些银元宝,花掉了一半。

    传教士汤姆斯骑着马在街上走着,看到有人肩上看着一筐苹果,他一伸手,就有一个苹果飞到他手里。

    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手绢擦了擦,咔嚓咬了一口。他爱死这个国家了,最明智的事情,就是来到这个国家,打着传教的名义,实际上是来赚钱的。

    跟这边一个县令勾结,他就能控制一片海域的渔业与航运业,从而让他赚取大量的金钱。

    他还在这里募捐,欺骗那些穷苦的人。告诉他们每捐出一个铜板,当铜板落入到捐款箱的时候,会发出叮当的声音,那就表示一个身处于地狱的灵魂,得到了解脱。

    如果你捐的是银子或者金子,那么你的祖先就能上天堂,或者是你死后就能上天堂,从此不用在地狱受苦。

    这种极其荒谬的说法,却让许多愚昧的渔民相信了,甚至这个汤姆斯用了一个小魔法,就让这些人都相信了他是神的使者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县里的穷人越来越多,汤姆斯笑的很开心,那个县令以为赚到了很多钱,却不知道,更多的钱被他赚走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县的穷人越多,那么将来他的国家打过来的时候,就能更容易占领这片土地,从而传播他们的信仰!

    嗯?那个老头怎么回事,穿的那么破,却偏偏还推着一个手推车,上面放着许多东西。

    这样的穷人,尤其是渔民,哪儿买得起这么多东西?他哪儿来的钱?尤其是他从这个老渔夫身上,感受到了一股不一样的气息。

    汤姆斯跟手下人使了个眼色,去跟上那个老头,看看他哪儿来的钱。如果是侥幸得到的,那就跟县令打声招呼,找个理由把那老头抓来,两人把钱分了!

    如果那个老头是卖鱼赚到钱,那就直接打板子,这周围的海域,可都被他包了!最重要的是搞清楚,这老头身上的那股让他惊讶的气息是哪儿来的!

    老渔夫推着小车回家,一路上哼着小调,畅想着未来美好生活呢,后面一个人喊住他。

    “老伯,你这是捕鱼去了,收获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老渔夫摇摇头:“哪儿来的鱼啊,我这是卖了两颗珍珠,换了点钱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珍珠个头不小啊。”能卖这么多钱,看那老头的腰上钱袋子,好像还有不少钱,这老头是不是知道哪儿有大蚌?

    “没多大,就这么一点,卖给了一个外地来的商人。小伙子,你是哪个村子的,我怎么好像没见过你?”老渔夫说了两句,才觉得这人有些面生。

    “老伯,我就是旁边那个村子的。对了,你说的那个外地商人在哪儿,我下次找到珍珠,也好卖给他,能多卖点钱,乡里乡亲的,告诉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我们村子,我村子就在前面,你到村子里随便找人一打听就能知道。”老渔夫根本没有什么戒备心,但是也没有说出鱼盆的事儿。那个宝贝是他的,谁都不能告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