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猛然回头,那个刚才躺在地上的“乞丐”已经坐起来了,头上戴着一个破帽子,身上的衣服有好多洞,还有好多补丁,仔细一看,竟然是一套僧衣,手上还拿着一个破蒲扇,那蒲扇也像是被踩了好多脚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看到,肯定认为是乞丐无疑,但邱明却知道,这位就是他要找的那个道济和尚,也就是济公。

    “师兄可是道济和尚?”邱明双手合十,做出了一个佛门礼仪。虽然很久没做过了,但没有任何生涩感。

    济公有些好奇,他喊邱明师弟,那是因为佛门之间对陌生的修行中人都是这么称呼,就像道门称呼道友一样。

    他觉得邱明身上的气息很奇怪,是修行中人无疑,但究竟是属于哪一门,他却看不透。这世间能让他看不穿底细的人应该都是前辈高人才对,可面前这位气息很弱啊。

    但是对方竟然做出佛门礼仪,这人是佛门弟子?修行的是哪一脉的功法,为何他从未见过?

    “师弟认识和尚?”济公更加好奇了,他今天才来这应天府,何以面前这人就认识他?他出家的时候,可是在杭~州的灵隐寺,从未来过应天府!

    “听过师兄的事迹,刚才也是大胆猜测,看来我是猜对了。”这形象,刚才如果不是背对着邱明躺着,邱明也早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让邱明有些惊讶的是,这济公一身法力定然十分高深,可是刚才他竟然没有感受到一丝,这就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敢问师弟法号?”济公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邱明嘴角抽搐一下,他就一个法号,还是戒痴给起的。虽然邱明知道,这法号在佛家经义中是另外一番含义,但他却还是觉得不太喜欢,毕竟他是现实世界过来的,可没打算真的永远青灯礼佛,不找女友了。

    现实世界找不到,动画片世界里找一个也行啊。

    “我俗家姓名邱明,嗯,字晓明,师兄喊我邱明即可。”既然法号不过就是一个称谓,那么我这名字也不过是一个称谓,告诉你哪个都一样。

    济公懒洋洋的靠在墙上,斜眼看着邱明。这人不说法号,反而是说俗家姓名。并且头上虽然带着帽子,但他还是能“看”到那一头短发。

    莫非这个邱明,是还俗不久的和尚?

    “邱明师弟,那么你师从哪位大师?”知道对方师父是谁,济公就能知道对方的辈分了。

    “道济师兄,师父法号,弟子不便提及。”能跟济公平辈论交,邱明内心还是很愉快的。

    “那么尊师在哪座寺庙修行?”

    “无名小庙而已,不提也罢。”邱明是真的不知道那座小庙叫什么,当初他也问过戒痴,可是戒痴说庙就是庙,为什么一定要有名字?

    济公眉头皱起,这人为何不愿说法号,不愿说师承?但看其身上,并没有什么业力缠身,应该没做过恶事。

    如果说用什么手段,洗去了业力,那以这邱明的实力,绝对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邱明师弟,你可是还俗了?”

    邱明尴尬的笑了笑,心说他当初当和尚,那是被~逼~的!虽然后来学到了一些神奇的功法,但他可没想着要遵守那些清规戒律,尤其是绝对不会永远戒色,这个不能戒!

    还好,面前这位,貌似也不是什么守规矩的和尚,邱明觉得,或许能跟济公成为朋友。

    “道济师兄,睡觉起来,肚子应该饿了吧,不如我们去吃点东西?”跟这衣服上全部补丁的济公比起来,邱明绝对是一个富僧!

    一说到吃,济公眼睛就变得锃亮:“好啊。要是有狗肉,再蘸点蒜泥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肉与蒜,这在此时的佛教,都是严令禁止的。蒜的味道很大,和尚吃了之后,不方便与香客讲经。至于肉,那就更不行了,佛门不事生产,所以禁止吃肉食,这是官府的说法。佛门自己的解释则是佛门禁止杀生,所以不食血食。

    反正邱明在跟戒痴他们一起的时候,这些是都不能吃的。

    到了一家酒楼,邱明他们刚要进去的时候,小二就跑过来,冲着济公挥手:“去去去,乞丐去后门,那边有给你吃的剩菜,正门也是你能进的!”

    邱明从袖子里掏出钱袋,丢了一块碎银子给那小二:“赏你的,这位大师是我的客人,给我们找一个雅间。”

    小二愣愣的看着邱明,他虽然不明白为何这位要请一个乞丐吃饭,但手中的银子可不是假的。这位出手可真大方啊,比那些达官贵人都大方!

    狗肉可没有,但是有牛肉,有鸡,有鱼,八个菜,还有一壶酒,摆满了桌子。

    邱明给杯子满上,还没等他举起杯呢,济公已经伸手将那只鸡抓起来,撕下一个鸡腿,塞进嘴里,吃的满脸都是油!

    呃~邱明放下酒杯,这济公还真是与众不同啊。

    趁着济公吃鸡的时候,邱明赶紧每道菜都尝了两口,虽然他知道济公是罗汉转世,但那身上确实是脏兮兮的。躺在墙边地上睡觉,身上能干净喽?

    反正济公动过的菜,邱明是绝对不会再动的。要是没吃饱,他一会儿再叫两个菜打包带走!

    一只鸡,不到一分钟,就被济公吃完了,他居然还唆了一下手指,然后继续伸手抓那盘牛肉。

    邱明一脸无奈,桌上的筷子你看不到吗?咋地,佛教传闻是印度那边传来的,你就非得吃手抓饭啊!

    “道济师兄,喝酒啊。”邱明举着杯子说道。

    济公点点头,抓起桌上的酒壶,直接对着嘴喝光了一壶酒,然后再端起那酒杯,一口干了。

    邱明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货是不是故意的!我请你吃饭,你也不能这样啊。

    嗝~

    济公又抓光了两盘菜之后,打着嗝,一脸的舒爽,吃东西的速度才慢下来。刚才这邱明也是酒肉不忌,肯定不是刚刚还俗,莫非是因为犯了清规戒律,才被从寺庙撵出来的?

    可是天下间寺庙众多,能够学到真本事的却没有几间,这邱明,到底是哪儿来的?他这种吃相,邱明也没有阻止,这又有些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邱明,你法号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邱明一脸苦涩,道济师兄,不问法号行不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