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拉开车门下车,冲着那辆车招招手。

    车上两个人对视一眼,怎么办,被发现了。这可是大老板交代下来的事情,绝对不能搞砸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停车,装出一副嚣张的样子:“小子,你站在路中间找死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,跟着我干什么?”邱明盯着这两人,他的玄龟软甲就贴身穿着呢,不怕这两人偷袭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你,我们跟你干什么,赶紧滚~开,我们还有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不说,那就别怪我了。”说着邱明就猛地冲过去,那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呢,就感觉肚子忽然都挨了一拳,整个人躬成了虾。

    两人都跪在地上,一脸的痛苦,同时又觉得不可思议。他们也是打架的好手,就算是遇上那些散打高手,他们也不可能一个瞬间就同时被放倒了啊。

    这人动作竟然如此快,他们刚才根本没看清。虽然说可能因为天快黑了,光线不好,但这个人的动作也比他们见过的所有人都快。

    邱明站在两人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:“这条路平时没什么人来的,你们要是不说,我可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那两人心说,你这意思,刚才打了我们一人一拳,还算是客气的?

    他们要是知道要盯着的人这么狠,说什么也不会跟的这么近啊,远远的用手机拍摄就好了啊。

    这个活儿还是他们俩抢来的,早知道就不那么积极了。他们不过就是盯梢,怎么还挨揍了呢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打人,我们要报警。”

    打这种普通人,邱明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的。不过是对方先不守规矩的,邱明也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把斧头砍下来,在那两人面前,两人都懵逼了,这斧头是哪儿来的,刚才他们怎么没看见那小子拎着?

    还有这是什么斧头,这可是水泥路面啊,怎么跟切豆腐似的,就砍进去了?

    “你俩确定,你们的骨头,比这水泥块还硬?”邱明嘴角挂着讥讽的笑容,这种威胁,可比直接打他们效果还要更好。

    “哥们儿,我俩真的是路过,那什么,你要钱的话,我俩钱包都给你。”两人很害怕,但是不能也不敢出卖老板。

    “还挺能演,我从百川典当行出来,你们就跟着了,当我不知道?你们是百川典当行的人吧?”

    那两人眼神中都有一些慌乱,但却拼命摇头:“你说什么,我们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嘭!嘭!

    两脚将两人全部踹了个跟头不说,那两人嘴角都留下血迹。邱明若是不收力,这二人骨头都得全断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你们老板,做生意就规矩一点,别来找事儿。”邱明面带冷笑。听不懂?你们的眼神,已经出卖了你们。

    他一挥手,将那两人的车轮胎砍爆一个,然后挥手一拳砸在前车盖上,砸出一个巨大的坑。

    跟父母的事儿没关系,邱明也没兴趣打他们了。警告一番,如果还不识趣,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!

    邱明转身上车,斧头在随手收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邱明的车离开,这两人才相互搀扶着爬起来。他们感觉胸口阵阵作痛,呼吸也没有那么多的畅快。

    在看看前车盖上那个大坑,两人眼神中都露出了恐惧之色。这是人做到的?这要多么大的力量啊,拳头没事儿吗?

    车胎废了一个,他们只能打电话汇报。过了不到半个小时,一辆车开过来,将他俩接走了。

    张百川坐在一个房间喝茶,面前是一块单向玻璃,那两个人,正在被典当行的店长老赵问话。

    “你俩说什么?是他把你俩打成这样的?一拳一脚,你们连躲开都做不到?还有那前车盖,是他用拳头砸的,不是用铁锤?”

    老赵不太相信,那车也被拖回来了,上面那凹陷的痕迹,真的是人的拳头能做到的?这两人不是打架也挺厉害么,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?

    “赵哥,我们说的都是真的,那小子肯定会功夫,有内力的那种!”

    老赵也觉得这两人不会编这种瞎话,可是这太挑战他的认知了,真的有内力这种东西吗?

    他回头看了下那面单向玻璃,玻璃的另一面,张百川放下茶杯,脸色阴沉。老赵或许不相信内力什么的,但是他相信,因为他见过!

    可是那个邱明,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么,父母不也是普通人,这些资料此时就放在他面前呢。

    这资料,难道有错误?这小子如果真的这么厉害,会真功夫,那么是谁传授他的?为什么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在人面前展露过?

    还有一点让他很好奇,那邱明从哪儿弄来的金元宝和玉镯子,真是如同老赵猜测的那样,偶然获得吗?

    张百川从来不相信什么偶然的事儿,而且如果是偶然,为何那小子不一次卖掉,而是分两次?

    还有他记得下午时候看那小子的眼神,似乎很奇怪,好像经历了很多事情,什么都看得很开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眼神,是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年轻人身上的。这小子,经历过什么?

    老赵还说,那小子很奇怪,那对玉镯子卖了九十万,按说对方应该很高兴才对,但是却偏偏发现,似乎那小子眼神毫无波动,九十万在他眼里,就像是九十块一样,没有一点惊喜露出来。

    对钱财看得很淡,这也不应该是发生在年轻人身上,尤其是据他手下调查,这小子家境很一般啊。

    看穿着打扮,确实很普通。新车居然买了一辆哈弗,这跟普通的年轻人根本不一样,那些年轻人,不应该都买奔驰、宝马、路虎什么的吗?

    张百川发现,他忽然对这个小子更有兴趣了,不只是为了女儿。

    只是他现在开始有些担心,这小子会功夫,看起来还不弱,竟然能隐藏如此长时间,那心性该有多么的坚定啊。

    这小子还有什么事,是一直隐藏的?女儿跟了这小子,真的好吗?又或者,这小子是不是故意接近女儿?

    这几个人不太会办事,但也让那小子暴露了会功夫的事儿。张百川要继续查,他手下可不只有这些普通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