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煜他们一起回到了村子,张煜母亲正满村子找他呢,看到儿子回来,一把抱住,同时看着儿子脸上的伤痕,心疼的直掉眼泪。

    “明天一早我们再过来,一起去丞相府。”邱明说完,带着济公去他的那个小院。母子之间的催泪戏,邱明完全没兴趣看。

    “和尚我正好也想喝酒,今晚就在你家,我们彻夜长谈一番。”

    济公其实对邱明也非常的好奇,这个人,他竟然有些看不透。不知其师承来历,更觉得奇怪的是,刚才邱明跑到河边,身上好像贴着什么东西,远远看去,似是道家的灵符。

    这邱明不是还俗的和尚么,为何会有道家灵符?佛道双修,不怕贪多嚼不烂吗?

    邱明掏钱,让隔壁大婶做了一些好菜送过来,他与济公对坐在桌子两旁。

    “道济师兄,喝酒。”

    济公一口干了,这邱明的酒,还是够味儿啊。

    “邱明,你跑向河边的时候,和尚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一些道门的气息。你别担心,和尚我也有几个道士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邱明很坦然的说道:“没错,我学过一些道家的画符之术。那时候急着去救张煜,所以用了神行符。”

    “佛门与道门的修行方法不同,你如何兼顾?”

    邱明喝了一口酒:“我师父曾对我说过,佛与道皆是修行,画符是道,念经是道,炼丹是道,道法三千,皆可成道。我个人觉得,两种修行方式,殊途同归,大家最终的目标,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成佛与成仙,不都是这些修行中人的梦想么。而仙与佛,又何尝没有这更高的目标?在神话传说中,佛门好多大能,可都是道门中人改换门庭过去的。

    殊途同归?济公仔细品味这句话,似是有些道理。不过他身为佛门中人,当然认为佛门要更加强大一些,佛门的修行方式,更为正确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这邱明的师父如此认为,又怎会让其还俗?他以为邱明说的师父,是佛门的师父呢,却不知邱明说的是刘若拙。

    济公看着邱明:“那么你认为,佛门与道门,谁的修行之法更好?”

    邱明大喜,正愁不知道怎么开口呢,现在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说是各有所长。不过佛门秘术我没学过几个,所以现在我认为,是道门之术给我帮助更大。”

    果然,济公脸色不太好看。身为一个和尚,又如何能愿意听这种话。这邱明佛门秘术没学几个,是他师父不传他吗?

    在济公眼里,邱明的佛性看起来很高,十分适合做一个和尚。那他师父,为何不传?

    “哦,那你学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部心经,两式手印,别无他法。”

    心经?那不是大乘般若的开篇基础么,算是给修行中人用来打基础的。这邱明的师父是不愿意教,还是根本不会?

    难怪邱明说道门之术给他帮助更大,光是符箓一道,就有多少种变化。

    “邱明,你想跟我学佛门秘术?”济公看着邱明笑了,这点小心思,怎能瞒得过他。或者说,邱明也没有隐瞒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想,不知道济师兄肯否传授?”邱明殷勤的给济公倒上一杯酒。不过这一次,他转动了乾坤八卦壶的机关,倒出来的是醉仙酿。

    济公鼻子抽动了两下,这不是刚才那种酒,而且这酒里面,还蕴含着不少的灵气。没发现,邱明这小子有不少好东西啊。那酒壶竟然能装不同的酒,而且这酒也不是普通修士能得到的,这邱明背景更让他看不透了。

    济公仰头喝干这杯醉仙酿,发出“哈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私自传授他人佛门秘术,是坏了规矩?”

    邱明再次给济公倒上一杯:“道济师兄不是说过,墨守成规,也是一种执念。而我学了佛门的秘术,也能度化更多的人,这不也是道济师兄想看到的吗?”

    济公看着邱明,忽然笑了:“没错,我是说过。不过既然你有师父,所学又是大乘般若一脉,那么和尚我学习的经文肯定是不能传授于你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眼神中露出一些失望之色,不过他又有些期待,听济公这意思,好像话没有完全说死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个人的一些修炼心得,可以传授于你一些。”

    邱明大喜:“多谢道济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先别谢我,我也是有条件的。你学了我的秘术,那么要尽可能的去帮助他人。”

    邱明痛快的点点头:“就算是没学,只要遇上需要我帮助的人,我也肯定会帮一把。”帮助别人,积累福缘,邱明又怎会不愿?

    济公很满意:“好。还有一点,你学了我的秘术,可就与我有了因果,这点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跟济公学秘术,要承担一份因果?邱明知道,济公的因果,可不是好承担的。但他相信,博采两家之长,他将来未必不能超过济公。到时候这番因果就算是承担了,又能如何?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不悔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不悔。既然如此,那我就传你一点幻术方面的心得,你且听好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讲,就是几个时辰,天已经亮了,济公还在讲。邱明听得如痴如醉,他对幻术一道的理解,得到了巨大的进步。

    幻术一道修炼到极致,那就是幻化成真。就像济公吐出来的那只鸡、那条鱼,就是幻术的一种展现,已近成真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就这么多,我只讲这一次,你能理解多少,就看你自己的了。”

    邱明看着桌上的筷子,他拿起来,双眼盯着,忽然筷子就弯曲了,然后再次伸直。一根筷子,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双。

    而后一双筷子,又变成了一根。这根筷子上面忽然长出枝叶,竟然在邱明手中,变成了一根树枝,上面还开着一朵朵的梨花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梨花开始变成了果实,一个个梨结出来,坠的树枝都弯了。就在邱明想要伸手摘一个梨的时候,砰的一下,树枝消失了,邱明的手中,还握着那根梨木筷子。

    邱明苦笑着摇摇头,听济公说的时候觉得很简单,但自己真开始做的时候,却太难了,这才做出了几种变化,就后继无力了。

    殊不知此时济公是一脸的惊讶,这他跟邱明只讲了一遍,邱明竟然就能做到这一步了?莫非这邱明,也是上面的某位转世之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