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煜早上起来,喝了碗粥,就去敲邱明家的门。三人一起,进城到了相府门口。

    罗公子正寻思今天出去找什么乐子呢,刚到门口,就看到张煜走进来。哟嗬,这小木匠也敢走我们相府的正门?

    都不用他开口,身后两个家丁就上去抓住张煜,一人呵斥道:“张煜,钱你带来了没有?还是打算拿你的命赔青头将军!”

    邱明皱着眉头,在这家丁的嘴里,人命就跟一只丢掉的蟋蟀一样,而那罗公子,竟然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罗公子,罗公子,钱我带来了,钱我带来了。”张煜挣扎着喊道。

    罗公子一挑眉毛:“放开他。钱,你带来了?”这小木匠,哪儿来的三百两银子?

    张煜从怀里掏出来三个大金元宝,那两个家丁都瞪大眼睛。罗公子也是一脸的好奇,还是金元宝,这可不是那小村子里的人能拿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?”罗公子看济公的时候,眼神还充满了厌恶。一个臭乞丐进入他们相府,那成什么样子了?

    “我是借给张煜钱的人,至于旁边这位大师,他有一只蟋蟀,想要卖给罗公子。”

    借钱的人,罗公子不感什么兴趣。三百两虽然不少,但还没被他看在眼里。不过有人要卖蟋蟀给他,这正好搔到了他的痒处,他正寻思着从哪儿再弄一只好蟋蟀呢。

    否则其他人再跟他邀战,他岂不是只能认怂?他堂堂罗公子,老爹是丞相,怎么能认怂?

    “蟋蟀?拿出来我瞧瞧。要是真的好,亏不了你们。”这两人明明都是空着手,蟋蟀在哪儿呢?

    济公伸手入怀,从里面掏出来一只蟋蟀。那蟋蟀就趴在他掌心,根本没有跳的意思。要不是触须还在动弹,恐怕都以为它死了呢。

    罗公子大怒:“大胆,弄这么一只蔫吧的家伙来,是消遣本公子吗?”

    两个家丁也是对济公怒目而视,但却没人愿意动手,嫌济公太脏。

    “和尚我这只蟋蟀,可是连鸡都能斗得过,你们不识货,那和尚我就走了。”济公慢悠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你刚才说什么?你这只蟋蟀,连鸡都能斗得过?笑话,本公子还从未听说过,蟋蟀能够斗得过鸡呢!要真是这样,你这只蟋蟀,本公子五百两买了。如果你是消遣本公子,那么本公子也要叫你知道,惹怒本公子的下场!”

    罗公子对此根本不相信,正好今天闲的没事儿,那张煜也没借口打一顿了,送上门找抽的三个人,他可不会放过,包括那个借钱给小木匠的小子。

    邱明他们三人跟着罗公子进入府中,他发现济公总是看向一个方向,眼神中有着一些凝重,这相府对济公来说,还有什么危险不成?

    到了一个花园,罗公子坐在凳子上,随手招来一个下人:“去,从厨房拿一只鸡过来。”

    那下人蹬蹬蹬跑了,不一会儿,端着一只烧鸡进来。相府的厨房,每个时辰都有准备好的吃食。

    罗公子大怒:“我要一只活鸡,活的鸡,大公鸡!”

    济公拦住那家丁:“正好,我要一只熟的鸡。”说着就把那烧鸡抓过来,伸手撕下一个鸡腿,塞进嘴里大口嚼着。

    罗公子瞥了济公一眼,哼,现在让你吃,一会儿打得你全吐出来!

    对于济公递过来的烧鸡,邱明摇摇头拒绝了。那烧鸡上,分明有济公的一个黑手印!

    下人很快从厨房抓了一只大公鸡出来,罗公子瞥了眼济公:“喂,你那只蟋蟀呢,赶紧拿出来喂鸡啊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跟着罗公子的家丁都配合着发出嘲笑声,蟋蟀斗公鸡,这臭和尚肯定是念经念傻了!

    正好,一会儿哪怕是忍着恶心,也要痛打这臭和尚一顿,让罗公子开心。

    济公那油乎乎的手直接在自己的破衣服上擦了擦,从怀里掏出那只蟋蟀,随手丢在地上,看那样子,好像真是喂鸡似的。

    罗公子此时已经再想,一会儿该怎么教训这个臭和尚。还有张煜和那个坐在一旁的小子,都要好好教训一顿,敢来耍本公子?哼!

    张煜拉了拉邱明的袖子:“邱兄弟,大师那蟋蟀行不行啊?”他现在有些后悔了,刚才赔了钱,就应该走的。

    可是邱明借给他的钱,邱明都没走,他怎么好意思走掉呢?唉,一会儿挨打的时候,自己多替他们挨几下吧。

    邱明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:“别慌,相信道济师兄。他说那只蟋蟀能斗得过公鸡,那就一定斗得过公鸡。他要是说这蟋蟀连人都能斗得过,我也信!”

    张煜张了张嘴,不知道说什么。蟋蟀斗得过公鸡,那违背自然天性好不好。你要是说有~毒的虫子能够斗得过鸡还有可能,可是这种蟋蟀,怎么可能!

    昨天还以为你们只是夸张的吹嘘,哪知道今天你们真的让蟋蟀来斗公鸡啊!

    那蟋蟀落在地上,顿时变得精神抖擞。公鸡在花园的地上走来走去,看到那只蟋蟀,本能的就伸脖子去啄。

    罗公子手抬起来,准备拍桌子大吼呢,却见那蟋蟀灵窍的一跳,躲开了命丧公鸡口的一啄。

    咦?这蟋蟀跳的很高啊,好像一点也不蔫儿。张煜也瞪大眼睛,蟋蟀竟然跳开了!公鸡连续啄了三次,都被蟋蟀轻松躲开了。

    罗公子大喜,这只蟋蟀不错,很不错。诶呀,这么好的蟋蟀,要是被鸡吃掉就太可惜了!

    罗公子正打算开口,让人将公鸡捉住的时候,就见那蟋蟀猛地一跃,跳到了公鸡的头上。公鸡马上甩头,想要将蟋蟀甩下来,但是蟋蟀竟然一口咬住了公鸡的鸡冠。

    罗公子此时也是一脸的不相信,他看到了什么,那公鸡甩头的时候,竟然甩出了血,一只蟋蟀,将公鸡的鸡冠咬出血了!

    公鸡喔喔的叫着在花园里乱跑,模样十分的惊慌。除了济公和邱明,所有人都张着嘴,说不出话,这严重挑战了他们的认知。

    蟋蟀从公鸡头上跳下来,公鸡扑扇着翅膀跑掉了。蟋蟀,竟然真的斗败了公鸡!

    张煜看着济公,这个和尚是怎么做到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