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可不会客气,脸上挂满了笑容:“听闻龙宫宝物众多,不知可有什么防护之类的宝贝?”

    邱明很清楚一个道理,天才有很多,半路夭折的更多。只有活着,才能走的更远。郭德纲不是有那么句话么,谁活得久,谁就是大师!

    防护类的?敖钦想了想,看了龟丞相一眼,嘴唇微微动了动。龟丞相出去了,不到一分钟,带着一个双手托着一个托盘的蚌族婢女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邱道友,这是一件鱼鳞软甲,刀剑难伤,水火不侵,拥有很强的防御力,非常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龟丞相内心补充道,这不过就是普通兵士的衣甲而已,给那些身上没有鳞甲的海族穿的,能有多强的防御力,用来打发这没见识的小子正合适。

    听着龟丞相的介绍,邱明将那软甲拎起来。软甲的气息不弱,但邱明觉得,比河神送他的那把斧头好像是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邱明转头:“这件衣甲的防御力很强?”

    “非常强,不信邱道友可以试一试。”龟丞相递给邱明一把看起来非常锋利的剑。

    这剑上面的气息就更弱了,邱明觉得他的斧头一下子就能斩断。龙宫可能宝贝多,但是残次品也多吧,否则也不会在孙猴子来借兵器的时候,被孙猴子毁掉了众多兵器。

    邱明推开那把剑,一番手,河神送他的斧头就出现在手中,对着那个穿着鱼鳞软甲的虾兵说道:“你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斧头挥动,鱼鳞软甲直接被砍出一个大口子,要不是虾兵身上的甲壳泛起一阵光,恐怕这只虾兵,就被邱明开膛破肚了。

    堂堂龙宫,自己救了两个龙子,就给这谢礼是不是太寒掺了点?他也没想过对方会舍得送他跟齐天大圣一样的套装,但是送一件衣甲,也该给件好的吧?

    那虾兵瘫倒在地上,其实要不是龙王最后手中打出一道灵力帮他护体,他已经被邱明开膛破肚了。

    敖钦四条胡须抖动了一下,那把斧头,竟然是一件品质不低的法器。此子这点修为,就能有师门长辈赐下这等宝物,想必是极受宠爱。

    而且那法器上面的一些气息,为什么让他感觉有些熟悉,似乎像是他们水族炼制的手法,但又有所不同。看来普通的衣甲,是不能拿出来糊弄了。

    “龟丞相,我们南海龙宫就没有更好一些的衣甲了吗?”敖钦佯怒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下人拿错了,我这就让他们去重新拿。”龟丞相马上带着人出去,不到一分钟,又端着一个托盘上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这个衣甲,邱明连试一下的心思都没有,因为这个衣甲,分明就是一个龟壳!他要是穿着一个乌龟壳,那成什么样子!

    “邱道友,别急,你看。”龟丞相拿起这个龟壳,这龟壳忽然就变化成了另外一个样子,像是一件套头马甲一样。

    “向这玄龟软甲里面灌入灵力,就能激发上面的阵法,你可以随便试着砍,绝对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一斧子下去,只留下一条白印,一秒钟过后,白印就消失了。邱明表情十分纠结,这个防御力,还真没的说,可是……它是一个乌龟壳啊!

    “丞相,就没有别的样式的衣甲?”

    龟丞相一脸的不悦:“怎么,邱道友看不起龟族?”

    邱明内心很想说是,因为龟壳看起来太丑了。但看龟丞相的样子,如果他敢说,后果肯定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,那就这件了,感谢龙王。”算了,保命的时候,还管什么美丑啊,这件软甲的防御力没得说。

    敖钦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:“哈哈哈,小友满意就好。那么小友可还有什么要求,尽管提出来。”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他客套一句,对方不会真的提出什么要求。但是敖钦没想到,遇上了邱明这个毫不客气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啊,刚才喝的灵茶、仙酒,可否给贫道一些?”

    这个不但味道好,而且效果非常不错。看起来在龙宫应该不是太值钱的东西,邱明觉得这个要求应该能被满足。

    “龟丞相,一会儿你带小友去取仙酒和灵茶,本王还有事,就不送了。”敖钦说道。

    敖广冲着邱明点了下头就与敖钦一起离开了,敖玉和敖珏倒是冲着邱明抱拳拱手:“邱道友,等四海龙族盛会的时候,我们再聚。”

    龟丞相等两位龙王离开之后,才直起身子:“邱道友,这仙酒我们南海龙宫也不多,你要多少?”

    邱明眨巴眨巴眼睛,将乾坤八卦壶掏出来:“灌一壶就行。”

    龟丞相很满意的点点头,这邱明还是很识相的么,既然如此,那灵茶就多给他一点吧。

    “这两包灵茶给你,每杯三片茶叶即可。这茶不但含有不少灵气,还能解许多种毒,不过也与许多种灵药的药性冲突。”龟丞相将灵茶递给邱明的时候,还细心的解释了一番。

    其实这种灵茶很普通,他平时都不稀得喝,但是送出去的东西,得夸得好一点,才能让对方更加感激。

    邱明用手掂量一下,好像两包茶叶得有半斤重,这肯定能泡不少杯。这灵茶还有其他功效,邱明觉得更满意了。

    “你,去给邱道友这个酒壶里灌满醉仙酿。”

    一个蚌精拿着酒壶到一边,用一个漏斗,给邱明的乾坤八卦壶灌酒。龟丞相与邱明站在一边聊天,等着酒灌完。

    “丞相,那么下次盛会的时候,我该如何过来呢?”

    “你在大海边呼唤我的名字,自然会有人带你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还劳烦丞相派人送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邱明在这边缠着龟丞相不停的硬聊,拖延时间。那边老实的蚌精也有些懵,这一坛子酒都灌进去了,这小酒壶竟然还未满,这酒壶还是一个宝贝啊。

    蚌精也是直肠子,就那么一直在灌,一直到库房里六大坛醉仙酿都没了,她才拿着酒壶,站在龟丞相身后。

    还没等她开口,龟丞相就将乾坤八卦壶拿过来,递给了邱明:“邱道友,我这边还有事,就不亲自送你了,门口那个侍卫会送你离开。”他早就不想跟邱明聊了,这小子太能扯。

    邱明马上将乾坤八卦壶收起来,然后痛快的拱手告辞。就在邱明离开了很远之后,龙宫中传来龟丞相的咆哮:“你说什么?六大坛醉仙酿,都灌进那酒壶里面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