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在他进入动画片世界的时候,看到了一行大字——济公斗蟋蟀!

    等他再次看到眼前场景的时候,是在一片树林中。前面不远就能看到一条路,邱明走出去,向很多人赶去的方向看了看,隐约看到一座城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前面是什么地方?”邱明拦住了一位赶着马车的人,马车的后面,放着许多木料。

    那人上下打量邱明,这人是外地来的吧,连前面是应天府都不知道?

    “前面是咱们京城应天府,这位小兄弟是外地来的?”

    “对,北面过来的,到应天府寻找亲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进城?那上来吧,坐车快一点,要是走路,怕是你要走上半个时辰。”这人非常客气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城门口,有个人迎着马车走过来:“李老三,你可算是来了,相府可是等着你这车木料呢。”

    【发现剧情关键人物张煜,触发任务。主线任务1:救下跳河的张煜。主线任务2:阻止相府被毁。支线任务:斗蟋蟀,胜过道济和尚。】

    【主线任务完成,会有一定的奖励,完成所有主线任务,可回归现实世界,并进行轮盘抽奖。任务完成度越高,奖品越好。每个世界可触发随机任务,随机任务完成也有奖励。注意,主线任务为必须完成任务,如无法完成,则绝对无法回归现实世界。】

    邱明皱着眉头,道济和尚,就是济公,这可是一个太耳熟能详的人物了,民间有传闻,此人是天上罗汉转世,济世救人的。

    他也记得这个动画片,最终相府倒塌,那罗丞相的儿子,则被倒塌的房屋砸死了。这件事,肯定是济公搞的鬼。

    而这主线任务,是要让邱明跟济公对抗,看来这个任务不太好完成啊。光是主线任务1,就让邱明觉得有些头痛,谁知道这张煜什么时候跳河啊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我们这马车要去相府了,可不敢带你过去,你自己下车走路吧。”

    邱明跳下车:“多谢大哥,还有一件事要跟二位打听一下,这附近哪儿有河?”

    “除了这护城河,那么出城往北走上几里路,就有一条惠济河,也是这护城河的水源,我家就住在河边的村子。”张煜也很爽朗,对邱明没有一点防范之心。

    “谢谢这位大哥。对了,这附近可有寺庙?”

    “寺庙?北面倒是有一座开元寺,就在我们村子不远处,香火还算旺盛。不过那寺庙只对和尚提供食宿,普通香客可是不提供的。”张煜以为邱明想去寺庙混吃混喝。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,我要找的人,应该就在这开元寺。二位大哥,我们有缘再见。”

    邱明大踏步离开了,车夫与张煜也没多想,和尚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有亲戚也很正常。这个小兄弟,不会也要出家吧?

    但那是别人的事儿,他们也没多理会,赶车赶紧去相府,别耽误了罗丞相的大事儿,那罗丞相或许不会说什么,但是罗公子定然要让家丁打他们的。

    上次就有一个府里的花匠,因为没有照顾好罗公子的一盆花,结果被罗公子命人打断了腿!

    等到张煜和那车夫离开了,邱明却没有直接出城,而是在一个钱庄,兑换了一个大金元宝,换成了一些散碎银子,用一个钱袋装着,塞进袖子里。

    一路走,打听着应天府的物价,邱明发现,比他进入的前几个世界,都要贵了好多。好吧,这里是京城,而且济公传说的时代一直是在宋朝,那是华夏自古以来商业最为发达的封~建社会。

    邱明也在打听,有没有人见过一个法号叫做道济的和尚,或者说叫济颠。可惜的是,根本没人认识。

    一路上都能看到来来往往的行人,还有好多马车、牛车,这应天府确实是热闹非常,也不怪城里的酒楼有那么多,并且好像每一间都有许多食客。

    “咬他,咬他,上,上!”

    前面围着一群人,大呼小叫的非常热闹。邱明路过看了一眼,原来是在斗蟋蟀。

    斗蟋蟀,是宋朝才火起来的一种搏戏,也有叫斗促织、斗蛐蛐的,一般发生在秋季。这个无论是平头百姓,还是富家公子,都很喜欢玩。

    而且不只是普通的娱乐,还要加上彩头,穷人无非就是三五个铜板,但是在那些富家子弟之间,三五两银子都是不止,有时候甚至能达到上百两银子!

    邱明正打算离开呢,就听见有人喊道:“罗公子,你的青头将军可是又赢了啊!”

    一个穿着华服的青年,脖子后面插着一把纸扇,此时正脚踩石凳,一脸得意的看着众人:“我这可是常胜将军,自从我捉住之后,斗了十二场,无一败绩!”

    邱明停住脚步,看了看那华服青年,这位就是罗公子,罗丞相的那个儿子?

    看起来倒是人模狗样的,不过这天气又不热,拿着纸扇出门,偏偏又插在脖领子里。哦,不对,现在这纸扇有用处了,这不是正打开了拼命扇风呢。扇面上有着四个大字——常胜将军!

    罗公子对面一个人一脸的不爽,但还是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十两重的大银元宝,递给罗公子:“哼,就仗着一只蟋蟀罢了,要是哪天这蟋蟀跑了,看你还怎么嚣张!”

    罗公子一挑眉毛:“这蟋蟀每天我有专人照看,怎么会跑掉?这五天的功夫,你输给我六次了。今天我做东,咱们德胜楼。这酒楼的名字起的就好,我就喜欢去!”

    对面那公子冷哼一声,拂袖而去。罗公子前呼后拥,带着一帮人去德胜楼了。专门有一个人捧着蟋蟀罐子,那一脸小心翼翼,好像捧着的是易碎的稀世珍宝一般。

    邱明正要继续往前走呢,就看到路边巷子口躺着一个乞丐,一身的破衣烂衫,但奇怪的是,这乞丐的面前,并没有放着碗,邱明想给一块碎银子,都不知道该放在哪儿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转身离开的时候,身后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:“敢问这位师弟法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