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公一脸的遗憾,这是他能拿出来最好的东西了。至于他身上的破衣烂衫,还有那把破破烂烂的蒲扇,是绝对不能换的。

    他是罗汉转世,每时每刻身体都在不断的吸收灵气,淬炼,排出一些“污垢”。

    这些“污垢”,同样含有着很强的灵力,甚至还有他罗汉金身的一丝力量,在这世间,可以算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了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那邱明有须弥戒指,又有这宝贝酒壶,估计对他的汗泥丸,不太看重吧。

    “那好,这个给你,算是酒钱了。”济公随手一丢,那汗泥丸就落在邱明面前的桌子上,没有一丝晃动。

    邱明快速的收起来了,这个汗泥丸给那些不知道其来历的人,绝对能当做仙丹。邱明自己也可以留着备用,说不定哪天需要救命的时候,也就顾不得恶心了。

    “吃饱喝足,该结账了。”济公一抹嘴,一副等着邱明掏钱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小二,结账!”

    “客官,一共是二两七钱银子。”小二一脸的失望,都怪那个乞丐。别的富家子弟到他们酒楼吃饭,都要叫几个唱曲儿的作陪,酒也是一壶一壶的上。

    以这位公子刚才一两银子的赏钱来看,如果是跟其他富家子弟一样,这一顿怎么不得一二十两银子啊,那他说不定又能混上一两银子的打赏呢。

    小二狠狠的瞪了一眼济公,都怪你!也不知道走了哪门子的好运,才能让这位公子请你吃饭。

    邱明正要掏钱呢,济公看到小二的眼神,突然摆手拦住了邱明:“慢着,你上菜的时候,偷吃了吧?”

    小二脸色一慌:“臭乞丐,你说什么呢,我怎么会偷吃?你看清楚,我这嘴上和手上可都没有油!”

    小二这么一说,邱明反而觉得济公猜对了,正常人面对这种无端的指控,又何必如此解释?

    不过这菜他们都吃完了,那如何证明小二偷吃了?邱明看向济公,看济公好像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    济公好似醉眼朦胧的看着小二:“你至少偷吃了一个鸡翅,半个鱼肚。”

    小二梗着脖子说道:“你喝醉了,不要诬赖我!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的动静都有些大,掌柜的也从楼下上来了,这个张小六在干什么,怎么能跟客人吵架!

    他站在门外听了两句就知道了,肯定又是这张小六偷吃了客人的东西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不过这件事,绝对不能承认,否则酒楼还怎么做生意?而且这张小六,还是他远房外甥。

    掌柜的走进包厢,看到济公,也是皱着眉头,这样的人,怎么能进他们的酒楼?别的客人见到了,还怎么吃饭!

    不过更让他好奇的是,坐在这乞丐对面的那个公子是干什么的,看起来倒像是个读书人。这可是应天府,随便扔块砖头,砸中的都可能是某官员的亲属,所以一般他们这些做生意的遇上陌生人,也都要保持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不过若对方真是要来横的,他也不怕,这酒楼的大东家,那可是罗相爷的公子!

    “二位,你说我们酒楼的店小二偷吃了你们的菜,证据呢?”掌柜慢条斯理的说道。菜都吃完了,才说被偷吃了,是想赖账么!

    就算是被偷吃了,你们怎么证明?这事儿就是闹到官府去,他们酒楼也不怕。

    “证据?简单。你去拿个盆子来,我给你看证据。”济公说的时候,还捻了一颗蚕豆扔进嘴巴里。

    掌柜的一挥手,张小六就赶紧跑下楼去拿盆子了。他就不信,一个盆子怎么证明,就算是你把鸡骨头拼上,我也可以说你把那骨头咽进去了!

    邱明也是一头雾水,要盆子干什么?当盆子拿来的时候,济公弯腰低头,邱明一脸的古怪,这济公该不会是要将吃进去的东西都吐出来吧?

    尼玛,这也太恶心了!

    掌柜的脸色也不太好看,这人不是无赖么,这要是让其他雅间的客人听见呕吐声,万一再闻到味道,今天就不要营业了!

    呕~~

    济公真的张嘴在往外吐东西,但是邱明瞳孔猛地一缩,济公吐出来的竟然是一整条鲤鱼!

    那鲤鱼落在盆子里,还吧嗒吧嗒的跳动!只是有一点很奇怪,鲤鱼的肚子上,好像少了一块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残缺的鲤鱼时,张小六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他偷吃的那一块,不就是这块鱼肚么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,明明已经被吃掉的鱼,怎么还能吐出来?!

    邱明不知道,这算是幻术吗?如果是幻术那还好说,以邱明的修炼速度,再过两年也可施展出来,但要骗过一个同样是修士的人,那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可要不是幻术,而是别的什么秘术,那就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不承认?”济公玩味的看着张小六。

    “假的,肯定是假的。你就是一个变戏法的,这条鱼定然是藏在了你身上,来诬陷我们酒楼的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一听这句话,也反应过来,张小六不能出事儿,否则酒楼的名声可就毁了。再说死鱼怎么可能变活?那乞丐的嘴就那么小,怎么可能吐出来这么大一条鱼?

    “一条鱼能证明什么,你不是说他还偷吃了你的鸡吗?好啊,你把那只鸡吐出来我看看?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就让你看看。”济公一脸的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小六,你去搜一下他的身体,免得他身上藏着东西。”变戏法的可不会无中生有,都是事先藏好的。这酒楼是他们家的,那么其他的就没什么问题,最有可能就是藏在身上。

    张小六强忍着恶心,一手捂住口鼻,一手在济公身上摸来摸去,济公好像被碰到了痒痒肉一样,哈哈直笑。

    看到张小六摇头,掌柜的马上有了底气:“吐啊,你倒是吐出一只活鸡啊!”

    呕~~

    大家谁都没太看清,只觉得好像是济公张嘴往外吐,然后一只鸡就从他嘴里蹦出来了,在地上扇着翅膀。让张小六木眦欲裂的是,这只鸡恰好少了一个翅膀!

    邱明眼睛眯了一下,他看了看桌上,那鱼骨头和鸡骨头,竟然也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见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