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掌柜的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邱明发现自己多余问这句话了,因为掌柜的和那小二都已经变得傻愣愣的杵在那,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掌柜的!”

    掌柜这才回过神,看济公的眼神,有些惊恐。这还是人吗?人怎么可能将吃进的鸡吐出来,还变成活的?

    “小人有眼无珠,得罪了上仙。”

    济公脸色一黑:“我是和尚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小六愣住了,和尚怎么喝酒吃肉呢?但是现在他可不敢问这个,只是跪下磕头:“小人得罪了活佛,请活佛赎罪,小人实在是好多天都没吃到过肉了,所以才贪嘴。”

    邱明掏出两个一两的碎银子扔在桌上:“我进来的时候,曾给你打赏一两,这顿饭的差价,你补上吧。道济师兄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只是对方嘴馋,偷吃了一点东西,邱明懒得理会。但是出门之后,济公却瞥了邱明一眼:“邱明,你以为我真是要跟那小二过不去?这家酒楼是罗丞相儿子开的,那罗丞相的儿子赚了很多钱,但是去年赈~灾的时候,却连一两银子都不愿意捐!”

    济公针对的不是那小二,而是罗公子。他今天展示那一手,也是为了震慑罗公子。一个小二偷吃了点东西,他又何必浪费这么多法力。

    邱明有些好奇:“道济师兄,那罗公子只是不肯捐钱?”济公展露这一手,真的只是因为对方太过吝啬?

    “何止这些。那罗公子为人极为苛刻,仗着其父亲是丞相,没少做出恶事。相府的家丁,有许多都被他打断过腿,还有强占民女、强取豪夺、欺压良善等太多事情了。我也是才到应天府,就听说了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待我仔细查一查,若真是如此,那少不得要给他一些教训,叫其悔改。若是不思悔改,恐其下辈子要堕入畜生道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皱着眉头,如此说来,那罗公子确实非常可恶。不过要是因此毁掉整个相府,邱明觉得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“道济师兄,那罗丞相人如何?”

    “罗丞相?好像没做过什么大恶之事,不过深得皇帝信任,权柄在握。”

    “那道济师兄为何不去度化罗丞相?”很明显,如果罗丞相能够变得勤政爱民,以他手中的权柄,肯定能为百姓做更多的事。相比之下,这罗公子就没必要度化了,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就好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打断别人的腿么,那就让他尝尝断腿的滋味,他不是巧取豪夺么,那就让他怎么夺走的,怎么失去。至于强占民女那就更好惩戒了,罗公子去宫里当个公务猿也挺好。

    济公看了邱明一眼:“度化罗丞相?你说的有道理,我虽然无法度尽世间不平事,但既然看到了,总要管一管,那罗公子就先放一放,我去度化那个罗丞相。邱明,我们有缘再见。”

    诶~~

    邱明叹了口气,还以为找到一个高人,可以学习一些佛门秘术,增进修为呢。但这济公根本没往这方面谈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济公走的时候,好像是平常走路一样,但是每迈出一步,就前进十多米,几步之后,在夜色下,邱明已经看不到济公的影子了。

    摇摇头,邱明看现在也天黑了,他就找了一家客栈先住下,明天就去城外的小村,防止那张煜跳河自尽。

    一晚上的打坐念经,邱明不但没有丝毫疲惫,反而变得更加精神奕奕。只是他没敢将三品莲台取出来,只是喝了一杯醉仙酿。

    天亮后,城门打开,邱明吃了早饭,走出城门。

    后面传来一阵马车的声音,邱明回头一看,巧了,这不是张煜么。

    “张大哥,你这是干什么去啊?”

    张煜看着邱明,好像有些眼熟,他仔细想了想,才想起来昨天见过面,是那个跟他问路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是你啊,你这是上哪儿去?”

    “我打算去河边的村子买个房子住,张大哥的村子就在河边吧,你们村可有房子要卖?”

    张煜以为邱明是从亲戚那得到了一些资助,也没多问,想了想说道:“好像张三叔要搬去城里跟儿子住,他那房子虽然小了点,但也算干净,你要是想买,我帮你问问。你要是现在去我们村子,那就上车吧,我正好回村去拉一些木料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罗丞相正在书房,看着下面人送上来的折子,他要从这里面选取重要的,呈给皇上看。

    当当当~

    罗丞相抬起头,怎么听着似是有人在敲窗户呢?是谁,他不是说过,他在书房的时候,谁都不能打扰么!

    推开窗户,透过烛光,看到一个浑身破衣烂衫的乞丐。这乞丐怎么进来的,他这相府,什么时候可以随便让乞丐进来了?

    “罗丞相,和尚我找你有点事啊。”

    和尚?哪儿有这么脏兮兮的和尚!而且这和尚满嘴酒气,是哪个寺庙的,不知道遵守戒律吗?

    “你怎么进来的?谁让你进来的?赶紧出去,否则我要叫护院了!”罗丞相怒道。任谁家里窗户下面冒出来一个陌生人,都不会高兴,更何况是一个满嘴酒气,看起来跟乞丐似的臭和尚。

    “罗丞相,和尚我是来度化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护院,护院!”罗丞相不等济公说完,就高声喊人。度化,他怎么听着像是要杀了他?

    济公愣了一下,这罗丞相怎么连话都不听他说完就喊人,这样很不好。不过没关系,任他怎么喊,别人也都听不见的。

    “罗丞相,别喊了,没人能听见的。和尚我就来跟你说几句话,说完就走。”济公摇晃着破蒲扇,“你是丞相,手中权柄极大,坐这个位置,既要勤政爱民,也要教育好你的儿子。说完了,你好好想想吧,和尚走了。”

    罗丞相刚才忽然就发现自己一动不能动了,而且他喊了两嗓子,怎么护院居然没来?等那臭和尚消失了,他才重新恢复了身体的控制。

    罗丞相跌坐在地上,头上渗出冷汗。刚才若是这和尚要害他,那他怎么办?不行,必须去请一些高人回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