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公子忽然从凳子上蹦起来:“快给本公子捉住这只蟋蟀,别伤了,否则要了你们的脑袋!”

    两个家丁慌忙去捉蟋蟀,但是那蟋蟀左跳右跳,最终跳回到济公面前。济公一伸手,蟋蟀跳入他掌心。

    “大师,大师,咱们可是说好了,这只蟋蟀要卖给我,五百两银子。”罗公子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这可是连公鸡都能斗得赢的蟋蟀啊,他要是拿出去斗,绝对横扫应天府。甚至还可以跟别人赌大的,直接斗公鸡,一场就能让他赢不止五百两!

    这时候他也不说什么臭和尚了,能找到这么神奇的蟋蟀,肯定是大师!

    罗公子那样子,都打算伸手抢了。只是怕一个不小心,这蟋蟀被捏死,所以只能干着急。

    济公笑呵呵的说道:“五百两银子你是说了,但是我可没答应。这只蟋蟀,要五百两银子,再加上那三个大金元宝。”

    罗公子看着桌上那三个大金元宝,又看了看邱明和张煜,难怪这些人一起来呢。不过无所谓,这只蟋蟀别说八百两,在他眼中,一千六百两都值!

    “没问题,就这么定了。你们两个,去库房取五百两银子过来,再拿一个蟋蟀罐,要最好的!”

    罗公子已经在憧憬,他得到这只蟋蟀后,大杀四方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邱明在旁边笑而不语,这三个大金元宝,看样子是能回到他手中了。这更加证明了,张煜弄跑罗公子的蟋蟀,跟济公有关。

    只是他觉得济公完全没必要这么做,先度化那罗丞相才是正理。罗丞相若是度化成功,这罗公子自然会受到惩罚。

    如果罗丞相不肯给其惩罚,那么邱明觉得再对罗公子下手也行。只度化罗公子,而不管那个放任罗公子的罗丞相,那么未来还会出现罗二公子,罗三公子什么的。

    他能理解动画片中济公用蟋蟀埋葬了罗公子的用意,事情因蟋蟀而起,那么也从蟋蟀上结束,这就是因果报应。

    但没有罗丞相,罗公子也嚣张不起来,所以邱明认为,根儿在罗丞相这儿。

    他明明已经跟济公说过,济公也答应了,应该先度化罗丞相,为何又继续度化这罗公子了?罗丞相的事儿,就算了?

    拿了银子,他们三人离开丞相府。邱明看到济公对着罗公子,轻轻扇动了两下蒲扇,有一股力量,没入罗公子体内。

    “张煜,这银子都给你了,带着你的老娘,去别的地方生活吧。”济公看着张煜手中捧着的银子,没有丝毫的动心。

    张煜愣住了:“大师,你说什么?这些银子都,都给我?我不能要,你帮了我,我怎么还能要你的钱。”

    邱明在旁边帮腔:“张大哥,你就拿着吧,这是你应该得的。以后好好孝敬母亲,遇上别人有难处,能帮就帮一把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济公搞鬼,张煜在相府的木匠活做的好好的,养活母亲绝对没问题,济公这算是偿还因果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没想到,这张煜还挺有骨气的,这可是五百两银子,足够张煜当个小地主了。甚至凭借他的木工手艺,开个小铺子也没问题。别人白给,他竟然还推辞。

    “你看和尚我这样,是需要花钱的吗?你帮了和尚,和尚也帮你,很公平嘛。”

    张煜一头雾水,你帮了我,我知道,但我怎么帮了你呢?不过他内心有个声音不断地告诉他,答应下来,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多谢大师。对了,邱兄弟,这三个金元宝,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邱明笑了笑,也没拒绝,目送张煜一溜小跑的回家了。

    “道济师兄,为何你还要先度化这罗公子,而不是罗丞相?”邱明忍不住问道。很明显,这是舍本逐末啊。

    济公回头看着相府:“邱明,这相府,不简单啊。”

    相府不简单?邱明这点修为,根本感受不到,但既然济公这么说了,那就肯定是真的。不过能让济公都觉得不简单,这相府里面定然有高人。

    “道济师兄,不知我能否帮得上忙?”济公传授他一些幻术,那么邱明帮济公也是应该的,这也算是一种因果。

    济公看了看邱明:“你还太弱,恐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邱明一脸的无奈,这算是被济公鄙视了吗?不过我比起你来是很弱,但话能不能不说的这么直白?

    “道济师兄,有些时候,就算是一个普通人,也能帮上忙。我修为是不高,但也能帮得上忙吧?”至于说危险,邱明觉得自己保命的实力还是不错的,尤其是现在又有了玄龟软甲。

    济公摇摇头:“不需要,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。我会让那罗公子,自己把相府拆掉。这样既给予其足够的惩罚,也能破掉这相府的布置。”

    拆掉相府?这个绝对不行!如果相府被拆,邱明的任务可就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道济师兄,这相府也是耗费了极大的人力物力建造的,就算你要惩罚那罗公子,也不能让相府被拆掉啊。”

    为了惩罚一个人,毁掉一座大宅院,邱明觉得完全是浪费。必要的时候,邱明也可以给那罗公子一些惩罚。

    那罗公子的传闻他也听说了,此人极其嚣张跋扈,可以说是罪行累累,就算是杀掉,邱明心里都不会有什么障碍。

    济公想了想,好像毁掉相府,是有些一些过了。但是若相府不毁,里面的阵法终究是个麻烦。

    “相府毁掉,我再帮其建好就是了。这相府,我有不得不毁的理由。”以他现在的修为,若是踏入那阵法之中,恐讨不到好处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,那罗丞相,竟然能请来这种高人。可是这种修为的高人,为何要助纣为虐?那个人,就不怕担这份因果?

    邱明固执的摇摇头:“道济师兄,我不同意毁掉相府。你告诉我理由,或许我可以帮上忙,我们用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相府,绝对不能被毁掉。邱明喜欢体验这一个个世界,但不代表他喜欢一辈子呆在这儿。

    济公看向邱明,脸上玩世不恭的表情,第一次消失了,变得格外的严肃。

    “邱明,你当真要拦我?”