汤姆斯听着手下的汇报,知道那个老头是哪个村子的就好办了。相比于金钱,他更重视老头身上沾染那气息,说不定这老头家里就有什么宝贝!

    明天就去那个村子看看,要是有宝贝,那就是他的!至于那个县令,给点钱就好了。他在这个国家拼命赚钱,就是为了得到一些宝贝,从他们这儿赚到钱,在花钱从他们这儿买宝贝,到时候他可以带着宝贝和钱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下次他再回来的时候,就要占领这片土地,传播他的信仰!

    邱明看到老渔夫回来,主动过去打了个招呼:“老伯买了不少东西啊,要是你能有一箱金元宝,或许就能到大城生活了吧。又或者往北一些地方,买下一些土地,当一个地主多好。”

    老渔夫明显有些意动,但并没有接邱明这话茬,而是笑呵呵的往家走。

    没能买下来老渔夫的鱼盆,邱明也没太失望。当那传教士知道这鱼盆的下落后,老渔夫就肯定会卖掉这鱼盆的。怀璧其罪的道理,老渔夫应该能懂。

    邱明煮了点菜粥,买这宅子的时候,也同时请人买回了一些粮食,足够邱明自己吃很久的。

    邱明在想,什么时候他能达到师父刘若拙的境界,可以辟谷呢?不过他猜想,多半他也会跟师父是一个选择,即使能够辟谷,也会继续吃东西,满足口腹之欲。

    晚上继续在打坐,默念《上清大洞真经》,而在半夜的时候,他又一次感受到了有一股灵力波动,从老渔夫家的方向传来。

    老渔夫晚上本想看看这珍珠是哪儿来的,但是因为今天高兴,所以买了酒,直接睡到天亮。

    他再次来找邱明卖珍珠,他决定一定要好好保护鱼盆,有了这个鱼盆,那就是有了一只每天下金蛋的鸡啊。

    一天一个金元宝,他的好日子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这珍珠你还收吗?”老渔夫一脸期待的看着邱明,生怕邱明说出一个不字。

    “收,放心,还是昨天那个价。以后只要你有,那么就来卖给我。但是老伯,这珍珠不是你从蚌里面挖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老渔夫一脸的紧张:“就是我挖出来的,绝对不是偷的!”

    “老伯,我没说是你偷的。我猜测你应该是得到了什么宝贝,能够每天让你得到珍珠。你别着急,我没有抢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想想,这事儿要是县令知道了,你还保得住吗?要是那个传教士~~呃~~就是洋和尚,他知道了后,你还保得住吗?”

    老渔夫的脸上有了一些惊慌,这小伙子说的话,还是很有道理的。要是被那贪婪的县令知道了,那这鱼盆肯定就要被抢走了,他还过上什么好日子?

    “老伯,不如你将这个鱼盆卖给我,我给你一大笔钱。你可以带着这些钱离开,或者我送你离开也行。离开这个县,到中原富饶的地方去生活,当一个富家翁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鱼盆,邱明要是想抢,轻松就能抢过来。哪怕是偷,也能轻松偷来,还让人找不到,他有须弥戒指呢。

    偷与抢,邱明不想那么做,交换就简单多了。对邱明好,对老渔夫其实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老渔夫脸上有着一些犹豫,咬咬牙说道:“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,这珍珠就是我从蚌壳里挖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有一天你想卖了,记得找我。”若是换成他,觉得自己能保护住鱼盆,或许也不愿意交换吧。

    老渔夫回到家,左思右想,觉得这鱼盆的秘密暴露了,他应该跑。带着鱼盆跑到没人认识他的地方,过富家翁的生活去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他跑呢,门口突然传来许多喧哗声,接着就看到院门被推开,一个洋和尚,领着几个差役走进来。

    汤姆斯今天早早就来到了这个村子,找到老渔夫的家之后,他就感应到了宝贝的气息,这个宝贝的气息如此强大,他一定要得到!

    “就是他,偷了我的宝贝!”汤姆斯指着老渔夫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头,拿了洋大人的宝贝,还不交出来!免得到了知县老爷那里,还要吃苦头。”领头的差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胡说,我没偷东西!”老渔夫分辨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没偷,我进去找一下就行了。”汤姆斯嘴角挂着胜利的笑容,宝贝得来的太容易了。给了那县令几个金元宝,县令就派了这么多差役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抢,而是这片土地上,传说有许多能人异士,他身为一个外人,很容易被针对。

    可如果这宝贝连县令都说是他的,那么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那些能人异士,一般可不会与官府为敌。

    得到宝贝之后,他实力大涨,或许就不需要担心那些能人异士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官府竟然听一个洋人的话了?”

    门口突然传来一个不客气的声音,汤姆斯和那些差役都转头看看,是谁这么嚣张,竟然敢指责他们官差!

    “你是谁,我们怎么办事,还需要你来教?一边去,小心把你一起抓到官府去!”领头差役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来拿回我的东西罢了,拿完东西我就走。”邱明转向老渔夫,“老伯,保存在你家的东西可以还给我了吧,这个是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老渔夫打开箱子,又迅速合上,居然是满满一箱子金元宝,足够他买上一百亩地,当一个快乐的小地主了。

    老渔夫马上就回到屋子,拿着鱼盆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我的东西!”看到鱼盆,汤姆斯马上喊道。

    邱明拦在他们面前,背对着老农:“你的东西?那好,你说上面都有什么图案,说对了,我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汤姆斯语塞了,他都没见过,怎么知道上面有什么图案?

    “你说是你的,你知道吗?”汤姆斯很精明,他觉得那个宝贝,老头是绝对不会给邱明看的,所以这个人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啊。”邱明点点头,“一个童子,手拿一根鱼竿站在莲花上,同时还有两条鱼。”

    邱明向后一伸手,老渔夫将鱼盆递给邱明,上面的图案,真的跟邱明说的一模一样。老渔夫此时都开始怀疑了,莫非这个鱼盆,真的是这个小伙子的?那为什么还要给他钱,跟他买?

    “看清楚了,我说的没错吧,这个鱼盆,就是我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