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夜的时候,邱明正在打坐念经呢,忽然感觉到一道光晃过眼前,面前不远处,有着很强的灵力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看到鱼盆上射~出一道光,一个脚踩莲花的童子出现在半空中,手里拿着一根鱼竿,正在鱼盆中垂钓。盆中似乎是一个水潭一样,两条金色的鱼在里面游来游去,但好像有些慌张的样子。

    邱明发现,那鱼竿貌似也是一个法器,不过有谁会这么无聊,炼制一根鱼竿一样的法器?干什么用,就是钓鱼玩?

    还有这童子脚下踩着的莲花,散发着浓郁的灵力,邱明隐隐有一种感觉,要是把这个莲花摘走,肯定能炼制一炉不错的丹药,甚至还能直接炼制成法器!

    这个童子穿着的衣服,似乎也不是凡品,甚至可能是什么护身法宝。一个被封印的人,怎么会有这么多法器在身?

    难道说那两条鱼,才是真正的东海龙王太子?两个太子?

    童子忽然扭过头,看着邱明。这个人身上,他感受到了一股力量,竟然是一个修行中人吗?

    这个人,是来干什么的,来救这两个家伙的吗?

    “你是谁,何人门下?”童子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崂山上清观华盖真人门下,敢问道友是?”邱明打了个稽首。

    崂山上清观?没听说过,但听名字,应该是上清一脉的道统。不过那又如何,敢管他们家的事?

    “我是谁你管不到,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。还有,那些鱼珠是不是被你拿走了,记得留下来。”这童子模样非常嚣张,而且竟然要邱明将鱼珠也还回去。

    “道友,那两条鱼,是龙鱼对吧?他们可是东海龙王的太子?”邱明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童子眼睛眯了一下,能看出来这两条是龙鱼,这人有些眼光啊。不过他是从何而知,这两条鱼是龙子的?

    这个秘密,应该没人知道才对。除非是那些大能,才能够推算出来。可眼前这人的一点修为,连真正入门都算不上,怎么可能推算的出来?

    难道说,大人封印这两条龙鱼的时候,被这人看见了?

    “是不是管你什么事?赶紧离开,别找不自在!”

    现在的小朋友,都这么嚣张吗?好吧,邱明觉得人家有嚣张的本钱,那身上的气息,比邱明强大太多了。

    而且见过师父刘若拙之后,邱明就明白了一个道理,不要通过对方的面相,分辨对方的岁数,说不定这个童子,就是修炼了多年的老家伙呢!

    但被别人这样指着鼻子训斥,还是让邱明非常不爽。而且邱明怀疑这童子就是虚张声势,如果真的硬气,直接出手就好了,何须放话威胁?

    邱明笑了笑:“你应该也是被封印在这鱼盆里面的吧?若是封印不破,你能离开鱼盆多远?”

    看到那童子脸色一变,邱明知道,他猜对了。既然这童子不能离开鱼盆的封印,那他还怕什么。

    “道友,我看你也是我道门一脉,何必蹚这趟浑水?我家大人封印这两条小龙鱼,是给他们一些惩戒罢了。封印千年,自然会放他们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现在过了多少年?”

    “已经过去了一百三十六年。”

    还TM有八百多年呢!在这些人口中,是不是千年时间,就是弹指一挥间啊。

    “既然说我们都是道门一脉,那么可否商量一下,放他们离开?我看你也没有杀死他们的意思,又何必折磨他们呢?”

    那钓竿挥动,就会勾住那鱼的嘴唇,在鱼唇上留下一道伤口。这可不是普通的封印一千年,而是要折磨这两条龙鱼一千年啊。

    这是多大的仇恨,要折磨对方一千年?而且还专门派一个人过来折磨?

    童子脸色变冷:“这些事情,你也配知道!赶紧离开,免得自误!”

    “大人,救救我们兄弟啊。”一条鱼忽然口吐人言,向着邱明求救。

    那童子手里的鱼线忽然变长,鱼钩勾住了那条说话的鱼,将它提出水面。

    那条鱼猛地挣扎,重新落入水中,溅起两个水滴,落在桌子上。那两个水滴里面,似乎有一丝鱼唇上面的血丝,眨眼之间,就化为了两颗鱼珠。

    这鱼珠,是那两条龙鱼的血液化成的吗?

    邱明眼神盯着那两颗鱼珠,被那拿着钓竿的童子看到了,他马上说道:“莫管闲事,这两颗鱼珠就归你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撇撇嘴,说的好像鱼珠你能拿走似的。你都出不了那光柱,还嚣张什么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是东海龙王的儿子,你去东海找人来救我们,我东海龙宫必有重谢!”另外一条鱼喊道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鱼竿像是鞭子一样,抽在了那条鱼身上,甚至抽掉了一片鳞片。

    “闭嘴,想死么!”

    东海龙宫诶,那可是有着众多宝贝的地方。跟这么大的势力交好,绝对不亏。只是这童子肯定也极有背景,敢封印这东海龙王的儿子的人,肯定也是超牛的人物。

    邱明忽然想起来一个传说,也是一个童子,也跟莲花有关,并且杀了一条龙,貌似也是东海龙王的太子。

    好像传说之中,这东海龙王一直是个倒霉的家伙。

    这个童子,跟那位是否有关系呢?如果有关系,那可就太不好惹了,这位不但同样背景深厚,而且个人武力也超强啊。

    不过任务相关,邱明可不想永远生活在这个世界里,他惹不起,告知东海龙王,让他们自己解决总没问题了吧?

    “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们兄弟,我们在海里玩的好好的,凭什么把我们抓起来?”一条鱼吼道,声音充满了悲愤。

    我在自己家的地盘玩,没招谁没惹谁,凭什么就被封印了?而且每天用法器将我们钓起来,让我们的血液不断的流逝。而且下一次跃龙门,可就在不久之后了。这个机会,他们错过了,就要再等上一千年!

    如此一千年之后,我们不但不能越过龙门化龙,反而还有可能血脉退化,变成普通的鱼啊。

    凭什么?凭什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