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百川今天不过是来自己的店里检查一下,这百川典当行,本就是他的产业之一。正打算离开呢,却看到了女儿的那个男同学。

    他可是清楚的记得,女儿上车之后,还回头看这小子呢!

    张百川转身再次上楼,店长愣了一下,老板怎么又回来了,账本不是看完了么,还有什么事儿?

    “老板,您还有事儿?”

    “老赵,派几个人,这两天给我好好盯着下面那个小子,看看他都做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店长虽然不明白为何老板让盯着那个顾客,但老板的话,他从来不会违背。老板的语气,听不出生气,这小子应该没得罪老板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我这就安排。”

    张百川下楼,路过邱明身边的时候,仔细盯着看了两眼。嗯,这小子看起来还挺干净利落的,但是为何他从这小子身上,好像感受到了一些危险的气息?

    邱明有些疑惑,刚才这人谁啊,为什么盯着他看?他想了想,不认识这人啊。店员也有些好奇,老板从来没有这么盯着一个顾客看过,莫非这顾客有什么问题?

    “哥们儿,稍等一下,我们店长叫我过去,你先等着师傅给你鉴定完再说。”

    店员走到楼梯边上:“店长,您叫我?”

    “小王,那个人是谁,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名字我不记得了,好像是姓邱,一会儿签合同就知道了。上次来咱们店里,卖过一些黄金,就是那些金元宝,咱们不是已经转手都卖出去了么。这次又拿来一个玉镯子,我看着成色非常好,正让李师傅鉴定呢。他不太懂行,很好忽悠,我保证这次咱们又能赚不少钱。”店员邀功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别太狠,给他一个公平的价格。拖住他半个小时,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?哦,记住了。”店员一头雾水,店长是觉得这小子手里好东西多,所以给个高价,好保持长期合作?

    可是在他看来,这小子就是不知道从哪儿挖到了一些宝贝,手里好东西肯定没多少了,没这个必要啊。还有为什么要拖住半个小时,这鉴定结果出来了,五分钟就应该将合同谈妥签订,这不是咱们店的规矩吗?

    “李师傅,这镯子成色如何?您给估个价。”

    李师傅没说话,左手比划了一个三,右手握拳,然后将镯子放下,他只负责鉴定和估价,具体当多少钱,是店员来谈。

    店员瞪大眼睛,什么,这个镯子值五十万!

    要是店长没交代,他肯定是按套儿说这镯子最高价值三十万,然后他们当铺还要利润,还要风险什么的,将价格压到二十万以下,甚至还可以说这镯子价值十三万,将价格压到十万以下!

    可惜了,今天是赚不到大钱了。

    “哥们,我们鉴定师傅已经给出了估价,你这镯子我们可以给出三十万的活当价格,一年内你可以赎走。你要是死当,我们可以给四十万的高价,这是最高价了。”

    鉴定的师傅愣了一下,今天小王是怎么了,没看清我的手势?

    邱明也没想到,这玉镯竟然如此值钱,他还以为这东西也就能卖十几万呢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有一对呢?”邱明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对?你拿出来看看,如果真是一对,那么价格还可以谈。”这么好的镯子,这小子竟然有一对?

    邱明伸手入怀,从须弥戒指里,取出另外一只手镯。

    店员一脸的心疼,这人是不是傻,这么珍贵的玉镯子,你就这么随手放在口袋里?你也不怕碰碎了!

    那鉴定师傅也露出了惊讶的眼神,按说上百万的玉镯他也见过,但是这种玉镯还能凑成对的,那可非常少见。

    过了五分钟,鉴定师傅冲着店员点点头,没问题,玉料、雕工都一样,是一对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镯子,如果你死当,我们可以给出一共九十万的高价。实话实说,在整个冰城,我们给出的保证是最高价了,毕竟你这什么手续文件都没有。到了我们手里,我们也要有一些利润。”

    邱明点点头,他不在乎多一点还是少一点,这些钱足够他用了,甚至他可能都花不完。

    “好,签合同吧。”

    店员愣了一下,这人都不知道议价的吗?这可是近百万的东西,怎么如此痛快?这一对的话,价格至少能提高百分之三十啊。不行,店长说了,要拖住这个人,可是对方答应了,他没理由再给加钱啊。

    “哥们,你手里肯定还有好东西吧?我们店价格公道,付款速度快,你要是还有什么好东西,一块拿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赶紧签合同吧,我赶时间。”邱明皱着眉头,剩余那些珠宝首饰,他可都是给父母留着的。

    店员特意放慢了办理合同的速度,然后又不停的找话跟邱明聊,等邱明接到手机银行短信通知的时候,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。

    店员起身,看了一眼店长,看到店长点头,他才满脸笑容的送邱明出门。

    邱明出门开车离开,马上就有一辆车也跟着离开,远远的缀在邱明车后不远处。

    找了一家小店吃了饭,邱明开车打算回家。

    咦?不对劲吧,为什么他感觉后面那辆车好像很眼熟,似乎是他从那百川典当行出来的时候,就在他的车后面。以邱明此时的记忆力来说,他不会记错。

    如果开始是同路很正常,但是他刚刚停车吃了饭,后面这辆车,怎么“恰好”还是在他后面……这是在跟踪他?

    是谁要跟踪他?是那百川典当行的人吗?他今天就觉得那店员有些奇怪,总是跟他不停的说话,还问他是否还有好东西卖。

    这百川典当行在网上的口碑很不错,但也说不定,就有一些阴暗面别人不知道呢!

    又或者,后面那辆车不是百川典当行的,而是跟他父母隐藏起来有关,那邱明就更好好好看看,对方是谁了。

    还没到家呢,邱明将车在路边停下了。后面那辆车超过去了,邱明笑着摇摇头,看来是他想多了。

    但是当他又往前开过一个路口的时候,那辆车又出现了。邱明脸色变冷,他将方向一转,开向了一条比较偏僻的路。

    被人跟踪,任谁都不会高兴。邱明将车靠边停下,盯着后视镜,那辆车果然也拐进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