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明在河边的村子买了一套小宅院,泥坯盖的房子,房顶不是瓦片,而是草帘,看起来不是很结实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人对于邱明这个外来户,并不太排斥,只是也没有那么热情。安顿下来后,邱明看向远处的一座山,山顶上能看到有一些建筑物,开元寺,就在那座山上。

    这个动画片看似十分简单,但济公却非常不简单,天上罗汉转世啊。邱明隐约记得,济公的世界,好像也是妖魔鬼怪横行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佛、道、妖、魔混杂的世界,他很想去看看,是否还有崂山,是否还有上清观。只是这一切,要在他完成任务之后。

    黎明时分,太阳还在地平线以下,开元寺的山脚下,出现了一个穿着长衫的人。这个时间,整座山都还很安静,只能听见这人上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走到一半的时候,邱明盘腿坐在休息平台上,开始运转家传功法。太阳出来了,一丝紫气,被他吸入身体,过了一会儿,邱明睁开眼睛,还是在动画片的世界修行速度更快啊。

    继续上山,到了山顶的时候,山门已经打开了,正有僧人在打扫落叶。

    看到邱明,那僧人愣了一下。这才太阳刚出来,就有香客上山了吗?那他是天还没亮,就已经开始爬山了吧?

    “施主是来上香的吗?寺庙中正是早课的时间,恐无法接待施主。”正常情况下,都是早课结束,才会有香客上山的。

    “无妨,不知寺中可让抄录经书?”邱明想试试,这个世界的经文,是否有什么神奇的效果。至于说戒痴曾告诫他,心经圆满之前,不宜学习其他经文的话早被他抛诸脑后了。

    “正常是可以的,施主请跟贫僧来吧。”

    邱明在扫地僧人身上没感受到一丝属于修士的力量,要么是对方跟济公一样,属于那种可以隐藏气息,让人根本感觉不到的高人,要么就是对方只是一个普通僧人,邱明倾向于后者。

    这开元寺这么多僧人,要是一个门口扫地的都是高手,那就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到了藏经阁,邱明看到一个眉毛都白了的老和尚坐在门口的蒲团上,似是正在做早课。这老和尚口中所念经文,邱明竟一句都未听过。

    “了因师叔,这位施主想要到藏经阁抄录一些经书。”

    老和尚慢慢睁开眼睛,一副宝相庄严的样子,伸手一指旁边。邱明看过去,是一个功德箱。他把钱袋从腰间解开,只留下了一块银子,剩余的都倒入功德箱。

    老和尚顿时变得眉开眼笑,迅速起身:“这位施主,你想抄录什么经书?或者你告诉贫僧你抄录经书要干什么,是镇宅吗?”

    邱明看着老和尚,面色古怪,为何他感觉这个老和尚没有一丝高僧的样子,跟在现实世界那些供人旅游的寺庙僧人一样,钱多的就是贵客!

    抄录经书镇宅,还有这种说法?

    “可否让我自己挑选一番?”

    “可以可以,施主里面请,看上哪部经书跟贫僧说一声,不要弄乱了这些经书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邱明看到一本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,他抽出来后,发现上面的经文,竟然跟他读过的有好多处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读了一遍这里的心经,摇摇头又放回去,很明显,这个心经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他又找到一本金刚经,结果读了一遍,什么感觉都没有。不知道是这个世界经书不再拥有神奇的力量,还是说这本经书也是错的。

    邱明一连读了五本经书,但是失望也越来越大。他自己默念心经,还是能感觉到一丝丝的力量从体内生出。

    那么应该不是说这个世界不能从经书上获得力量,而是说这里面的经书跟邱明从现实世界读的经书一样,肯定是有删减错漏之处!

    “了因大师,这些经书都不是原本吧,可有原本能让我看看?”邱明发现这些经书好像都是抄录的,既然是别人抄的,那么难免就会有错漏。

    “原本?施主有所不知,开元寺没有一本原本的佛经,所有经书,都是抄录而来。前朝时候,开元寺曾差点被毁,经书也全部遗失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一脸的失望,不过他并未放弃,而是继续在藏经阁翻阅经书,每一本他都读一遍,希望从中找到没有错漏的。

    了因觉得有些奇怪,这位施主不是说来抄录经书的吗,为何一直在翻读,难道是有目的的在找什么经书?

    “施主,贫僧要去用早膳,你若是挑好了,那就跟门口的僧人说就行。”

    邱明也空着肚子,继续翻阅经书,从早到晚,他就没有停下来过。整个藏经阁,被他翻阅了有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直到了因再次过来,提醒他寺庙要关门了,邱明才悻悻的下山离开。

    第二天,邱明又是很早就来了,一个金元宝,让了因同意,邱明把这藏经阁的经书都看完。

    了因觉得这邱明根本没有慧根,经书要熟读,甚至背诵下来才好。你这么读一遍,能理解经文的意思吗?如何得到教诲?

    他哪儿知道,邱明就是想看看,哪本经书他读了之后,能够让他感受到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一连十天,邱明将藏经阁所有的经书都读完了,却没有一本经书,能对邱明有用。

    邱明思来想去,或许只能去找济公了,希望能够得传一些佛门修行之法,或者其他佛门秘术。

    可是他来了这开元寺十天,却并未见到济公过来挂单。济公那是随便找个地方就能睡觉的人,或许根本不会来寺庙住。

    此时在应天府南边的某座破庙里,济公正坐在一口锅的旁边,锅里面煮着一锅狗肉,旁边还有一个放满了蒜泥的碗。

    蒜泥狗肉,那是济公的最爱。

    罗公子正在丞相府发火呢,他养的那条狗,怎么忽然就丢了?那条狗,帮他咬了多少人呢,这帮下人竟然连一条狗都看不住,真是该好好教训一番了!

    不过今天他却不好闹出太大动静,因为今天父亲请来了一位客人,据说是什么前辈高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