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煜眨巴眨巴眼睛,不是喊我不要跳河么,为啥这人跳河了?这人是谁啊?

    邱明从河里爬上岸,模样十分的狼狈。他现在很想把这张煜的脑袋按在水里,问问这货刚才为啥忽然转身!

    老子是来救人的,TM变成老子跳河了!

    “邱兄弟?你有什么事儿想不开?”张煜一副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邱明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我是来救你的!”

    张煜这才想起来,好像刚才是听见邱明喊他不要跳河来着。他露出一个苦笑:“邱兄弟这又是何必呢,我跳河,是有不得已的苦衷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旁边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:“哦?有什么苦衷,说出来让和尚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邱明眼睛眯了一下,这济公果然在。他很好奇,为什么张煜要跳河的时候,济公就恰好出现了?他可记得,济公说过要度化罗丞相和罗公子的。

    张煜扭头看着济公,这个乞丐是和尚?就算和尚心善,愿意帮忙,但是能拿出三百两银子吗?

    济公看到张煜那怀疑的眼神,也没再问,只是转向邱明:“邱明,你这衣服可都湿了,这天气虽然很热,但衣服还是干爽一点的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手中的破蒲扇随手一扇。邱明感觉一阵暖风吹过来,衣服上的水迅速蒸发,眨眼之间,本来还在往下淌水的衣服竟然干了!

    “多谢道济师兄。”邱明有些眼热,这一手他也想学。

    济公慢慢的摇晃着蒲扇,再次看向张煜,果然,张煜是一副惊诧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大师,大师救我啊。”张煜噗通一下就给济公跪下了。

    邱明大怒,老子为了救你都掉河里了,结果现在去求济公?好吧,济公那一手,对普通人来说确实非常震撼。

    “你先起来,说说你的事情,看看和尚能不能帮到你。”济公蒲扇一挥,张煜就不由自主的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张煜感觉非常惊讶,这大师肯定能帮他!

    “我今天做完家具,正打算回来的时候,路过一个院子,里面两个相府的家丁说什么蟋蟀的事儿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突然去掀开了那个装蟋蟀的罐子,结果被家丁喝止,手一哆嗦,蟋蟀罐子就打翻了,然后罗公子的青头将军就跑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罗公子知道后非常生气……如果明天我不能给他三百两银子,那么他就要杀了我啊!大师,大师你救救我吧,我家中还有老母啊。”

    邱明伸手入怀,从须弥戒指里面取出来三个大金元宝:“这个给你,足够换三百两银子了,拿去赔给罗公子,以后还是不要到相府做木匠活了。”

    救人救到底,邱明可不会让济公来帮忙,那样肯定会影响邱明的任务评价,他可不希望最终的任务评价只有一两颗星。

    张煜张大了嘴巴:“邱兄弟,你说这个给我?可是我还不起啊。”三个大金元宝啊,他真想接过来,但是他拿什么还?

    邱明瞥了济公一眼,对着张煜说道:“这是给你的,不用你还。你家中还有老母,以后切不可有轻生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这张煜说不知道为什么就去掀开了那个蟋蟀罐子,这该不会是济公搞的鬼吧?难怪动画片里,济公后来将卖那只蟋蟀的钱,都给了张煜呢。

    按说如果真的是张煜弄丢了别人的蟋蟀,赔钱是应该的,在别人府上,为什么要随便动别人的东西?

    当然,罗公子要为了一个蟋蟀杀人,肯定也是太嚣张跋扈了。邱明一直就觉得,动画片里张煜的行为有些奇怪,一个在相府做工的人,会不知道一些东西不能碰?

    如果说这都是济公搞的鬼,那么就解释的通了。

    济公这时候说道:“邱明给你的,你就拿着吧,明天去赔给那罗公子。和尚陪你去,卖一只蟋蟀给那罗公子,这样他就不会在与你为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陪你去。”邱明补充了一句。他也很想看看,一只蟋蟀,是如何斗败一只大公鸡的!

    “大师,罗公子丢的可是一只青头将军,那可是在应天府都是出了名的厉害蟋蟀,从来没败过。”张煜觉得不可能找得到一只让罗公子满意的蟋蟀,而且带着这两人去,搞不好会连累他们。

    “无妨,我的蟋蟀很不同。”济公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师,那你的蟋蟀在哪儿呢,能让我先看看吗?”

    济公低下头,在草丛里看了看,忽然伸手,捉住了一只蟋蟀。但是蟋蟀挣扎的时候,竟然挣断了一条腿。

    张煜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济公,你随便捉一只蟋蟀也就罢了,但你这只蟋蟀都已经断了一条腿啊,这还能斗得过别的蟋蟀?还想卖给罗公子?

    “邱明,你觉得这只蟋蟀怎么样?”

    邱明点点头:“很好,因为它在你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人的腿断了,济公都能接回去,更不要说一只蟋蟀了。

    果然,济公将破蒲扇盖在手上,蒲扇拿开的时候,那只蟋蟀的断腿已经恢复了,而且变得比刚才精神了许多,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在济公的手心发出吱吱吱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煜用力闭了下眼睛再次睁开,不可能,刚才还只剩一条腿呢,现在怎么好了?而且这只蟋蟀好像比刚才个头还大了一些,身上黑的发亮,显得格外的英武。

    邱明看向济公,这种手段,真是让人羡慕,他在想,什么时候,他也能做到这一点呢?

    《上清大洞真经》包罗万象,但是没能小成之前,里面的精义根本理解不了,也无法学习上面的各种高深秘术。

    至于佛门这边,邱明更是差的很多,既然师父刘若拙说过,无论是佛还是道,本质都是一种修行,逆天而为的修行,那么邱明学习一些佛门秘术,也没什么不行的。

    不是说了么,道路三千,皆可成道,邱明想学的只是一些力量的使用方式,这些不知道济公是否愿意教他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觉得,和尚我这只蟋蟀不厉害吗?和尚我这只蟋蟀,别说是跟别的蟋蟀斗,就算是鸡,都斗不过这只蟋蟀!”济公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煜一脸的不相信,蟋蟀能斗得过鸡?这怎么可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