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邱明不愿说,济公也没再问。只是冲着邱明晃了晃酒壶,示意再要酒。

    邱明手一晃,乾坤八卦壶出现在手中,他给济公倒了一杯二锅头。酒楼提供的酒,也就二三十度而已,完全不如这二锅头有劲。

    济公伸出沾满油渍的手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哈~~好酒!”这才是酒,相比之下,酒楼那酒味道就太淡了一些。不过济公同时瞄了邱明右手一眼,这个邱明,竟然有须弥戒指,这可不是一般修士能弄到的宝贝。

    古人说什么千杯不醉,那酒的味道,就跟啤酒差不多,而那杯子,就是小酒盅。所谓的千杯,也就是十瓶啤酒的量而已,能喝十瓶啤酒的人不多,但也不少。

    济公想要将邱明手中的酒壶也拿到手里,但是被邱明躲开。开什么玩笑,这酒壶是宝贝不说,里面还有他从南海龙宫弄来的醉仙酿呢。

    再说了,你一手油,还要对嘴喝,怎么可能给你!

    “小气!”济公嘟囔了一句,继续用手抓豆子吃。

    邱明气的想笑,你还好意思说我小气?一般情况下,我喊你师兄,不应该是你请吃饭?你没钱,我请了,这没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我请客,你用手抓不说,那只鸡上来你就抓走了,我可一口都没吃到。一壶酒我就喝了一杯,你对着壶嘴全灌自己肚子里了。

    现在我又给你喝你从没喝过的二锅头,你还想抢我的酒壶,不给就说我小气?哪有这个道理!

    “道济师兄,不是我小气,而是我没有你那么~嗯~洒脱。你要喝,我就给你倒,管够。”这乾坤八卦壶里有上千斤酒呢,还不够济公喝的?

    济公眼睛一亮,马上把自己面前的杯子推过去,想了想,又把装烧鸡的那个大海碗推过去。

    邱明笑了笑,也没拒绝,就拿着酒壶,给那大海碗倒满了。

    济公瞥了眼邱明手中的酒壶,没看出来,居然还是个宝贝。这么好的宝贝,怎么落入一个不爱酒的人手里了,简直就是浪费啊!

    一会儿看一看,能不能要过来,换也行。有了这个,以后随时都可以喝酒了。

    “道济师兄,这酒喝着可还好?”邱明小酌了一口,他住宿舍的时候,可也喜欢跟舍友们一起出去喝一点。

    一个人喝酒最没意思,人多了喝的才痛快。

    “这酒不错,和尚我竟然从未喝过,你是从哪儿弄的?”济公从南到北,喝过太多种酒了,但是这种酒,却从未喝过。那么邱明,是从哪儿得到的?

    “我家乡的酒坊酿造的,喜欢就多喝一点。”这就是现实世界最普通的二锅头,很便宜的一种高度酒,口感也还不错。

    济公看着继续给自己倒酒的邱明,这酒是他家乡的?那么他的家乡在哪儿,如此好酒,为何他连听都没听过!

    不过这个邱明不让他讨厌,或许能够与其成为朋友。除了当年的老住持,有谁还愿意跟他坐在一桌吃饭呢?

    邱明可是想跟济公学两手呢,当初跟戒贪学了两手,就让邱明感觉十分受用。这济公要是能传他两手,肯定更是受用无穷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这样喝酒、吃肉,就不怕违反清规戒律,佛祖怪罪吗?”

    济公此时有些醉眼朦胧的看着邱明:“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坐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济公继续说道:“世人若学我,如同进魔道!”

    邱明深以为然的点点头,这种酒肉和尚,偏偏又让许多人因此而开始礼佛向善的,也仅有这么一位罢了。

    “佛祖曾言,放下执念。执念可不只是贪嗔痴,酒肉等斋戒,又何尝不是一种执念?戒守的再严,斋持的再好,不能度己,亦不能度人,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济公对显宗那八关斋戒很是不屑,世人皆有佛性,斋戒与否,也不影响佛性的增减,但却影响有些功法的修行。他就是戒不掉这口腹之欲,否则又何必重临凡尘,体验世间疾苦,以寻求突破。

    邱明眼神有些古怪,这些话他能理解,但是不应该从一个和尚的嘴里说出来吧?难怪人们管济公叫做济颠,还真是有些疯疯癫癫的。

    “邱明,倒酒啊。”济公一脚踩在凳子上,右手继续抓菜吃,左手在……扣脚丫子!

    邱明感觉刚才吃进去那些东西,现在也有点想要从他的胃里跳出来。

    “邱明,人谁身上能够没有污垢呢?除去污垢,难道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对,但TM你不能在吃饭的时候抠脚丫子啊!

    邱明强忍着不适,继续给济公倒酒:“师兄,难道你从来不沐浴的吗?”

    “诶~~下雨天和尚我还是会洗个澡的。”

    邱明“……”

    都说济公是大师,是当世活佛,但这性格也确实不太讨喜。或许他帮过很多穷人,算是济世度人了,但总给人一种太过自我的感觉。

    也难怪为何其他寺庙都容不下他,别人若是像他这样,还有几个能修佛的?

    正说着呢,外面忽然就打雷了,眨眼功夫,哗哗的就下上了雨。雨水顺着窗口飘进来,济公站在窗口,任凭雨水打在身上。

    邱明看着济公用手在衣服里搓来搓去的,这货该不会是在搓泥呢吧?!

    这雨来得快,去的也快。不到五分钟,雨就停了。济公回到桌前,手还没从衣服里拿出来呢。

    邱明不想看,但济公那手在衣服里搓来搓去的动作,却让他忍不住盯着看,他几次张口,却又什么都没说,只是不停的给济公倒酒,自己也喝了两杯压一压。

    “邱明,和尚我用这个,换你的酒壶怎么样?”济公的左手从衣服里伸出来,摊开掌心,里面一个黑乎乎的泥球。

    这要是换做别人,肯定跳着脚骂了,但是邱明却知道,济公身上搓下来的这个,叫做汗泥丸,可是一种非常神奇的丹药。

    “师兄若喜欢喝酒,以后经常来找我就是了,这酒壶是不能换的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邱明眼睛还盯着那汗泥丸。

    邱明想要这汗泥丸,可以拿去别的世界,跟别人换东西用,他自己是不会吃的,绝对不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